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西方政治心理学的兴起和发展

2016-08-29 09:42:36 《国外社会科学》 柯泽

一、欧洲和美国的早期政治心理学研究

  欧洲政治心理学的现代源流可以追溯到勒庞(Le Bon)、波托密(Boutmy)、莫斯卡(Mosca)、米歇尔斯(Michels)等思想家。英国政治学家、心理学家格雷厄姆·沃拉斯可能是最早明确提出建立一门新兴学科--政治心理学的欧洲学者。他在20世纪初出版的《政治中的人性》《伟大的社会:心理分析》等着作被公认为现代政治心理学的奠基作品。在1908年出版的《政治中的人性》一书中,沃拉斯充分肯定了西方历史上以人性论作为政治学研究理论基础的优良传统。他对19世纪以来那种刻意与人性相分割的教条主义政治学研究深表遗憾,敏锐地观察到在他所处的时代,心理学已经开始进入教育学、社会学等学科领域。沃拉斯的个人理论努力方向并不是简单地回归人性论的政治学传统,而是试图将政治学与心理学有机融合,创建政治心理学这样一门真正的新兴学科。

  从心理学角度看,沃拉斯开创了以传统心理学或正统心理学为导向的政治心理学,这种政治心理学思想主要来自20世纪以前的人性论以及20世纪以后的科学心理学,在其后的发展中也慢慢具有了一些科学实证的特征,我们称之为科学心理学取向的政治心理学。事实上,几乎与之并行的还有另一种政治心理学,即以弗洛伊德学说为基础的政治心理学,这类政治心理学主要从人性、本能、爱欲、无意识等角度去研究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重点揭示了社会和文明对人的压制,是一种高扬人文主义旗帜,具有强烈批判色彩的政治心理学理论,其代表性人物包括弗洛德伊本人及其追随者,如弗洛姆、马尔库塞、阿多诺,我们称之为精神分析取向的政治心理学。只不过是由于西方学术界的偏见,在政治心理学的发展历史中,精神分析取向的政治心理学并没有得到与科学心理学取向的政治心理学同等的重视和对待。

  美国最早倡导政治心理学的学者可能是芝加哥大学的梅里亚姆。他提倡从心理学角度去观察、理解和分析政治问题,并明确提出心理学和政治学这两门不同学科可以相互融合。他的学生拉斯韦尔深受影响,出版了大量政治学、心理学、传播学着作,其许多着述就内容实质而言就是政治心理学(我们将拉斯韦尔的一些研究归于传播学,其实它们也是政治心理学和传播心理学),他成为美国政治心理学的重要奠基者。根据《揭示政治心理学:哈罗德·拉斯韦尔》一书作者的概括,拉斯韦尔政治心理学涉及的内容,或者说拉斯韦尔对政治心理学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他提出了独特的精神动力机制(psychoolynamicmechanisms)理论、民主人格(democratic character)理论、符号及其操纵方式理论以及透视与“自我系统”(perspectivesand the “self-system”)理论四个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拉斯韦尔有关政治问题的分析并非来自传统心理学和科学心理学,而是来自弗洛伊德,借用了弗洛伊德学说中的大量概念和理论。当然,他扬弃了精神分析学说中的社会批判思想,创造性地将这一学说运用到政治问题分析中,力图在民主与专制的二元对立框架下去解释一些政治心理问题。他终其一生始终关心的是如何通过对政治、心理、传播、宣传、舆论等问题的研究为民主制度提供切实的服务。在本质上,他是一个维护民主制度的实用主义者。

  对美国早期政治心理学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另一位学者是坎垂尔(HadleyCantril)。1941年出版的《社会运动的心理学》是一部非常重要、却经常被研究者忽视的政治心理学着作。作者声称,尽管他自己认为这本书“属于社会心理学范畴”,但实际上他从经验社会心理学出发,用经验观察以及大量案例为证据,通过对当代重大群体运动的分析,打通了一条政治心理学经验分析的通道,将心理学理论运用于对政治运动问题的具体分析。

  整体来看,美国政治心理学发展过程中始终没有出现心理学和政治学高度有机结合的理论冲动,心理学仅仅作为研究政治问题的一种角度、一种方法、一种工具而存在,政治学概念、定义、范畴和理论始终主导着这门新兴学科的发展。

  二、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政治心理学学科建制及新近发展

  政治心理学在美国的体制化始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1969年,耶鲁大学正式创办政治学和心理学双博士学位教育,这被看做政治心理学体制化的一个重要标志。1979年,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政治心理学博士项目正式诞生,此后一些大学纷纷设立政治心理学博士学位,其中包括威斯康星大学、纽约市立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及其洛杉矶分校、俄亥俄州立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明尼苏达大学以及华盛顿州立大学等。

  1978年,国际政治心理学学会(InternationalSociety of Political Psychology,ISPP)成立,标志着政治心理学被西方政治学界所普遍认同,也是政治心理学体制化的另外一个主要标志。

