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蒋重跃:《大学》思想体系的中国特质

2018-03-21 15:17:35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蒋重跃

作者简介:蒋重跃,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北京 100875

从本体论视角看,《大学》没有明确的宇宙本原作为最高根据,这就决定了它的伦理和政治思想不会有先天的合法性预设,也不可能以永恒正义、上帝和自然法为基础来完成理论设计。它只承认具体事物各有存在的道理,人与人要有相互的同情和尊重,即仁爱。追求仁爱,就是“止于至善”,是人类的根本目标。而以认识至善为任务的“格物致知”是正心、诚意、修身的基础,是在“明明德”的范畴内达到“止于至善”的第一步。有了对至善的理解,就要在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活动中遵循“絜矩之道”,即我不愿意接受跟我有某种关系的人怎样对待我的,我也绝不以这种方式对待我与之有同样关系的对方,这是在“亲民”的范畴里实现“止于至善”的根本一着。这样,“止于至善”就与“明明德”和“亲民”紧紧地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整体。这就是《大学》的体系——一个没有宇宙本原作最高本体,而且以否定性的相互原则为底线道德来建设理想社会的方案,显示了鲜明的中国特质。

一、解题

说起《大学》,我们一定要把它和它的诠释传统联系在一起。道理很清楚,《大学》篇幅短小,言简意赅,它的意义很多是靠着后人的诠释才得以阐发的。从阅读效果上说,没有这些诠释,《大学》的文字是很难读懂的;从历史发展上看,后来的中国人都是通过前人的诠释来理解《大学》的,这些诠释和理解,对历史发展本身也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和影响,没有这些传统,不但《大学》思想的理解是不可能的,上千年的历史发展本身也将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读懂《大学》,理解它的精神,了解它对两千年中国历史发展的作用和影响,就必须同时研读它的诠释传统。

那么,究竟哪些著作才可以纳入《大学》的诠释传统呢?我以为,只有那些以理解、发扬、传播《大学》精神为己任的才可算是。当代各个学科对《大学》展开解剖式分析的著作,则不能算作《大学》诠释传统中的成果,它们或许有助于理解和评判,却不是以发扬和传播《大学》精神为己任的,有的甚至是价值观上的否定和贬损,所以不应算在《大学》的诠释传统中。这样看来,所谓《大学》的诠释传统,其实就是诠释《大学》的儒学著作。因为我的专业领域在古代史,所以本文讨论的《大学》诠释传统也只能以古代为限,即从汉到清中期以前。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主要选取朱熹、王阳明作为代表,有时也兼及汉代郑玄、唐代孔颖达和清代的刘沅。

那为什么要通过本体论来透视《大学》及其诠释传统呢?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看一看,以“三纲领”“八条目”实现人类福祉为目标的古代中国思想究竟是在怎样的终极根据之上运思和发挥的,这种思想及其言说方式对于今天投身建设时代精神伟大工程中的我们有怎样的启发意义,对未来文化和思想的发展有怎样的价值。

本体是本文的一个重要概念,它的哲学意义有一些是来自西文的,本文用来检查《大学》相关思想的就是这些来自西文的含义。追根溯源,这个意义最初来自一个古希腊动词,根据古代雅典一带的阿提卡方言发音拼写作①,翻译成汉语意思是“是”,它可以根据不同情况发生各种格变,它的中性分词拼写作τοον(being);而它的阴性单数分词则拼写为ουσια。两者都可用汉语“本体”来翻译,只不过τοον可指在本身,而为ουσια则指事物个体或类的在,或曰在者的在,如此而已②。

本文的本原一词情况相同,用的也是来自西文的含义。最初的词源可追溯到古希腊文的αρχη,今人有译作“始基”的③;拉丁文则用principle来代替,指的是事物由来的那个原点,起点,开始的点。万物来源于一个原点,这固然有一定的历史性,但万物形成后总与这个本原相关,总带有这个本原的内容在自身内,要说明事物总离不开这个本原,所以,本原又总是被当作另一种意义的本体来对待。

作为宇宙终极根据的本体和本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时间上的单向性,空间上的外向性,发展过程中的不可逆性,它们只能作为别人的开端,不能以别人为开端。基督教宣称耶稣来到世间是“非以役人,乃役于人”,就体现了这种本体精神,也显示出神所拥有的崇高的品格。

所谓透视,是借用了身体检查中的X射线原理。我们知道,X射线可以穿透肌体,然后显示到相应的屏幕上,医生可据以判断检查者的健康状况。我们用本体这个概念对《大学》通篇作一个分析和比较,就像X射线透视肌体一样,然后比较和判断《大学》中相应内容有怎样的状况。

归纳一下:西方词源的本体或本原应该有两个含义,一是万事万物总体的根据和开端;一是具体事物的根据和开端。拿着这个观点,我们来审视一下中国古代的思想,就会发现,说中国有具体事物的本原和本体,这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若说有万事万物的最初的本原和本体,则似乎要打折扣。前者具有历史性,此物不同于彼物,此本原不同于彼本原,此本体不同于彼本体,因而表现了历史性的特征。这一点的确是中国思想所拥有。后者则不论万事万物有何差异,都是同一个本体的表现,都来源于同一个本原,都要遵循同一个本体和本原的规则。这一点,在中国思想中则略显复杂。

过去我们往往把道说成是宇宙本原,如果从始基的意义上看,就不对了。道并不强调原点或开端,它是无始无终的生成。道者,迪也,由也,说的是万物由来,这是古代思想家站在时间的立场上追溯万物在历史的长河中之所以如此的一种说法。至于说万事万物各有其道,这个时候的道是可以分析其内部结构的,因为它已经通过停留(“稽”)或安住(“舍”)的过程,沉静下来,成为事物的本体了,这个本体应该是具体事物的本体,相当于亚里士多德的ουσια,用海德格尔的话说,就是“在者的在”,而不是宇宙最初的那个本体或本原。中国人说的“始”大多不能做宇宙的开端解,《说文》:“始,女之初。”④一个小女孩,一定有她的父母啊,怎么可能是宇宙的开端呢?《公羊传》的“五始”(指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五事),哪一个也不是宇宙的开端,却都是具体物的开端,都有别的东西在先的。

中国的道家和法家都承认万事万物皆来源于道,这个意义上的道是不可捉摸的,只有有和无、可道和不可道、有名和无名的初始分别,其他的一概说不清,所以叫做“恍惚”。被后人当作儒家经典的《系辞》承认万事万物皆有道,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系辞上》),但这个道同样不是一,而是两,即阴阳,或曰矛盾。物只要分为两,就无法判断哪个在先,就无法确定最初的起点是哪一个。由此可见,真正的本原一定是一。可道却偏偏是两,所以道不能是本原。不过,从具体之物各有其道(由来),各有其理(此物区别于彼物的特征)来看,每一具体之物,或每一具体之物的类,又都有各自的一个理,不管内部构成如何,相对于这个物或这个类来说,这个理总是个一,因而也就成为决定这个具体事物或具体事物之类之所以如此的根据,相当于在者的在。古代中国有“执一御众”的说法⑤,这与柏拉图的“一在多上”⑥的观点是一致的。早期儒家怎样认识这个问题?孔子“不语怪力乱神”(《述而》),“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由此孔子被认为“罕言天道”,只是在人伦日用中阐述具体的道德教导,务求体现出仁和礼的精神。孟子动辄讲天命,但他的天命只是一个仁爱而已,没有什么哲学含义。荀子主张“天人相分”,天人各有其道,互不干涉,显然对他而言,总的本体不在关心范围内。

第一页1 2 3 4 5 6 ...15 >>最后页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