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哲学与人生 > 

胡解旺:守正创新须袪除浮躁之气

2017-12-15 10:19:45 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解旺

守正才能创新。在相当程度上,守正就是一种“板凳须坐十年冷”的自抑和耐心,一种坚守学术底线的自觉。这种漫长而执着的学术追求,需要在闲暇和冷静思考中闪耀创新火花。此乃让学术研究回归本真的重要途径。

东西方学术发展历程反复昭示,学术研究与浮躁之气冰炭不同器。只有潜心静气、集毕生之功,执着于学术理想,学者方能“守正创新”。

重视潜心静气的“闲暇”

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有一句名言:哲学起源于闲暇。他又说:哲学起源于惊异。他本人就是一位乐于思考和质疑的智者。其祖师苏格拉底更是时常漫步在雅典街头,以三寸不烂之舌与人交谈。苏氏虽终身述而不作,可是其斐然的成就是西方哲学的重要理论源泉。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文化和宽容风气点燃了艾萨克·牛顿的思想火花。1665—1667年,牛顿因躲避瘟疫而回到故乡沃尔索普。三年的“闲暇”,让牛顿的科学创新思想全面“井喷”——构建了微分学思想、万有引力定律,并将可见光分解成单色光。因此,1666年被称为科学史上的“牛顿奇迹年”。英国的“闲暇文化”也熏陶了集经济学大师与伦理学大师于一身的思想家亚当·斯密。其名著《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即《国富论》)奠定了亚当·斯密作为“经济学之父”的地位。他在给休谟的书信里写道,这部书是自己在家乡卡柯尔迪休假时“为了消磨时光”而写成的。他的另一部名著、伦理学领域的传世之作——《道德情操论》,也是他潜心撰写并反复修改而成的。

1941年,在战火纷飞、风雨如晦的抗战岁月中,梅贻琦、潘光旦在思考大学的出路、大学的使命。他们站在中国大学之巅,以高瞻远瞩的眼光敏锐地觉察到大学文化的走向——遵循大学规律,并去仰望星空、关注社会和民生。在联合发表的《大学一解》中,他们对大学“闲暇”文化进行了如下诠解:“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物之盛,而自审其一人之生应有之地位,非有闲暇不为也。纵探历史之悠久,文教之累积;横索人我关系之复杂,社会问题之繁变;而思对此悠久与累积者宜如何承袭节取而有所发明,对复杂繁变者如何应付而知所排解,非有闲暇不为也。”

看似漫不经心的“闲暇”,并非无所事事,而是赋予学者自由的思考、想象空间。他们或孤独,或群聚,或平和地探讨,或激烈地批判与雄辩。就是这种专注与执着,造就了众多闻名遐迩的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以及各个领域的大师。正如德国哲学家、教育学家雅斯贝尔斯所描述的:精神贵族“会昼夜不停地思考并形销体瘦……敢冒风险,静听内心细微的声音,并随着它的引导走自己的路……有勇气正视失败”。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