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学习心得 > 

“创新学”辩答

2018-01-26 15:43:15 中国社会科学网 高奇琦

作者: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教授 高奇琦

我在《文汇报》(2016年6月30日)发表《可以把“创新学”作为独立学科来构建》一文后,一些同仁纷纷通过网络或电话与我交流观点。这里,我就如下问题进行进一步的讨论:

第一,创新学是否是一个新的提法?有同仁指出,创新学之前就有。我认同这一点,在经济学或管理学的一些课程中,一些教师就曾经开设过“创新学”相关的课程并出版教材,譬如,刘昌明、赵传栋的《创新学教程》(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然而,我主张作为独立学科构建的创新学应该是一级学科,是需要系统和全面地对创新进行研究的大学科(类似于管理学这样的学科地位),而不是经济学或管理学之下所设的一个二级学科甚至更低的学科。

第二,为什么要搞创新学?我提出创新学的大背景是,目前中国面临从发展型国家向创新型国家的内部结构转型,而且中国必须完成向创新型国家的转型。那么,中国可以做到源创新和系统创新吗?笔者最近有个爱好,就是见人做随机调查,即问“中华民族有创新的基因吗?”我的随机调查结果是,10人中,有1-2人会有点信心,多数人没有信心或者不置可否。在这样一种紧张之下,系统和全面地研究创新行为,并真正推动中国的大规模创新产出就变得非常紧迫和重要。

第三,不搞创新学就不能创新吗?在前述的背景下,中国需要在信息社会下可复制和可推广的系统创新和集成创新。需要强调的是,中西方国家治理的情境不同。西方的大规模创新行为在自由主义文化和资本强激励的背景下产生。而中国近年来成就的取得则归功于国家力量与民间活力的良性互动。在创新学的构建上,国家可以做更多的战略规划和开创性努力。我们需要认真地研究国家如何可以为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创新提供空间和保障。

第四,创新学不就是科学学吗?科学学可以作为创新学的重要支撑,但创新学不是科学学。与之相关的一个重要判断是,科技创新是创新的一部分,是创新中最具硬实力的部分。但同时,创新更重要的是软实力的创新,其中包括观念创新和制度创新。许多源创新需要跨学科,需要观念的重大转变。从这个意义上讲,创新学不是科学学。要在中国大规模地推动源创新的发生,就需要系统地研究与创新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第五,创新学是在圈新的地盘吗?不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的学科发展在专业化上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同时学科的专业化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科之间的交流。这种学科间的交流缺乏导致研究者的知识面窄化,并成为创新的一种重要阻碍。构建新的创新学,并不是新的学科圈地运动,不是构建新的壁垒,而是希望大家突破学科的界限,就如何创新这一问题展开更为全面和深入的讨论。

第六,创新学由哪些子学科构成?我认为,创新学至少可以由创新哲学、创新史学、创新经济学、创新政治学、创新法学、创新教育学、创新社会学、创新伦理学、创新应用学、创新预见学等学科构成。创新哲学所要回答的核心命题是创新的本质及其思想基础。创新史学需要对人类历史上的创新行为进行系统归纳和历史分期。创新经济学要考察企业的创新活动如何让企业的发展有利并如何对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有利。创新政治学则考察政治制度和公共政策如何为系统创新提供结构性支持。创新法学需要关心知识产权、公民权和公司合规等如何为行为体提供创新激励并规制投机行为。创新教育学要考察哪些教育理念和方式可以培养行为体的创新行为。创新社会学要分析社会组织和社会互动如何为系统创新提供社会活力。创新伦理学要考察创新的底线和边界在哪里。创新应用学通过具体的创新设计和创新培训为大规模的创新行为提供具体指导。创新预见学则通过全球创新地图和核心创新发展的脉络分析等对未来的创新行为进行预判和评估。

创新学的构建是一个范式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讲,创新学可能会成为一个中国社会科学创新的突破点。


(责任编辑:紫月)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