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学科简史 > 地域篇 > 

两岸青年亚文化表达与微电影之间的互动关系研究

2016-11-29 16:42:03 《视听》 李琦 曾哲扬

  微电影作为新生事物附带着较为复杂的发展走向,它的出现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着影视产业格局,是媒介融合环境下的多元传播元素的视像工具。相对于传统媒介,微电影蕴含着更多的信息,它使电影艺术、广告营销以及互联网融合服务极大地与青年群体产生文化关联。因而青年群体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主力军,体现出更适应于微电影传播的体验能力,微电影从诞生到发展也较大程度地体现出青年亚文化意味。

  一、两岸微电影中的地方感塑造:青年亚文化的地方烙印

  青年亚文化由来已久,其边缘、异象等特质在大时代环境下自由地发生文化裂变,但相对于主流文化的同存或次生格局,青年亚文化主张的多元性、挑战性等表征要素始终不变。尽管青年亚文化属于对文化环境的异化彰显,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青年主流文化还是亚文化都以同一社会环境为母体,即青年亚文化与主流文化土壤共存,分享着同一文化背景或社会生态,这种同源根基的不同反映使得研究青年亚文化需要倚靠大背景进行追溯与分析。

  地方感是关于人们对特定地理场所(setting)的信仰,情感和行为忠诚的多维概念,包括地方依恋、地方认同和地方意象等研究领域。①在当下,地方感在商业环境中俨然成为一种营销手段,常常助力于其地方旅游业的宣传与外化,以此加强其地域对于外界的吸引力,加深本地人们的依赖性。而这种空间化的地方感塑造则要借力于媒介角色的积极行为,微电影的平民化特质、营销化的视听多维性以及与网络文化社区的绑定最能适应地方感的外界传输。同时,地方感的营造需要凭借的意象传达、内涵外化等组成部分均自在地与微电影的媒介气质相契合,因而两岸青年亚文化题材的微电影都各自承揽着当地亚文化的在场认同与向外输出的意义,即微电影深刻地反映着亚文化价值迫切向外输出的渴求。以台湾微电影《很远的地方》为例,浓郁的台湾风情嵌入整个剧情,整部电影讲述的是同志恋情,但叙述过程中有着明显的地方感,大到岛屿风情、台湾人文,小到夜市事物、主人公校服,都在清晰地呈现出一种出自台湾的文化标识,从而凸显出“这是讲述台湾同志爱情的故事”的地方感。北大青春励志梦想微电影《星空日记》则鲜明地还原出大陆青年气质,成长背景、专业选择、就业压力等都直接挂钩于当下大陆环境,以此表达主人公对成长障碍的摆脱。由此看出,两岸青年生动的亚文化特质均难以摆脱物质层面的主流依赖,青年亚文化本身孕育于社会存在,但其积极表现当地青年的亚文化状态时,出于媒介的昭示性心理,微电影无法回避也不会回避对地方感的塑造,反而以此凸显出文化形态的在场性。

  二、刻意与自然:两岸微电影表达青年亚文化的机缘

  台湾电影的发展较为波折,但在实践探索后已经寻找到了一条新兴出路--小成本的文艺清新青春电影。因为其整个电影产业的发展契机与微电影本身的特质存在巧合,台湾电影产业出路的意外与偶然却必然促成了台湾微电影的发展,台湾微电影叙述的青年亚文化现象一般基于成长过程中对主流文化障碍的摆脱,如同志文化、对抗文化等。以台湾同志公益微电影《你愿意了吗》为例,主角Andy与Jeffery的同性恋人关系在主角Andy眼中是突破常态的,在其打算对Jeffery赋予承诺时,却意外发现其父母此时进入了和他们所在的同一家餐厅,为了避免尴尬无奈选择了将深情告白戛然而止,但最终在父母的主动宽慰与积极示意下其愿意将其恋人以恋人身份介绍给父母。这种微电影作品蕴含的后现代精神不仅是一种边缘群体的精神审美,也是一种与主流价值的对抗。而大陆微电影只是作为一种新平台的尝试,并不与整个电影产业的振兴产生巨大关联,同时,大陆电影审美较为多元,因而大陆微电影的取材在反映青年亚文化现象时较为刻意。

  三、沉默地聚合:青年亚文化微电影平台与网络青年社区

  青年亚文化区别于传统的主流文化,表现出抗拒、叛逆等特征,明显带着后现代的碎裂感。在网络渠道拓宽的表达自由上,青年亚文化的书写获得了充沛的空间,以往的压抑与浮躁在当下网络语境中普泛表现出极大的奔放。青年亚文化群体对主流文化的整个解码过程实际只施于自身,这种自身的感受与审美在只以个体为中心时是沉默的,但当其获得认同时,将在凝聚机制中散发非主流文化活力,抗拒主流输出。伯明翰学派对此研究发现青年亚文化群体乐于制造仪式、创设风格。显然,互联网环境促使这种仪式的制造更加轻易--青年亚文化个体能够便捷地找到同好。而网络青年社区则是这份互联网助力的典范,其将同质性的青年亚文化行为进行收纳与集结,搭建了青年亚文化群体的沟通平台,例如豆瓣网等。网络青年社区使得青年亚文化群体在较为开放的网络社区中获得观众或同亚文化行为与心态的同龄人,使其获得在场感,其文化样态获得传播。若其发现外界对其文化样态做出肯定,则迅速找到边缘文化的表现信心,这就使得青年亚文化群体容易在网络环境中簇成网络社区。以网站bilibili的吐槽文化为例,浏览者通过视频弹幕对动漫进行吐槽与观点表达,从而产生聚群性心态,获得心灵认同,而这种认同感只依赖于同样对动漫感兴趣且乐于吐槽的人群。由此推理,网络最大程度地激发了虚拟自由,使得青年亚文化群体从怯于表现的心理中解放。青年亚文化群体对主流文化产生的厌倦与抗拒并不代表其乐于表现出这种抵触心态,也不代表其只沉默于自己的亚文化表现,事实上其具有更强烈的关怀与认可渴求。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