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学科词条 > 

新闻事业的黑暗时期

2016-08-03 10:50:27 外国新闻传播史

  美国报刊史学者将政党报刊分为三个时期:早期1783年—1801年;中期1801年—1833年;晚期1833年—1860年。这三个时期的美国报刊冲突被称为美国政党报刊论战,特别是从18世纪90年代到19世纪初,报刊论战尤为激烈,两派报刊相互诽谤谩骂并进行人身攻击,这个时期被美国新闻史学家弗兰克路德·莫特(Frank Luther Motte)称为“新闻事业的黑暗时期”。

  目录

  汉密尔顿与杰斐逊之争

  壁垒分明:《合众国公报》与《国民公报》

  斯文扫地的政治和新闻搏杀

  联邦党的报刊与报人

  反联邦党的报刊与报人

  《外侨法》和《煽动法》

  双重遗产:托马斯?杰斐逊的新闻思想

  学者评价

  汉密尔顿与杰斐逊之争

  独立战争结束后,当时围绕制宪问题,有两个集团争夺对政府的控制。一个是以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 1755-1804)为代表的“联邦党人”,代表拥有商业、银行业、制造业及财产管理者的利益;一个是以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 1743—1826)为代表的“反联邦党人”,他们深受热心社会改革的知识分子和政治思想家的影响,代表小农阶层、城市工人的利益。

  在那个时代,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政府中最受尊敬也是最遭诟骂的人。早在殖民独立得到人们普遍支持之前,汉密尔顿就对自治有着强烈的向往,在战争中他表现出色,得到华盛顿的赏识。但他从未有过劳苦生活的经历,因而对劳动人民中的问题往往不屑一顾。在华盛顿的内阁担任财政部长期间,他认为,他的职责是要采取强有力的财政措施以建立国家的信誉,至于那些由于不适当的货币制度而造成的不走运的受害者,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反联邦党人的领袖是托马斯·杰斐逊。他与汉密尔顿的秉性和思想格格不入。他当时是华盛顿内阁的国务卿。他理想中的主权公民是美国的自耕农,而不是商人。他深信世界上没有什么别的人能像合众国乡间那些独立的土地所有者那样富裕。在看到欧洲城市的贫穷肮脏后(他曾出任英国公使),更加坚定地觉得必须保护美国自耕农的利益。

  此外,围绕宪法,他们更大的分歧在于政府、权力方面的思想冲突。联邦党人认为,一个强大而中央集权的政府是必不可少的,汉密尔顿要建立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一个能够保护财产和扶助商业的政府;而托马斯杰斐逊则坚持一个共和政府只有与人民保持密切联系才能获得成功,他对建立一个富有同情心的政府更加感兴趣,他更加关心的是人民当前的需要,而不是长远的安全保障。

  除了在一些具体的经济政策如征收货物税问题上存在冲突,两人在国家的外交政策上也各执一端。汉密尔顿的立场相当亲近贵族制英国,杰斐逊则公开赞赏法国。法国曾帮助美国赢得了独立战争,那时正经历着本国的民主革命。杰斐逊虽然对法国大革命中的暴力有所不满,却仍建议美国领导人拉近与法国的关系,而不考虑汉密尔顿所倾向的保皇主义英国。实际上,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在这个问题上之所以发生纠纷,并不在于谁比谁更有道理,而是在于激烈的党派之争。

  壁垒分明:《合众国公报》与《国民公报》

  杰斐逊与汉密尔顿之争与新闻史相平行,可粗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围绕《合众国公报》与《国民公报》的笔战;二是关于《煽动法》的斗争;三是关于克罗斯威尔案件的争论。其中,汉密尔顿支持的《合众国公报》与杰斐逊支持的《国民公报》之间激烈的笔战拉开了美国政党报刊时期的序幕,同时也催生了美国的政党政治,造就了美国的政党报刊。

  汉密尔顿是一位天生的新闻工作者和小册子作家——美国社论之父之一。作为成熟的政治家,汉密尔顿早已认识到了大众传媒是可资利用的政治资源。1787-1788年间,汉密尔顿、约翰?杰伊(John Jay)和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曾在纽约的《独立日报》(The Independent Journal)上发表了一列匿名文章,颂扬立宪,以此宣传其事业。这些文章随后被集中起来,以图书形式重印为传统出版物,即《联邦党人文集》。作为主要撰稿人和编辑者,《联邦党人文集》显示的不仅是汉密尔顿的远见卓识和政论文笔,尤其说明的是他在新闻舆论方面的才华。(右图为《联邦党人文集》)