  国际政治心理学学会致力于促进和发展政治心理学,出版刊物《政治心理学》(PoliticalPsychology)和通讯《政治心理学简讯》(ISPP News)。《政治心理学》杂志是政治学和社会心理学领域中的顶尖级刊物,根据美国信息研究院(Institute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ISC)2000年发布的期刊索引报告,《政治心理学》2000年在美国顶尖级政治学刊物中排名第13位,在顶尖级社会学刊物中排名第19位。国际政治心理学学会同时编辑出版系列书籍《政治心理学前沿》《政治心理学手册》,每隔10年出版一期。学会每年在世界不同地方举办年会,并设立奖金奖励对本学科发展做出显着贡献的学者,如拉斯韦尔奖、杰出科学贡献奖、杰出职业贡献奖、早期职业成就奖等。

  20世纪70年代以来,开始出现一些重要的政治心理学教材。1973年,克努森(TeanneKnutson)出版《政治心理学手册》(Handbookof Political Psychology),收录了十几位杰出政治心理学家的论文,概括总结了政治心理学的发展历史和学科地位,介绍了这门新兴学科的研究模式和研究方法,论及的问题包括人格、态度、信仰、社会化、权威主义以及领袖评估、国际政治、攻击、暴力革命、战争等。之后,格林斯坦(Greenstein)、莱纳(Lerner)、斯通(Elms.Stone)和基尼肯(VanGinneken)出版了不同版本的政治心理学教材。1986年,赫尔曼(Hermann)出版《政治心理学》(PoliticalPsychology),代表着政治心理学教材发展的新高度。1993年,延加(Iyengar)和麦奎尔(McGuire)出版《政治心理学探索》(Explorationsof Political Psychology),更为关注个人心理过程的微观层面,如态度、认知和决策等。

  三、充满争议的政治心理学定义及学科性质

  20世纪70年代以来,政治心理学发展非常迅速,但是目前学术界有关政治心理学的定义以及学科性质的看法并不统一。

  多伊奇(Morton Deutsch)和柯纳瓦(CatarinaKinnavall)认为,政治心理学主要研究政治与心理过程之间的双向互动。知识、技术以及科学研究方法的增长促进了这一学科的发展,一战的爆发、极权政体的出现以及大众传媒的普及迫切需要人们系统了解政治和心理过程之间的关系。加利福尼亚大学门罗(KristenRenwick Monroe)教授认为,政治心理学关注“政治语境中人类思考和行为的原因、动力和结果,它在两个方面关注这一因果过程:演变中的政治行为的心理过程以及这一心理过程对政治事件的影响”。苏德菲尔德(PeterSuedfeld)和汉森(IanHansen)认为,“政治心理学是多门学科相互交叉的领域,主要包括心理学和政治学,同时也包括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人类学、传播研究、精神分析、文学研究、语言学甚至生物学”。

  赫尔曼(Margaret G.Hermann)认为,政治心理学是描述政治角色扮演的一种方式,它是对政治现实的一种建构方式。日内瓦大学的多伊斯(WillenDoise)和斯泰克尔(ChristianStaerkle)认为,“政治心理学应该研究那些存在于社会争议及辩论中的个人和社会群体的社会认知过程”。例如,选举和投票中的决定,有关政治参与中的政治心理、针对司法以及政治体制、政治事件的态度、对相关政治事务的判断等。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克罗斯尼克(Krosnick)和麦格劳(McGraw)辨析了两种政治心理学的定义,即作为心理学的政治心理学与作为政治学的政治心理学。前者以心理学为理论基础,通过对相关政治事务和问题的研究去发展心理学。因此,政治心理学不过是心理学大学科下的一个分支学科。他们指出,在实际情况中,作为心理学的政治心理学基本上不存在。后者关注的重点是政治学,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去理解政治过程,而不是要超出政治范畴去关注一般的心理学意义上的人类行为。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巴塔尔(Daniel Bar-Tal)认为,政治心理学可以定义为这样一门学科,它一方面关注感知、信仰、态度、价值观、动机、人格、认知方式、动力过程、群体成员、群体特征、行为方式对个人及群体政治信仰、态度及行为的心理影响,另一方面也关注政治文化、体制、运动、政党、意识形态、政治社会化机制以及群际关系对整个人类的影响。他认为,政治心理学关注整个人类行为的具体方面,主要与政治问题相关,如领袖人物、政治参与、政治决策、政治社会化、投票行为、政治人格及行为、政治价值观、政治态度、政治信仰、政治威慑、群际冲突及其解决方式等,政治心理学常常运用心理学术语、概念、理论去分析此类政治问题。

  他区别心理学学科和心理学理论对政治心理学研究的贡献是有意义的,因为有些人可能是将心理学学科整体,如认知心理学作为分析某个政治问题的基础框架。但是也有人可能仅仅是把某一心理学理论,如认知心理学理论作为分析问题的基础,二者的含义并不相同。仍以认知心理学为例,可能只有较少的人将认知心理学作为一个学科整体去分析问题,而更多的人可能只是运用一些认知心理学理论去分析问题。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