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学科词条 > 

阶级分析法

2016-11-17 10:16:13 百度百科

  阶级分析法是用社会学的阶层理论、观点,观察和分析社会中各种社会现象的基本方法。

  什么是社会学分析方法

  社会学分析方法是指在承认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划分为阶层并由此产生矛盾冲突的前提下,运用社会学的观点,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社会历史现象的方法。

  在历史上,社会阶层学说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阶段,直到19世纪30年代以后,欧洲的社会学者和空想社会主义者才明确提出阶层的存在以及它们的作用问题。

  德国社会学家卡尔·马克思曾说过:“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层存在或发现各阶层间的矛盾,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层的历史发展,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社会阶层作过经济上的分析。”①马克思的这一段话至少包括两 点:一是说明了在他以前,社会学者关于社会阶层的认识所达到的水平;二是对社会学者的阶层学说予以了肯定。马克思正是在前辈社会学家的基础上,对阶层理论作出了新的发展。他说:“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一)阶层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级相联系;(二)阶层矛盾必然要导致阶层专政;(三)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社会阶层差别和进入理想社会的过渡。……”①由此可见,社会学的阶层学说,是强加给历史的主观臆想,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产物,是人类对自身发展认识。

  既然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一定历史阶段的客观存在,在研究一些历史现象时,就不能不使用分析方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如实地反映历史的真实面貌。

  阶级分析方法的作用

  阶级分析方法是历史研究中的重要方法之一。它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有以下两个方面。

  (1)阶级分析法可以使我们认识阶级社会历史的发展线索。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闻名于世的《共产党宣言》中说:“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更正补充说:‘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②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也说过:“一个社会中一部分人的意向同另一部分人的意向相抵触,社会生活充满着矛盾,历史告诉我们各民族之间、各社会之间以及各民族、各社会内部经常进行斗争……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实。”③面对如此复杂多变的人类阶级社会历史,我们应该怎样去认识它,我们的认识又应从哪里入手呢?列宁明白地告诉我们说:“马克思主义给我们指出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人们能在这种迷离混饨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①沿着这条线索,我们在探讨历史进程中人物的活动时,就能十分正确地找到个人因素背后的社会根源以及决定个人活动的社会历史规律;就能充分揭示纷繁复杂的历史现象的各个层面,抓住各种社会关系的本质要素。

  在历史研究中,运用阶级分析方法来把握历史进程的线索这一点,也力资产阶级学者所使用。列宁在研究了法国革命的历史和法国复辟时代历史学家们的历史著作后,指出:“从法国大革命时起,欧洲许多国家的历史非常明显地揭示出事变的这种真实内幕,即阶级斗争。法国复辟时代就有一些历史学家(梯叶里、基佐、米涅、梯也尔)在总结当时的事变时,不能不承认阶级斗争是了解全部法国历史的钥匙。”②因此,阶级分析作为一种史学方法具有普遍意义,不仅仅是马克思主义史学所独有的,但是也不可因此而否认将这一方法系统化、最后定型以及在实践中充分运用,要归功于马克思经典作家。

  (2)阶级分析方法在史料的鉴别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历史是由人的活动构成的。在阶级社会里,人又是划分为阶级的。毛泽东在名篇《实践论》里说:“在各种阶级的社会中,各阶级的社会成员,则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这是人的认识发展的基本来源……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下打上阶级的烙印。”③因此,不能否认的一个客观存在就是:在阶级社会中,所遗留下来的人类活动的史料,大都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带有不同程度、或深或浅的阶级印迹,如果不运用阶级分析方法,对史料的鉴别,只能是做到一般意义上的辨其真伪,而不能做到在此基础上,从史料的思想性上鉴别其对错。如有一种说法,认为“战报”是研究战争史的最可靠材料。因为战报大都是前线指挥宫给朝廷的战况报告,所报大多为亲身经历之事。应该说“战报”中确有许多真实的记录,是研究某一问题的重要材料。但是,也应看到前线将官由于个人腐败及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需要,往往在战报中纂改基本事实,如不察,则会使研究工作陷入歧途。如对1864年清军攻入太平大国都城南京后的活动情况,当时在曾国荃身边参与军事的赵烈文在日记里记录说:“中军各勇留营者,皆大搜括,甚至各棚厮役皆去,担负相属于道。”又说:“诸委员无大无小,争购贼物,各藏一箱,终日交相夸示,不为厌。”30年后,谭嗣同在写给自己的教师欧阳中鸽的信中证实了这一点:“顷来金陵,见满地荒寒气象,……湘军一破城,见人即杀,见屋即烧,子女玉帛,扫数悉入湘军,而金陵遂永穷矣。至今父老言之,犹深愤恨。”①由此可见,赵烈文所记为清军在攻破南京后活动的真实记录。但是在曾国藩递送朝廷的《金陵克复全股悍贼尽数歼灭折》中,所述情节,截然相反,变成湘军将士如何竭力杀“贼”,屡建大功;而他本人对城中死于“疾疫者”和“战阵者”是何等“悲涕”,并正忙于“安置难民妇女,料理善后事宜。”再如,有关古代农民战争史的各种材料记载,大都出于统治阶级人物之手,他们出于同意于本阶级,恶意于敌对阶级的感情和需要,往往对有些内容任意夸大或缩小,乃至纂改删削。对此种种情况的史料,不用阶级分析方法进行分析鉴别,是很难从中得出正确结论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