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习心得 > 

梁存秀:“做一个有用的读书人”

2018-02-01 13:51:52 《中国社会科学报》 王春燕

在我国哲学界有一位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家与翻译家,他在青年时期从钻研《小逻辑》开始,走上德国古典哲学研究道路;如今年届八旬的他依然笔耕不辍,潜心翻译《黑格尔全集》。他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梁存秀。

边译边学

“我6岁参加儿童团,9岁当村里的儿童团团长,17岁参加地下党,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干的事多了,看的事也多了。”年少时节,社会动荡,但梁存秀始终不曾放弃一件事——学习。他说:“从小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学习,做一个有用的读书人。”

1951年,梁存秀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前一年,梁存秀将专业定为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做出这个决定,一是因为向往德国古典哲学家那种为真理而真理的治学精神;二是认为应该不断探索,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同一个具体考察对象结合起来,创造有价值的学术成果。1956年,从北京大学毕业的梁存秀进入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现在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走上了他一生坚持的学术道路。

几十年的学术生涯中,梁存秀独译或合译了大量德国古典哲学著作。

翻译工作对译者的要求极高,不仅要求对两种语言相当熟练,而且要求对思想内容有准确把握。“在翻译的基础上搞研究,在研究的指导下搞翻译”一直是梁存秀坚持的原则。边译边学的过程中,他发表了大量著作和论文,著作有《论黑格尔的自然哲学》、《费希特青年时期的哲学创作》、《费希特耶拿时期的思想体系》、《费希特柏林时期的体系演变》和《自由之路》等;学术论文有114篇,其中包括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的德文论文,如《德国古典哲学中的逻辑思维与理智直观》、《青年费希特的哲学思想》和《费希特早期知识学的方法论问题》等。

老当益壮

1996年,梁存秀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离休,但一刻也没有离开他心爱的学术事业。在翻译的基础上,梁存秀和他的团队成员写出了九本专题研究作品,其中就有他本人写的三本著作。

2006年,《黑格尔全集》历史考订版翻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以重大课题立项,由梁存秀主持。担任课题主持人的梁存秀并不只是挂个名,里里外外、正事杂活,他都要参加和过问,既负责每本书的统筹规划与经费开支,还要承担一部分翻译和校对任务,译者注释几乎是他一个人编写的。

目前,这部全集第10卷、第17卷和第27卷第1分册已经面世,第6卷将于今年年底付梓。“等到明年将第18卷的译文交给出版社,第一阶段的翻译就结束了。”梁存秀说。到时候他将把主持课题的任务转交给年轻后辈,但他还会参与力所能及的工作。

不忘本,不忘根

梁存秀目前居住的老年公寓成了清静乐土:看书乏了,去屋外闲庭信步,看花开果熟;工作倦了,在凉亭边约一两好友,谈古今,忆往昔。他每天坚持工作四五个小时,书桌安放于阳台,从书卷中抬起头即可见屋外满池荷叶。

梁存秀对自己没有什么物质要求,对别人却相当慷慨。自2005年至今,他先后三次为他的母校山西省定襄县实验小学捐款,共15万元。这些钱是他省吃俭用从工资中积攒下来的。目前,该学校已建立了图书室,购置图书3.4万册,梁存秀为图书室取名为“未来”,寄托了他对祖国未来的殷切期望。谈及此事,他并不认为自己所为是什么创举,“我只想尽自己所能,为孩子们添几本书,希望在他们中间多出几位科学家。”

不忘本,不忘根,这是梁存秀对自己的要求。严于律己,与人为善,是他作为一名老党员的身体力行。


(责任编辑:赵录儿)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