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学科动态 > 前沿关注 > 

《朗读者》的人文情怀与娱乐精神

2018-03-15 15:59:21 人民网 王憬晶

央视播出的《朗读者》是一档定位于“大型文化情感类”的综艺节目,首播收视率1.06,网络(爱奇艺)单期最高播放量超过700万,豆瓣评分9.4,迅速成为2017年的现象级节目,与《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一起被观众称为综艺节目中的“一股清流”。《朗读者》的成功得益于差异化的节目定位和寓教于乐的节目内容,使观众在获得娱乐体验的同时寻找到情感的共鸣,以人文情怀提升了节目的品质。

一、朗读——网络生活中日渐消逝的情怀

《朗读者》的核心是“朗读”。作为一种发出声音的阅读方式,朗读是每个人儿童时期提升语言表达和阅读能力的基本练习。因而,朗读本是一种最被大众熟悉的、容易被大众接受的文化传播模式,却随着阅读一起被“刷屏”这个简单的手指动作取代了。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几乎彻底改变了大众的阅读习惯、学习习惯和思考习惯,每日动一动手指就扑面而来的海量信息让大众来不及细细品味就淹没其中,只有那些刺激性的、娱乐性的、主流或者刻意反主流的信息才能被瞩目,引发大众的“刷屏”行为。《朗读者》确实像“一股清流”,让大众忆起了孩童时代最简单纯粹的表达形式,以及曾经的朗读声中对学习、生活、文化的热情。

(一)娱乐节目定位中的文化回归

文化是当前电视和视频网站娱乐节目定位的大势所趋,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到2016年的《中国诗词大会》,中央电视台终于在一片“为娱乐而娱乐”的卫视和网站节目中找到了国家级媒体的形象和定位,从一味地迎合观众需求走向了引领观众需求之路。与此同时,也带动了娱乐节目定位中文化的回归。

《中国诗词大会》后,观众长期以来对选秀、游戏、相亲节目霸屏,以及靠明星数量博收视率等情况的不满找到了宣泄的出口,随处可见对《中国诗词大会》的赞扬以及对卫视热播娱乐节目的抨击。虽然很多评论只是人云亦云、盲目跟风,但也充分引发了对电视娱乐节目“寓教于乐”功能的讨论,让这一被遗忘已久的电视媒体的基本传播功能再度受到了重视。

同时,《中国诗词大会》后董卿作为节目主持人的形象得到了重新塑造。她在央视主持了那么多年都没能摆脱的“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形象,却在一档真正的综艺节目中被打上了“文化”“知识分子”“精英”等标签。节目结束后,关于董卿的采访报道纷至沓来,使其从一名节目主持人转变成了文化的传承者。此时,由董卿担任制作人和主持人的《朗读者》的推出正好顺应了大众舆论的趋势,使节目开播之前就已经备受期待。

国内电视娱乐节目从2004年的《超级女声》开始,在经历了十几年“娱乐至上”的浪潮后,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声音。

(二)文化传播模式的差异化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系列节目的出现,一方面使文化开始注入电视娱乐节目之中,强化了节目“寓教于乐”的文化传播功能,但同时也带来了文化类节目在表现形式上的同质化,即普遍继承了益智类节目的竞赛模式,无意中在文化传播与学习知识、优胜劣汰之间划了等号。这似乎是千百年来考试制度潜移默化的结果。而《朗读者》将文化的传与受变成了一个享受与交流的过程。

朗读中有朗读者和倾听者两种角色。朗读者通过对字、词、句的出声的阅读而寄托自己的情感,借助声音、语调、节奏的变化等使内心的情感得以抒发出来,朗读的过程也就是情绪疏解、情感外化的过程。斯琴高娃朗读贾平凹的《写给母亲》时,对母亲的思念融入每一个音节,起回转折,几度无法控制情绪,潸然泪下。很多朗读者如张小娴、郎平、杨利伟等,普通话并不标准,也缺乏专业的台词功底,甚至声调、断句等都不规范,但是并不妨碍其情感的投入。朗读者朗读的不仅是文章,也是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思想世界,不是为了愉悦他人,而是使长久沉淀的情感自然迸发。

倾听者则因朗读者声音、语调、节奏的变化而被带入到朗读者的情感中,产生身临其境之感,引发共鸣之情。校园歌手老狼朗读自己大学同学石康的作品《晃晃悠悠》,让倾听者无不忆起自己的青春时代;九旬夫妇朗读的《从前慢》,让倾听者对那个黑白胶卷记录的年代充满了怀念;作家王蒙朗读的《明天我将衰老》,让倾听者开始回顾自己的人生……《朗读者》也并不完全局限于朗读这一种形式,民谣之父胡德夫演唱《最遥远的路》,程何与刘阳的音乐剧式朗读《唐吉诃德》等,为倾听者提供了另一种别样的听觉享受。

《朗读者》这种读与听的传播模式让文化的传达更简单,更富有感染力,注重情感的交汇,而非知识的灌输,减少了紧张感,让观众在轻松、温馨的氛围中得到身与心的双重洗礼。

(三)情感表现与传递方式的仪式化

朗读,相较于不出声的阅读,多了一种仪式感。当站在舞台上,背景音乐响起,灯光、摄像准备就位时,这种仪式感更甚。据《上海观察》报道,《朗读者》的热播带动了上海街头朗读亭的被追捧,有市民排队几个小时就为了3分钟的朗读机会。看似不可思议,但实际上这是大众通过朗读将自己的情感赋予仪式感的一种方式。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原理,当较低层次的需求被满足后,人们必然去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所以,在温饱、安全、健康等基本的生活诉求被日益满足后,人们开始重视尊重的需求、社交的需求以及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将日常生活中的某些行为仪式化,这可以说是获取他人认可和自我认可的一种较为简单的途径。情节人的鲜花,生日的蛋糕和蜡烛,周年纪念日的礼物,重要约会时的西装和晚礼服,都是将生活上升为一种仪式,以此抵消日常的平淡与乏味。而朗读亦是如此。一句“我爱你”“对不起”“我想你”,通过朗读的方式进行传达,蕴于文章的字里行间,借助起承转合的书面语言和声情并茂的发音,使之更加庄重、肃然,充满真诚。

同时,国内大多数成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疏于直白的情感表达,朗读为其提供了一种含蓄却不失力量的表达体验。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