  《合众国公报》(The Gazette of the United States,1789-1818)是联邦党在其鼎盛时期出版的一份出色的半周刊。1789年4月15日,汉密尔顿出资,在当时的首都纽约创办了这份报纸,主笔是教师出身的约翰·芬诺(John Fenno),汉密尔顿本人和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经常为之撰稿。虽然这份报纸后来被视为联帮党人的旗舰,不过当时尚无政党报刊的特征,与其他报刊相比,因其视野宽广和覆盖面之大,已具有全国性大报的声望。同年9月11日,汉密尔顿被华盛顿总统任命为财政部长,《合众国公报》也就成了半官方的一份报纸。当1791年政府迁往新都费城时,芬诺也将报纸移到了那里。在编辑声明中芬诺表示,这份报纸为那些“理性的、有财产、有原则的人”而设立,旨在“辅佐一个好政府”(auxiliary a good government)。不久之后,由芬诺主编的报纸便被公认为联邦党人的喉舌。芬诺的报纸一直维持到这位主编于1798年去世,然后被他的儿子约翰?沃德?芬诺(John Ward Fenno)接手。

  杰斐逊在新闻自由思想方面是个先行者,但在实践方面稍稍落后于汉密尔顿。他曾试图扶植芬诺的《合众国公报》,不断向芬诺提供通过外交途径得来的国外报纸,甚至还将从外交信件中获得的消息传递给芬诺,但因几个月后芬诺的编辑立场转向“反共和”方向而失败。1791年8月,在麦迪逊的推荐下,杰斐逊任命菲利普?弗雷诺(Philip Freneau,1752—1832)为外文秘书,弗雷诺随后在10月31日创办了半周刊《国民公报》(National Gazette,1791—1793)。杰斐逊从资金、内容、征订各个方面扶植弗雷诺的报刊。

  弗雷诺没有辜负杰斐逊的期望,在某种程度上,比杰斐逊期望的走得更远。创刊不久,他就开始向汉密尔顿的财政政策发难,一连几个月,《国民公报》登载了一系列抨击文章。在这些文章中,有以“布鲁图斯”为名发表的弗雷诺的文章,也有一些可能出自麦迪逊之手,另外还有一些匿名作者拔刀相助。到后来,弗雷诺干脆为自己开辟了一个专栏,没有固定的主题,但全是针对汉密尔顿和亚当斯的,言辞激烈而辛辣。

  由此,汉密尔顿得出一个结论:杰尔逊和麦迪逊正在组织一个反对党,并创办了一份符合他们意愿的报纸。被激怒的汉密尔顿化名在《合众国公报》上发表了一系列指控杰斐逊的文章,不仅针对杰斐逊的公共政策,也针对他的个人动机。联邦党人纷纷撰写社论,呐喊助阵,各种侮辱谩骂铺天盖地而来。但是对此,弗雷诺照样能一一回击,加倍奉还。弗雷诺曾被《合众国公报》称为“食客”和“疯狗”之一。他做出的回应,是指控对方主编“王制和头衔大肆鼓吹”。

  由于笔战迅速升级,从攻击发展为有辱人格的谩骂,最后终于惊动了总统。1792年8月,华盛顿分别给杰斐逊和汉密尔顿写信,试图调解二人关系,但没有奏效,杰斐逊还大力维护弗雷诺,说“他的报纸挽救了我们的宪法,否则很快就要变成君主制了”。两派恩怨益深。从秋天开始,《合众国公报》与《国民公报》呈现出更为浓厚的党派色彩。1793年,由于对待法国大革命的不同态度,美国的政治营垒进一步分裂。联邦党人倾向英国,反联邦党人同情法国。“热内事件”的爆发使反联邦党人于不利地位,汉密尔顿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以“非雅各宾”的笔名大造舆论。在激烈的笔战中,汉密尔顿的《合众国公报》逐渐占据上风,《国民公报》却因对法国大革命的极端热爱而失去读者。

  这场难分难解的笔战结束得颇为突然。1793年黄热病肆虐费城,三个月内近十分之一的人口死亡,政府部门瘫痪,人们纷纷逃离。杰斐逊离开内阁后,《国民公报》便失去了经济支持。弗雷诺慑于瘟疫,最终在1793年10月26日关闭了报纸,离开了费城。但是不可否认,他的报纸对当时的政治的确造成了影响。

  弗雷诺的报纸虽然只出版了两年,但影响还是十分巨大的。帕灵顿指出:“今天看来非常明显的是,(国民公报)的主要任务是毁掉汉密尔顿,弗雷诺也许比任何其他作家都更成功地唤醒了民众对联邦党人及其措辞的不信任,正是这一点造成了几年后该党的分裂。”莫特评论道:“他的报纸拉大了汉密尔顿和杰斐逊之间的裂痕,又影响了共和党,使之联合为一个有力的反对党。”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