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心理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西方心理学的历史与体系(143):罗洛·梅的人格理论

2013-05-10 16:16:24 人民教育出版社 叶浩生

  一、健康人格理论
  罗洛·梅是一个存在主义心理学家,他的人格理论注重心理健康与存在的关系,试图揭示人在运用其自由和责任来实现自己的存在时的基本人格特点,突出了自由、创造性、勇气、权力、爱、意志和力量在人格发展中的作用,强调自我的主动性。
  1.自我意识和自由对人格发展的作用
  罗洛·梅认为自我意识是人从外部看待自我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在发展过程中获得的。虽然父母的教养态度对儿童的自我意识发展有很大影响,但成熟的个体不是消极发展的。他应该有自我选择的自由,能为自己的发展负责,具有自我选择的理想和目标需要。一句话,他的人格组织功能的最终目的是要达到自我实现。自由意味着人格的开放和发展,具有灵活性。在追求更大的人类价值方面发生变化。自由还使人能认识和塑造自我,它实践着社会责任,同时乂建设性地承担着焦虑。自由虽然发源于自我意识的核心,但它并不是自动发生的,而是通过有意识地选择获得健康与整合,通过肯定自己的责任和存在而获得的。就是说,自由并不意味着放弃限制,而是接受限制,但又尽可能创造性地、有勇气地参与活动。
  2.创造性活动对形成健康人格的影响
  一个有创造性的人会细心地审视过去和未来,积极地选择目标和价值。他能够认识到并积极地运用自己的能力来肯定人的价值。当然,有创造性的人也会产生冲突和焦虑。例如,外部力量过于强大,使人被迫服从或处于附属地位,都会使人感到自己的内在力量受到了破坏,因而引起愤怒。只有那些人格畸形的人才会感到一种愉快的满足,才会以服从权威来减少个人的责任。
  3.人格的健康成长要求有勇气
  按照罗洛·梅的看法,每个有勇气的人都能有尊严地实现其潜能,因为勇气使人获得了成长所需要的基本价值。但是勇气在人格发展中有三种不同的表现形式。
  真正的身体勇气  这种人善于体验自己的身体信号,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来对付外部环境,不会因一点小事而暴跳如雷。
  社会勇气  为了在社会生活中获得真正的友情,这种人甘愿冒着丧失自我的危险。
  心理和精神的勇气  这种人重视精神需要的满足,他能认识到自己的需要,但也会理智地承认自己有可能犯错误。
  罗洛·梅进而指出,人不能像机器那样遵从,因为这样会使人选择一种根植于我们自己力量的生活方式。因此生活的价值在于,使自己成为一个有创造性勇气的人。罗格·梅坚信,我们越是有意识地指导我们的生命,并根据我们独特的心理发展水平而做出负责任的选择,那么,我们的人格发展就越有建设性,“就越接近诚实、整合、勇气、某一相关时刻爱的……最终标准”。
  4.力量是形成善恶人格的基础
  罗洛·梅对人类本性持既善又恶的观点,但他又认为人性是人的力量的反映,而力量则是使人进行生命的选择、确定人格善恶的基础。在《力量与纯真》(1972)一书中,罗洛·梅指出力量“是引发和阻止变化的能力”,是一切生物的基础,因为力量包含着自尊和意义的斗争。为了说明力量对人格发展的作用,罗洛·梅对人格的力量水平做了划分。
  存在的力量  在儿童身上表现为提出自己的需要。把渴望获得作为一种反应。在人的一生中力量驱使人不断地实现自己的需要,直到生命终结。
  自我肯定的力量  随着人的自我意识的发展,自我肯定的力量也得到了发展。在生活中我们寻求自尊,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可,获得意义。这会使人形成一种坚定的自信,即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在这一方面,父母的教诲和外界的强化都有助于这种力量的形成。
  自我主张的力量  这是当自我肯定受到他人力量的阻碍时所表现出来的一种较强烈的反应形式,是人格不愿意屈服于外界压力的象征。
  攻击的力量  当白我主张的力量长期受压抑时,人就会转向攻击。表现为攫取別人的东西,并声称那是自己的。若长期否认和压抑攻击的力量,会使人的意识减弱,造成神经症、精神病或暴力。
  暴力  长期的压抑会使人产生无力量感,从而引发持续的焦虑,使人感到空虚。为了弥补空虚,许多人往往在暴力中寻求解脱。因此暴力实际上是无力量的表现,而无力量则是由社会的不公、生活无意义和人际关系疏远引起的。
  二、关于人格发展阶段的研究
  罗洛·梅在从事心理学研究之初就十分重视人格的发展与健康。早在《咨询的艺术》一书中他就把人格定义为:“生命过程在自由个体身上的一种实现,而这个自由的个体又是社会整合的,并具有宗教的紧张。”显然,他的人格理论是以存在的本体论特点为基础的?后来他进一步扩展了他的人格理论,从个体争取自由的意识斗争和发展过程的角度阐述了他对人格发展阶段的看法。
  人格发展的天真阶段  这是指人生的婴儿时期。此时婴儿还没有形成自我意识,人格尚处于朦胧阶段。
  寻求建立内在力量的反抗阶段  它包括两个时期:一是2-3岁时期,二是青少年时期。此时儿童往往对父母或社会制定的规则表示不服从或主动拒绝。罗洛·梅认为这种反抗是意识进化的一个必要步骤,但还不是真正的自由。
  日常的自我意识发展阶段  它和上一阶段有某些时间上的穿插。在这一阶段我们能够理解自己的某些不足,能认识到我们的某些偏见,能从我们的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学会为我们的行动承担责任。但罗洛·梅认为,这种意识状态决不是真正的存在,也不意味着人格的成熟与健康。如果这一阶段出现问题,常常会导致人格变态或心理不健康。
  自我的创造意识阶段  人格发展到这一阶段,才真正意味着成熟。在罗洛·梅看来,这是一个超出通常意识界限的阶段,我们能够毫无歪曲地看到真理,产生深刻的、令人愉快的顿悟。我们能够做出自由选择,有勇气地面对现实,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受某些限制的束缚。此时人格才达到成熟和自我实现。
  从罗洛·梅对人格发展阶段的阐述不难发现,所谓健康的人格发展就是人的自我实现过程。它是一种有意识的、自由选择的过程。如果我们的意识受到压抑,不能进行自由选择,人格就不能健康发展,当然也就不能自我实现。因此,要使人格健康发展,必须要有清晰丰富的自我意识。另一方面,自我意识的减少则是由危及存在感的威胁造成的。为了对付这些威胁,人们往往采取不同的方式,神经症就是患者对付这些威胁的一种尝试,或者说,患者通过对非存在方式的接受,企图使存在的某些方面保留下来。这样一来,罗洛·梅又把他的人格发展理论与他的存在分析观联系在一起了。
  综上所述,罗洛·梅的人格观是整体存在模型的具体体现。他分析了造成西方社会人格扭曲的社会原因和个人原因,提出了健康人格的标准,这些探讨都是很有价值的。他对人格形成与发展过程中自我意识、自由、创造性、勇气和力量所起作用的剖析,对我们全面地认识人格是有一定启示作用的。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罗洛·梅的人格观是以存在主义为理论基础的。他的存在分析理论主要基于当前西方社会的现实,加上他的宗教神学观的影响,以及过分强调整体而缺乏有力的实证分析,使他的论述难免带有个人和社会的局限性。


  (责任编辑:苏梅)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