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马克思主义国家观和国家认同问题

2016-11-23 14:03:47 百度学术 李崇富

  近些年,关于民族国家认同(nation-state identity)问题的研究,是国内外学术界探讨的一个理论热点。在 “后”冷战时代,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已成为一种时代潮流。在此背景下,国家间的经贸关系和社会联系日益紧密,人员交往和国际性流动日渐频繁,不同的民族文化和意识形态之间,也势必会发生交汇、碰撞和影响。在总体上,这些都是有利于人类历史进步的社会现象。但与此同时,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为其所掌控、所主导的全球性和国际性金融及经贸组织,在极力扶持本国巨型私人财团、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趁机进行全球性经济扩张中,根本无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原则和国际关系准则,侵蚀他国、主要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国家主权;伴随这种经济扩张、市场垄断和资源掠夺并为之服务的,还有其军事威慑、政治渗透和舆论造势,甚至靠编造诸如所谓 “人权高于主权”、“人权外交”和 “价值观外交”等借口,而不择手段地干涉别国内政,乃至公然军事入侵和推翻被其厌恶的他国政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研究国家认同之时,就更应以马克思主义国家观作为理论基础,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进而才能正确地理解、引导和增进国家认同。

  一、马克思主义国家观是研究国家认同的理论基础

  所谓 “国家认同”,就是指认识主体对自己生活于其中的、并作为认识客体的国家持有肯定性的认识、态度、情感及信念。普遍而真实的国家认同,是国家稳定的民意基础,也是国家兴旺的重要前提。

  当我们对国家认同问题进行学术探讨和理论研究之时,就应懂得国家的本质及其历史演变的规律性,即必须以马克思主义国家观作为理论基础,才能逐步深化对国家认同问题的理论思考,应对各种学术争鸣。当然,就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其他先进分子而言,如果学习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就有利于自觉地使自己、并帮助他人确立和增进我们的国家认同。所以,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国家观,才能引领人们沿着正确的思路,确立和增进国家认同,也有利于国家认同的学术研究并推动其发展。

  马克思主义国家观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并由列宁、毛泽东等后继者不断加以发展的思想理论。简略地说,马克思主义国家观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

  (一)国家的起源和本质

  马克思主义国家观告诉我们,国家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人类文明史的社会开端。恩格斯指出:“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曾经有过不需要国家,而且根本不知国家和国家权力为何物的社会。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必然使社会分裂为阶级时,国家就由于这种分裂而成为必要了。”[1]恩格斯这一在继承、综合和发挥摩尔根的 《古代社会》和其他人类学研究新成果的基础上所作出的论断,科学地揭示了国家的起源及其本质的“历史之谜”。

  关于国家的本质,在马克思主义之前,人们或多或少对其加以研究,但都没有科学地揭示其本质。最具代表性的是,以往的政治学理论把国家说成是超阶级、超历史、代表全民利益的社会机构,并给“国家”下过种种似是而非的定义。但只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第一次科学地揭示了国家的本质。恩格斯认为:“实际上,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而且在这一点上民主共和国并不亚于君主国。”[2]列宁也指出:“国家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机器。”[3]具体而言,“国家”的内涵包含这么几点:

  其一,国家作为实行阶级统治的社会公共权力机构,是阶级统治的“政治形式”。这从奴隶制国家,到封建主义国家,再到资本主义国家,历来如此,没有例外。鉴于 “国家的存在证明阶级矛盾不可调和”,[4]故而,统治阶级才需要和利用国家以维护其阶级利益和统治秩序。在形式上,这就使国家公共权力作为 “调停人”出现,以 “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而发挥管理社会的作用。实际上,国家政权采取社会公共权力的形式,是在掩盖并维护其阶级利益。正如马克思所揭示的那样:“现代国家的最完善的例子就是北美。法国、英国和美国的一些近代著作家都一致认为,国家只是为了私有制才存在的,可见,这种思想也渗入日常的意识了。因为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各个人借以实现其共同利益的形式,是该时代的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