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大国政治制度比较 > 

韩庆祥:如何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逻辑

2018-01-26 15:41:15 中国社会科学网 韩庆祥

迈入新时代,开启新征程。12月28日,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主办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讨会暨2017第四届国家治理高峰论坛年会”在北京人民日报社成功召开。以下是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党校副教育长、教授韩庆祥的发言。

首先感谢人民论坛为我提供了和大家学习交流的机会,人民论坛是全国学习研究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权威平台和前沿阵地,为十九大报告的研读贡献了智慧。

我发言的题目是“如何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逻辑”。十九大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十九大报告中有一句话尤能体现这一点:“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个重大的政治论断非常重要,关系到我们如何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逻辑。在深入学习了十九大报告以后,我认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逻辑集中体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在发展历程上,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从前半程走向了后半程。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前半程和后半程的论述相当重要,应引起我们的关注,目前我们的关注依然不够。习近平总书记认为,我们进行的社会主义建设,大致可分为前半程和后半程。前半程的主要历史任务是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改革。后半程是紧紧围绕着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而展开的。可以说,十八大以前,前半程已经走过了;十八大以后,我们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后半程。2013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主题词是全面深化改革,而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后半程的主要历史任务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第一个集中体现。

第二,在历史方位上,邓小平同志曾说过一句话对我们很有启发,他说我国发展起来以后遇到的问题并不比不发展时候少。这话很朴实,但道理很深刻。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按照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这个标准来划分,大致可以划分为两大历史方位:欠发展时期的历史方位、发展起来以后的历史方位。习近平同志当年担任中央党校校长的时候,在一次讲话中特别强调要关注发展起来以后遇到的问题。十八大以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方位主要是欠发展时期,所以邓小平同志讲“发展才是硬道理”,江泽民同志讲“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胡锦涛同志讲“第一要义是发展”。十八大以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是大国成为强国的历史方位,这是第二个集中体现。

第三,在历史使命上由“富起来”走向“强起来”。1978年以后,中国共产党人担负的历史使命就是使中国人民、使中国富起来,十八大以前这个历史使命总体完成,十八大以后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就要肩负起新的历史使命,而这个历史使命就是十九大报告第二个部分所讲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用大众化的语言表述就是实现“强起来”的目标,十九大报告就是实现“强起来”的宣言书和行动纲领,这个新时代就是强国时代,这是其发展逻辑的第三个体现。

第四,在主要矛盾方面,由物质文化需求走向了对美好生活的需求。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了我国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表达的是需求方和供给方,从需求的状况和总体状况来集中反应和体现一定历史时期社会发展的整体状况。无论从需求方来看还是供给方来看,都是在欠发展历史方位中的社会主要矛盾。十八大以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从需求和供给角度出发,都可以看出它是在我国发展起来以后的历史方位中所遇到的主要矛盾,其外延得以拓展,内涵得以升级,而不平衡不充分则是落后的生产解决以后,在生产进一步转型升级的时候遇到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发展逻辑的第四个体现。

第五,在改革方面,由过去问题倒逼改革走向的理论自觉。在邓小平同志执政时期,我们解决的主要是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发展到胡锦涛同志执政时期,也是问题倒逼改革,改革的第一要务是夯实发展。后面说的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都聚焦于平衡、和谐、稳定。十八大以后,新一届党中央对改革进行顶层设计,既要摸着石头过河,也要自觉进行顶层设计,尤其是理论上进行设计,随着十八大以后改革进入新时代,理论自觉日益突出,此为第五个体现。

第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经济发展上由过去的要素驱动、投资规模驱动转型升级到更加注重创新驱动。

第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发展特点上由依附性走向主体性。当年我们理解“中国特色”这四个字的时候,底气不足,我们从初级阶段基本国情、主要矛盾、发展水平来论证中国特色的合理性。从1949年到1978年这段时间搞现代化苏联模式对我们影响比较大,1978年以后,我们开始超越苏联模式,但一定程度上仍受西方模式影响,表现出底气不足的特点。但是十八大以后,我们在理解“中国特色”和中国现代化的时候境界提高了,中国特色成为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制度自信,我们的中国特色充满自信和战略定力。不仅如此,中国特色还强调世界意义、理论引领,我们的现代化在某些方面还具有领跑的特点,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最后一个逻辑。


(责任编辑:紫月)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