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政治学 > 大国政治制度比较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价值、要素和构成体系

2018-01-16 15:36:05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宋雄伟

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重要内容,是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的重要方式,作为人民民主重要形式和制度的协商民主深深植根于中国政治制度、社会和文化的土壤中。在新的历史方位下,要坚持“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形成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在新的起点上,笔者意在廓清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价值、要素和构成体系,为进一步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形成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保证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权利提供理论支撑。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做出了中国进入新时代的重要论断,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奋斗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强调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模式,政治制度不能脱离特定社会政治条件和历史文化传统来抽象评判,不能定于一尊,不能生搬硬套外国政治制度模式。在新的历史方位下,要坚持“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形成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在新的起点上,笔者意在廓清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价值、要素和构成体系,为进一步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形成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保证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权利提供理论支撑。

对于如何认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有以下几种认识:第一种观点是“形式说”,认为协商民主的提出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不能对于中国现存的政治生态起到任何作用,单纯地认为是一种政治话语和形式;第二种观点是“政协说”,认为协商民主的提出仅仅是与人民政协的发展联系在一起,把协商等同于政协;第三种观点是“替代说”,认为协商民主可以取代选举民主,认为选举民主不适合中国目前的政治生态,期望以协商民主的方式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第四种观点是“西方说”,认为协商民主仍是西方民主模式的复制,是舶来品,只适应于西方,不适应于中国。以上四种误读的出现与中国协商民主的价值、要素和构成体系的认识缺失有着密切的关系。

笔者以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一种追求人民民主的价值诉求,是建立在群众路线、统一战线理论和人民政协政治协商实践基础上的;执政党主动推动国家政权机关、人民政协、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社会组织就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广泛协商,广集民智,增进共识;并使基于权利和理性的自由平等的公众通过制度化集体与个体的反思、对话、讨论、辩论等过程,形成合法决策的民主体制。

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价值

协商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作为20世纪80年代末期在西方政治学和民主理论中兴起的一个概念,受到了哈贝马斯、吉登斯等著名学者的关注和阐述。对西方研究协商民主的文献进行梳理和归纳,我们可以得出:(1)西方协商民主是对选举民主的补充和完善,而非否定,选举民主仍是西方政治家、政党和选民最看重的民主形式;(2)作为一种政治过程,经过公民理性、审慎、平等地对话和交流,在集体做出决定之前倾听和表达观点;(3)作为一种政治结果,通过观点不受限制地沟通,从而改变公民的立场、判断和偏好;(4)作为一种微观层次的制度安排,通过在现有权力架构下构建规范化的公民利益和诉求表达渠道和路径;(5)作为一种技术手段,通过创造不同的技术方法,标准化的组织公共协商程序进而最大限度保证协商过程中的理性、包容、真实和有效。

在研究借鉴西方协商民主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中国理论界和实践者结合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基本经验和特点,基于中国基本国情和改革开放以来各级政府的创新实践,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话语体系、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这是中国理论界和实务部门追求民主和政治文明建设的不懈努力,是探索表达公民公共意志制度建设的重要尝试,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方略,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第一,在继承中创新。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十八大以来,党对协商民主不仅有诸多系统性的理论创新,更有丰富的实践探索,提出“六个坚持”和“七大渠道”,这为新时代背景下进一步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进行理论、制度和实践创新打下了坚实基础。第二,构建中国民主政治话语体系。与中国政治、历史和文化传统相结合,形成一种在民主理论基本原则(政治平等、大众参与、防止多数暴政、审慎讨论)下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体系和话语体系。中国协商民主深深地根植于中国的土壤之中,紧密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思想,围绕国家与民族的整体利益而展开,同时还注重维护个人正当利益和民主诉求,彰显出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的独特优势。第三,促进政治现代化和政治稳定。政治现代化是实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意,是权威的合理化,政治参与的扩展,以及理性的合理化和结构分化等。协商民主提供了进一步巩固执政党以及政府权威合法性的机会,形成了在中国社会急剧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