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新闻史研究的社会学转向

2017-02-27 19:26:44 中国社会科学网 陈昌凤

国际传播学会(ICA)第66届学术年会(日本福冈,2016)上,迈克尔·舒德森(Michael Schudson)教授于1978年出版的《发掘新闻:美国报业的社会史》(Discovering the News:A Social History of American Newspapers)一书,获得国际传播学会的最高学术奖“国际传播学会院士图书奖”(ICA Fellows' Book Award)。在该奖项自2000年创设以来获奖的13部著作中,除了埃弗雷特·罗杰斯(Everett Rogers)的《创新的扩散》(Diffusion of Innovations)外,这部著作是出版最早的一部。[1]

新闻与传播学界都知道,舒德森教授的学术作品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出版和发表,他本人在学术界也十分活跃,仅在日本福冈举行的这次ICA学术年会上,他就发表了一篇论文、参加了一场会前会(Pre-conference)并做了精彩的点评。在ICA发表的论文中,他研究了战后美国新闻理念的变迁—关于透明度的问题,与38年前研究客观性的《发掘新闻》刚好同在一个逻辑,是他2015年的新著《知情权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Right to Know)的提炼成果。他个人也曾表示他的学术已经比起初出道时的《发掘新闻》要进步了许多,2008年他为我和常江翻译中译本而写的序言,就明确说明过这一点。但是,为何他的这部出版了38年的著作,能得到评委会的青睐而独获此奖呢?

一、ICA院士图书奖及对《发掘新闻》的评价

ICA院士图书奖(ICA Fellows' Book Award)是目前国际传播学会的最高奖,该奖项设于21世纪初,是由全体ICA的院士(ICA Fellows)[2]自由提名,再由评委会投票议决。本届评委会的组成,是来自世界各地的5位著名的院士:主席是美国的Steve Jones,委员包括美国的Sandra Calvert,英国的James Curran,丹麦的Kirsten Drotner以及中国香港的陈韬文。评委会的意见认为:[3]

我们觉得这部著作富有创意、睿智、自信,写作精良。运用情境化的媒介史研究方法,该著作提供了一个沿着新闻与报纸的不断进化来理解美国新闻业的思路。它充分运用一手、二手的资料加以研究,清晰地表明了社会、文化、政治、商业与媒体的互动驱动了美国报纸的进化,而不是关注个人或机构。该著作强调媒介史上的变革是清晰地与嵌入其中的更宏大的文化的、社会的时刻相交融的。该著作激发了后面几代媒介学者去探究特定社会、政治、文化、经济形态下的新闻业和媒体。

与此同时,五评委之一的陈韬文教授在仔细斟酌之后,给笔者发来了他自己的评价。[4]

除了评委会的评价外,我想强调的是此书以多层次的历史资料回答新闻客观性以至专业性出现的过程及成因,个中讲究实质证据及逻辑推理,为研究的理论提问提供具有说服力和想象力的答案,成就了一个社会史模型,无疑是以历史方法研究传播理论的时代典范。

从如此高的评价中,可以了解《发掘新闻》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获得ICA院士图书奖的作品必须经过了时间的检验(出版5年以上)、在传播研究领域产生过与众不同的、根本性的影响,[5]作者必须是传播学的学者。也许是由于要求很高,2000年开始创设此奖以后,首届奖颁给了已故学者罗杰斯(Everett M.Rogers)的《创新的扩散》,但之后有几年该奖项空缺,17年来仅有13部著作获奖。而舒德森教授尽管有多部著名而有影响力的著作,但获此殊荣的,唯有这部处女著作《发掘新闻》。

二、舒德森其人

首先,还是想说明一下,美国人读Schudson时的发音,其实更近似“夏森”,或者至少更接近“夏德森”,而不是我们现在采用的“舒德森”。我在2002年写过的一篇文章,当时称呼他是“夏德森”。不过我们翻译《发掘新闻》时还是采用了“舒德森”,而中国的读者都已经习惯了“舒德森”的译法,所以现在就约定俗成了,这一点与Wilbur Schramm被称为“施拉姆”、Times被称为《泰晤士报》是一个意思。

迈克尔·舒德森是当代美国也是当代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史、媒介社会学学者之一,资深教授,2006年以来任教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同时兼任哥大社会学教授。他本科就读于著名的文理学院索思摩学院(Swarthmore College),于哈佛大学获得社会学硕士、博士,曾任教于芝加哥大学(1976-1980)、加州大学(圣迭戈)(1980-2009)。

舒德森教授迄今著有8部专著:《发掘新闻》(Discovering the News,1978)、《广告:不舒服的劝服》(Advertising,the Uneasy Persuasion,1984)、《美国人记忆中的水门事件》(Watergate in American Memory,1992)、《新闻的力量》(The Power of News,1995)、《好公民》(The Good Citizen,1998)、《新闻社会学》(The Sociology of News,2003)、《为什么民主需要不可爱的新闻界》(Why Democracies Need an Unlovable Press,2008)、《崛起的知情权》(The Rise of the Right to Know:Politics and the Culture of Transparency,1945-1975,2015)。此外他还参与主编了3部著作。他的著作有5部已有中文译本,有的已经成为中国新闻专业学生的必读书。

舒德森教授得过多个奖项,包括斯坦福大学的“行为科学高端研究中心”的Guggenheim Fellowship、麦克阿瑟天才奖(MacArthur “genius” fellowship)等。1990年他被提名为麦克阿瑟学者时,该基金会对他的评价是“公共文化的阐释者,集体记忆和公民记忆的阐释者”。《美国历史》杂志认为,他的《好公民》一书“中肯、富于创造力,而且实事求是”,《经济学人》杂志敦促所有的美国人都应去读一读。《泰晤士高等教育》认为《为什么民主需要不可爱的新闻界》一书“意味深长、充满智慧”。当然,最近也是新闻与传播学界最“正宗”的奖,要数“国际传播学会院士图书奖”(参见图2)。

舒德森教授在他的中译本序言里,“很高兴地看到在今日的中国,人们重拾对新闻学的热忱和对新闻业历史研究的兴趣。”2015年春,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在上海访问4天(其中一天去了杭州),在复旦大学的讲座开场时,他提及他的父亲是一名美国空军杂志编辑,曾于1944-1945年来上海,作为美军人员参与了日本向中国投降过程中的相关工作。他虽然没有更多时间亲身了解中国,但他在上海期间还是挤出时间接受了中国学者和记者的采访。他对笔者也表示他很愿意将来到中国参加中国新闻史学会组织的学术活动。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