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发现军旅文学的奥秘

2017-09-25 13:22:44 求是网

在重写文学史和重估文学价值的学术浪潮中,某些颇为流行的当代文学史论著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军旅文学的创作成绩。正是在此背景下,著名记者舒晋瑜女士适时推出了这部《以笔为旗:与军旅作家对话》(作家出版社),“采访33位烙有军旅印记的作家,倾听他们猎猎不息的人生与创作”,对于扭转学界对军旅文学的“冷落”与“偏见”,可谓功德无量,意义非凡。概略而言,这本书有如下四大亮点值得评说。

其一,抢救性质的采访。“我采访的老人,70岁的都已经很少,大部分是80岁以上的,有的人上礼拜我还打过电话,回头再想问点什么,人就已经不在了。从这点来说,我的采访是带着抢救性质的。”这是舒晋瑜在书中记录的张正隆的话语。其实,舒晋瑜为此书而进行的好多采访,又何尝不具有抢救性质?据笔者统计,她的采访对象年龄超过80岁的共有11位,正好占其采访总数的三分之一。具体说来,在她采访的当年,白桦是83岁,邓友梅是85岁,黎汝清是86岁、李心田是85岁,李瑛是90岁,马识途是100岁,彭荆风是81岁,谢冕是84岁,徐光耀是90岁,徐怀中是84岁,忆明珠是88岁。当他们已然进入人生暮年的时候,是如何回望自己的人生经历与创作历程的?又是如何阐述自己永不衰减的文学情以及与时俱进的文学观的?这些读者所期待的问题,都经由舒晋瑜的笔触一一给予解答。

我们经由访谈听到了这些文坛老将历经岁月磨砺之后献给世人的如下金玉良言,诸如:“作家的使命,就是向死而生”(白桦),“最体现本质意义的才是最值得写作的”(邓友梅),“不论写儿童文学还是其他,我都是唯事而发。物不平则鸣,我替孩子、替民族讲话”(李心田),“(诗人的)诗性和智性应该积累得越丰富越好。诗性就是要懂艺术,要懂美学,智性就是要有思想,有智慧,有真情实感、有哲学思考”(李瑛),“文学创作必须有深厚的艺术功底和对社会、历史有深切的理解,才有可能出现大作品”(马识途),“为什么这么执着?因为文学是我的生命”(彭荆风),“(军旅文学)作家应该把自己的作品作为战斗力的一部分”(魏巍),“现在对我而言,时间很有限了,但我还是会在文学写作这一泓清澈的泉水中浸泡下去,直至重新平复为一张白纸”(徐怀中),等等。如此警句,遍布书中,开卷即得,不一而足。

书中最令读者感佩的内容,便是这批文坛老将饱满丰盈的生命状态。他们老当益壮,仍极具文学创造力,在人生的高龄阶段勇攀文学高峰,老树开新花,写出厚重佳作。彭荆风在80岁以《解放大西南》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徐怀中在84岁以《底色》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舒晋瑜记述的这些均为当代文坛新佳话,足以传诵久远。

其二,“从头说起”,挖掘战争记忆。在这部新著中,舒晋瑜延续了追本溯源、刨根问底的采访风格,非常注重挖掘他们早年的战争、军旅生活,那应该是这批作家一生当中最宝贵、最难忘的岁月。

在舒晋瑜采访的这批作家中,有不少如毕淑敏、何建明、二月河一样,已转业到地方多年。在文学创作方面,他们也早已跳出了军旅的疆界,将笔触伸展到了更广阔的天空,非军旅题材作品往往成为彰显其文学成就的代表作。但在与舒晋瑜对话时,读者仍能感受到他们浓厚的军人情结,以及在这一情结作用下他们仍然葆有的重拾军旅题材的雄心。正如阎连科向舒晋瑜所表示的那样:“我曾经下决心一定要尝试写一部军事文学作品,因为我当了26年兵,对军营、对战争有自己的感受,我相信自己的写作会和整个军事文学有很大的差别。”在有生之年写出一部军旅题材力作,这种心愿的产生动因,来自于他们的早期从军经历,来自于部队馈赠给他们的光荣记忆,来自于他们永远无法忘怀的只能军人才能嗅到的兵味。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