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倪梁康:胡塞尔时间分析中的"原意识"与"无意识"

2018-01-09 16:23:55 中国社会科学网 倪梁康

“意向性”这个表达——如海德格尔所说——即便在胡塞尔之后也仍然“不是一个口令,而是一个中心问题的称号”;但同时也为海德格尔以及后世所普遍承认的是:通过胡塞尔的分析,意向性获得了“一种原则性的揭示”。[1]这个基本确定同样适用于并且尤其适用于时间意识的问题领域。因为毫无疑问,通过他的意向性分析和研究,胡塞尔在时间意识领域中引发出诸多的讨论,并且因此而开启了更为宽阔的视域。在这些众多的讨论中,我们在这里尤其要关注一个特殊的问题组,它与胡塞尔时间分析中的“原意识”和“无意识”处在紧密的联系中。[2]

从词的构成来看,“原意识”(Urbewußtsein)与“无意识”(Unbewußtsein)这两个概念是如此接近,以至于它们常常会被混淆起来。[3]但是,这两个概念在胡塞尔的时间分析中却根本不具有相近的意义,这一点表现在:胡塞尔原则上——至少是在《内时间意识现象学讲座》时期(1905年)——把对无意识的分析视为不可能。他有这样一个著名的命题:“谈论某种‘无意识的’、只是后补地(nachträglich)才被意识到的内容是一种荒唐(Unding)。”他接着说,“意识必然是在其每一个阶段上的被意识存在(Bewußt-sein)”(十,106)。在这里起支配作用的显然是现象学的直接直观原则,即人们不应当以某些从根据中推导出来的东西为基础,而应当仅仅建基于某些直接可直观到的东西之上。类似于M.舍勒所讨论的“超意识的人格”或“超意识的存在”论题,根本不是胡塞尔所想思考的东西。J.德里达的断言在这里还是有效的:“胡塞尔对经验以及‘实事本身’的效忠誓言,使得别样的情况在这里成为不可能”[4]。

但胡塞尔仍然在他发表的文字以及在他的研究手稿中不时地考虑“无意识现象”(六,192),甚至谈及一门“无意识的现象学”(十一,154)。如果胡塞尔不是自相矛盾,或者说,如果一门“无意识的现象学”并不意味着类似于“木质的铁”的东西,那么我们就必须讨论这样的问题:在胡塞尔意义上的“无意识”与“原意识”之间存在着何种关系,或者说,胡塞尔在它们之间确定了何种关系,并且一门原意识的现象学以及一门无意识的现象学在何种范围内是可能的。

这里的研究便试图阐释这些问题。

第一页1 2 3 4 5 6 ...9 >>最后页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