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新闻传播学 > 精品文章 > 新闻学前沿 > 

童兵:中国新闻话语的来源和批判地吸纳西方新闻话语

2018-04-13 10:34:58 《新闻爱好者》 童兵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他又指出,“发挥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作用,要注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在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上,我们应该最有发言权,但实际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这项工作要从学科建设做起,每个学科都要构建成体系的学科理论和概念”[1]。

同哲学等人文学科相比较,新闻学的学科建设时间尚短,积累不多,水平也比较低。我们要从学科理论和话语概念做起,争取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里,有较快的成长和较大的提升。

一、话语和话语权

话语是言语交际中运用语言成分建构而成的具有传递信息效用的言语作品。话语权则是人们所享有的以话语为载体发表自己见解的权利,亦即话语所特有的具有强制性和排他性的影响力。法国后结构主义主要代表人物米歇尔·福柯1970年当选法兰西学院院士,在就职演说《话语的秩序》中提出,话语即权力,其外在功能就是“对世界秩序的整理”。据此我们可以说,谁掌握了话语,谁就掌握了世界秩序的整理权,掌握了“真正的权力”。

一般将话语权分为两类:一类是政治话语权,即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一类是学术话语权,即足以构成体系的学科理论概念,亦即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为国际社会易于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提炼学科的标识性概念。

二、中国新闻话语的三个来源

一个学科的出现或形成,是以能够构成学科的学术话语、特别是标识性概念群的出现为标志的。中国新闻学科的形成,以1918年蔡元培在北京大学举办新闻学研究会为起始,至今已有一百年历史。由中国人际交往及中国人与外国人交流活动而积累起来的传播作品和传播词汇,新闻教材提炼、创新的新闻语汇,成为中国本土新闻学最初的一批新闻学科话语。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2]

由是观之,中国新闻话语的第一个来源,是中国历经5000多年积累下来的传统文化的传承。我们考察新闻学的标志性概念“新闻”和“舆论”历史形成的脉络,就可找到中国古籍文献为之提供的富有学术涵养的最初语汇。据考证,中国唐代就有“新闻”一词的使用。李咸用《披纱集·春日喜逢乡人刘松》一诗中有句“旧业久抛耕钓侣,新闻多说战争功”,《新唐书》中孙处玄有句“恨天下无书以广新闻”。他们所指的“新闻”,多少含有今天所用的“新闻”一词的意味。再如“舆论”,从语义考察,在中国,“舆”字原为车厢或轿座,“舆人”则有抬轿子、赶马车一类的“众人”的含义。《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中有句:“晋侯患之,听舆人之诵。”再往后,中国古籍中直接有了“舆论”一词。《三国志·魏·王朗传》中有句:“设其傲狠,殊无入志,惧彼舆论之未畅者,并怀伊邑。”这里的“舆论”,已有今日“众人之言”的意思。这些案例清楚地表明,中国历史悠久的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新闻话语的重要来源。

中国新闻话语的第二个来源,是由西方国家传入的诸如新闻传播、新闻媒介一类内容的新闻话语。这些话语,同国人自己的新闻传播行为、新闻生产流通消费相关,“心有灵犀一点通”,也就自然而然地被接纳并逐渐成为国人自己的新闻话语的一部分。比如,对中国早期新闻学创建影响直接且力度较大的美国新闻学者卡斯柏·约斯特在其代表作《新闻学原理》中,就向国人介绍过许多基础性新闻话语,借助这些新闻话语,同时也传达了一些基本的新闻学原理。他说,“一切新闻的主要因素是真实。如果一条新闻并不道地的真实的话,刊登这条新闻的报纸也就和这个荒谬的报道一样的荒谬。新闻是对所发生的事情的一种报告”。“真实性就是判别真正新闻的准绳。衡量一个新闻内在的真实性,也就是衡量这个新闻的品质。”约斯特的这本书是美国新闻学的奠基之作,也是较早引入中国的美国新闻观点的大全之作,书中阐述的诸如事实、真实、新闻、报纸、真实性、新闻品质等话语,是西方新闻理论的标识性概念,影响了许多中国新闻学者对这些概念和原理的思考,有的几乎不加改变全文引入自己的著作和教科书。

比如,1942年至1945年担任延安《解放日报》总编辑的陆定一曾于1943年9月1日在《解放日报》上发表《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一文。他在关于新闻的本源一节中指出,“唯物论者认为,新闻的本源乃是物质的东西,乃是事实,就是人类在与自然斗争中和在社会斗争中所发生的事实。因此,新闻的定义,就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3]。这一论断,同约斯特在上面所提到的“新闻是对所发生的事情的一种报告”差不多是一致的。还可举出新闻原理方面对中国学者影响的一些例子。约斯特强调报纸有两重性,即报纸具有政治性和商业性两种属性。他说,报纸是一种高尚的职业,但报纸又是一种生产的企业,同时也是一种商业,因为它的买与卖都是大量的和复杂的。商业对新闻事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王中教授也有类似的观点,他说,“我讲报纸是有两重性,一种是政党拿来做宣传工具,还有一种是老百姓花5分钱买的一个商品,你不能强迫。人家花5分钱买了去,不高兴人家就要提意见。我讲这么个东西,结果《新华日报》给我印出来就是报纸的两重性,一重是工具性,一重是商品性”[4]。

由此可见,西方新闻学话语对中国新闻学建设广泛的、持久的乃至深刻的影响。

中国新闻话语的第三个来源,是中国新闻工作者和中国新闻学研究工作者直接从长期新闻生产、流通和新闻科学研究工作中总结、概括、提炼出来的一些新概念、新体会和新认识。他们经过反复和深入的思考,经过不断的讨论、争议甚至历次政治运动的磨炼,逐渐将这些体会、感悟和自己教材中的研究成果,提升为有中国特色的新闻话语。比如新中国成立前,不少报人便提出耳目喉舌、文人办报、商人办报、社会公器、广耳目开新智等标志性概念。延安时期有全党办报、客里空、党八股、报刊的阶级性等重要概念。新中国成立后更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新闻旧闻不闻、正面宣传为主、政治家办报、党性与人民性、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等一系列新的标志性概念。这些话语,时至今日仍有生命力,且常读常有新意,常用常有新的感悟。

总结上面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的新闻话语有三个来源:一是中国5000多年传统文化,二是西方新闻学知识,三是中国新闻工作者和新闻学研究者自己创造和总结的、充溢着中国特色的话语。这三方面的源流汇聚在一起,逐渐成为今天中国新闻学的新闻话语。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