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宏观民族分析的微观基础:西方日常民族主义理论评述与补充

2018-01-26 15:43:05 中国社会科学网 高奇琦

日常民族主义(banal nationalism)理论是近年来西方兴起的一个民族理论流派。[1]就目前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国内学界论及这一流派的资料主要有两处:一处出现在英国民族学家安东尼·史密斯著、叶江教授译的《民族主义》第二版(2011年新版)中;[2]另一处则出现在中国台湾学者沈松侨发表的《中国的一日,一日的中国》一文中。[3]本文首先对这一理论进行学术史的梳理,然后再对这一理论范式的意义及其困难进行探讨。本文将日常民族主义的提出看成是微观民族分析的兴起,而日常民族主义所受到的批评都基本上可以被总结为微观民族分析的困难。为了进一步推动日常民族主义的理论发展,笔者尝试从西方社会学理论研究中借鉴其与该问题相关的成果。在这里,笔者引入了美国社会学家兰德尔·柯林斯(Randall Collins)的仪式互动链理论(interaction ritual chains theory),力图在微观民族分析和宏观民族分析之间构建桥梁。最后,笔者在柯林斯理论的基础上尝试提出一种“族内互动场”的分析概念,试图为民族内部精英与大众的互动分析提供一种新的解释框架。

一、日常民族主义:一个理论发展史的梳理

最早关注日常生活与民族认同的研究者是瑞典隆德大学人类学教授奥瓦·勒夫格伦(Orvar L?fgren)。勒夫格伦指出,民族认同只能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中才会被不断地生产和再生产。民族的想象不能只靠意识形态的建构来维持,而需要转化为民族成员的日常生活实践。[4]

英国拉夫堡大学教授米歇尔·比利格(Michael Billig)1995年出版的《日常民族主义》一书是该理论发展的一个标志性成果。在这一著作中,比利格认为,传统上对民族主义的归纳多数只关注其暴力和血腥的一面,而往往忽视其日常化的、平和的一面。为此,比利格指出,“民族主义并不是已有民族的一种周期性的情感(intermittent mood),而是一种地方的、长期流行的状况(endemic condition)”。[5]

比利格用日常民族主义一词来指称那些通常没有被注意到的、在每天生活中发生的、例行的实践。比利格表述到,“日常民族主义的换喻形象不是一面在狂热和激情下被有意识地挥舞的旗帜,而是一面在公共建筑物上悬挂的、没有被注意到的旗帜”。[6]比利格对英国的报纸(随机选择一天)进行了一项调查。比利格的结论是,英国的报纸让民族情绪飘扬起来。

实际上,康奈尔大学国际研究院教授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其《想象的共同体》一书中已经注意到这一点,只不过安德森用印刷资本主义一词来解释这一现象。[7]比利格对报纸塑造民族的功能进行了更为深入的审视。比利格认为,报纸在报道那些日常新闻时塑造了一个由不同民族组成的世界。通过“这里”、“我们”等词汇的频繁使用,报纸“将民族的祖国(national homeland)作为读者的家”来进行展示。[8]比利格的这一开创性成果发表之后,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由于比利格在分析时特别讨论了媒体在塑造日常民族主义时的重要作用,所以之后关于媒体和日常民族主义的相关研究大量出现。伊斯坦布尔比尔基大学的奥瑞斯·尤密尔(Arus Yumul)和莫特·奥科瑞姆利(Umut ǒzkirimli)用比利格的随机抽样方法对土耳其报纸中的日常民族主义进行了考察。两位作者的研究结果基本支持比利格的结论。[9]关于新闻报纸与日常民族主义的研究成为这一领域实证研究的主流。[10]其他一些研究还关注在其他媒体(如电视剧)中日常民族主义的建构和生产。[11]

近年来,关于日常民族主义的理论探讨再次升温。代表性的事件是两次学术对话。《族群性》(Ethnicities)杂志在2008年组织了一个关于“日常民族生活”(Everyday Nationhood)的小型对话。[12]对话首先由两位年轻学者——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社会学讲师乔·福克斯(Jon E. Fox)和美国约克大学教育社会学助理教授辛西亚·米勒-伊德里斯(Cynthia Miller-Idriss)发起。两位学者提出了“日常民族感”这一概念,并认为这一情感需要在以下四个过程中构建:“谈论民族(Talk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每天政治演讲中的话语建构;“选择民族(Choos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人们在民族生活方面的选择(譬如是否穿民族服饰或让小孩就读民族文化学校);“表现民族(Perform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那些引发民族想象的符号以及这些符号集中展现的民族仪式;“消费民族(Consum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普通民众如何接纳和消费那些主要由国家生产的民族产品。在结论部分,两位作者主要讨论了在未来如何进一步开展日常民族主义研究。福克斯和米勒-伊德里斯主张将定量研究与质性研究结合起来,并认为在调查研究时应该将问题主要集中在“什么是民族”(What is the nation?)和“什么时候民族显现”(When is the nation?)等方面。[13]

第一页1 2 3 4 5 6 ...7 >>最后页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