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从《论书》看唐太宗书学理论与军事思想的关系

2016-11-07 15:43:44 《今传媒》 侯艳如

  唐太宗即李世民,是唐高祖李渊和窦皇后的次子,唐朝第二位皇帝。作为一代帝王,他不仅是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战略家、诗人,而且其书法艺术造诣也极深。太宗少时聪明果断,不拘小节,接受儒家教育,学习武术,擅长骑射,并随父李渊多次出征,与其父谈论兵法和战略。自晋阳起兵后,他经常出征,亲自参与战役,多次的实战经历极大丰富了其军事思想。

  在书法方面,他凭借自己丰富的政治军事经验、生活阅历和深厚的文化素养,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其所书《晋祠铭》首创以行书勒碑,并且还他对书艺有着深刻的见解,《王羲之传赞》《笔法诀》《指意》《论书》即是太宗传世的四篇书法论着。其中《论书》一篇是太宗从军事角度出发,以用兵如神的军事思想融合书法实践经验而悟出的理论着作,较同时代的书法家虞世南、欧阳询等以文学见长而无实际战争经验的文士而言别有一番建树。

  可以说此篇是太宗书论中的精华,本文主要从该篇论着入手,同时结合太宗其它论书着作,梳理太宗对书法和军事的相关论述,揭示其书学理论与军事思想的关系。以下拟作具体论述、分析。

  一、释形重势与借势击敌

  “势”是历代兵家都很关注的问题。《孙子兵法》中有《势篇》专门讨论“势”。其中有一句话:“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释)人而任势。”另有,“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也,节也。是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就是说,善用兵者,要能因敌制胜,以势取胜,兵势已成,则势不可挡。唐太宗深谙兵法之精髓,他善用精骑就是他一项重要战略,精骑相当于现在的特种兵,具有速度快与威力猛的特点,太宗常以此战略取胜。正是由于对骑兵的快速果敢、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锐不可当、势如破竹之势的实际亲身体验,使得太宗悟出作书得神采贵得笔势的道理,认为临书只求形似是“未可称解笔意,此乃类乎效颦,未入西施之奥室也”。有势则可笔笔贯气、一脉相连,这样笔墨的千军万马就结成了铁甲连环的笔阵,而不再是散兵游勇。如他在《笔法诀》中指出:“为点必收,贵紧而重。为画必勒,贵涩而迟。为撇必掠,贵险而劲。为竖必努,贵战而雄。”又“趯须存其笔锋,得势而出”。即是说,作点画时要笔势收敛而有力度,作横画时运笔取涩势紧駃战行之法,作撇画时取险劲之势,作竖画时要弯行曲扭如挺千金之力,作钩画时要扭挫取势而挑出。这正是得“势”的关键。

  “势”在书法用笔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自然界的客观物质是普遍联系的,运动是物质不可分割的属性和存在方式。我们在书写过程中要表现出笔画和笔画之间、字和字之间的运动关系或者说运动倾向,这种运动倾向就是“势”。势表现得当整幅作品就会因此“活动”起来,就如同有了生命。

  二、意在笔前与知己知彼

  战争的胜利主要靠将军的指挥,书法的成败则要看书家的“心意”。太宗在《论书》一文中说:“吾之所为,皆先作意,是以果能成也”。“作意”即是意在笔前,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云:“夫欲书者,先乾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太宗对于“作意”这一书学观念的提出,与他的用兵之道有着内在的密切的联系。《孙子兵法》之《谋攻篇》认为,“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其中“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已成为千古名言,被历代兵家广泛应用。而作为军事家的李世民更深谙此理,他从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战,因此,在与敌方作战时他经常派人深入敌后,刺探敌军情况,有时候他还亲自只带几个人到敌营附近观察敌情、侦察虚实,做到知己知彼,从而作出战略战术上的谋划与安排,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

  遣兵如遣毫,文机如战机,书法家对结构、章法的安排,就如同兵家排兵布阵一样。要意在笔前,成竹在胸,要在把笔研墨之际,能够凝神静思,预想字形的大小,线条的平直,取势的向背,或者是在临帖时要预先有一个读帖的过程,去研究分析古人的笔法、结构,使其了然于胸,意在笔前,然后作书,而不可信笔直书,以导致草率浮躁的弊病。

  三、惟求骨力与坚壁挫锐

  太宗在《论书》中指出:“今吾临古人之书,殊不学其形势,惟在求其骨力,而形势自生耳。”体现了他崇尚“骨力”--阳刚之美的宗旨。他也常以“骨力”品评书法,如在《王羲之传论》中云:“子云近世擅名江表,然仅得成书,无丈夫之气。行行若萦春蚓,字字如绾秋蛇,卧王蒙于纸中,坐徐偃于笔下,虽秃千兔之翰,聚无一毫之筋,穷万谷之皮,敛无半分之骨。”可见他比较重视书法阳刚的一面,并非阴柔的一面。注重骨力,是用笔技巧的一个关键,这也是太宗书学观念的高明之处,并且与其用兵之道有密切的关联。

  高明的军事家善于捕捉和创造战机,李世民正是深谙此道的军事家。当敌军强大气势十足的时候,他善于采取坚壁对垒的措施,消磨敌人的锐气,使敌疲劳沮丧,以求减杀其优势,以此来改变敌我双方的力量悬殊,捕捉和创造战机,然后发动攻击。如在对宋金刚的柏壁之战中,就是用的“坚壁挫锐”的作战战略,当刘武周占据太原后,李世民再次率兵出征,与刘武周大将宋金刚对峙作战,太宗在战略上使用了坚壁对垒的方法,令自己的主力部队养精蓄锐坚壁不战,只命令偏将掠杀敌军,以扰乱敌军,耗其精力,等到敌人粮尽计穷之时,把握战机,动用主力军队乘胜追击,一举歼灭敌军。而且太宗还善于用精骑,太宗的精骑是从一二十万人中选一千,都是训练有素的精英,这一千精骑在多次反击作战中屡战屡胜,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的精,他们个个骁勇善战,是唐营中的精兵强将。如此人们也就不难理解坚守力量、勇猛杀敌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

  “坚壁挫锐”比喻在书法艺术上,则是用笔贵在笔力雄健奔逸、遒劲有力。诚如传卫夫人《笔阵图》中所说:“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败”。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