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心理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西方心理学的历史与体系(141):罗洛·梅的存在分析观

2013-05-10 16:12:52 人民教育出版社 叶浩生

  罗洛·梅(1909-1994),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埃达。他经历了一个坎坷的童年,他的父母离异并且他的姐姐患上了精神病。他的受教育经历使他进入了密歇根学院主修英语和奥柏林学院以获得学士学位,他在希腊教了一段时间的书,1938年期间进入联合神学院以获得神学学士学位。1949年他向哥伦比亚大学提交了一份关于焦虑问题的研究论文,并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授予的临床心理学的第一个博士学位。这篇论文在1950年以《焦虑的意义》为书名发表。1952年罗洛·梅成为怀特学院的研究员,1958年任院长,1959年任督学和训练分析员。他是美国心理健康理事会的成员。他还担任过心理治疗与咨询联合会的主席、高等教育中的全国宗教委员会委员和纽约心理学会会长等职。
  罗洛·梅一生著述甚丰。从1938年第一次发表《咨询的艺术》一书到1987年,共出版二十余部专著,一百二十多篇论文。其中《存在:心理学与精神病学中的一种新维度》(1958)成为研究美国存在心理学的人必读之书。《爱与意志》(1969)成为美国的畅销书之一,并被美国BK联谊会授予"爱默生奖"。目前在国际上已被译为多种文字出版。除上述著作外,罗洛·梅的主要著作还有《创造性生活的动力》(1960)、《咨询服务》(1943)、《人寻求自我》(1953)、《存在心理学》(主编,1960)、《心理学与人类困境》(1967)、《存在心理治疗》(1967)、《梦与符号》(1968)、《力量与纯真》(1972)、《自由与命运》(1981)、《存在的发现:存在心理学著作》(1983)和《我追求的美》(1985)等。
  存在主义哲学家都把个人的存在视为其全部哲学的基础,他们把主客体关系的分析作为理解人的存在的必要条件。在他们看来,人既是主观的,也是客观的。因此,在对人的研究中,应该首先关注我们自己的主观经验,然后以尽可能客观的方式来研究人。
  罗洛·梅接受并发展了这种观点。在他看来,人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这是因为人类的存在是多样性的,其中既有物质性的一面,也有精神性的一面;既有理性和意识的东西,也有非理性和无意识的东西;既有外部自然和环境的影响,也有内部心理活动的作用。因此,一个聪明的心理治疗学家必须在承认人的基本存在的基础上,通过认真而合理的分析来确定心理治疗的目标,考查和验证他的设想。罗洛·梅把存在和对存在的分析视为心理治疗和人生的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和发展了他的存在分析观。
  一、存在与存在感
  罗洛·梅生活的早期时代,正是弗洛伊德学说盛极一时、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时代。封建的和宗教的社会禁忌明显减少,然而来心理诊所寻求帮助的人却越来越多。尽管人们是"自由"的和能够充分"自我表现"的,但现代人却常常怀有情感丧失的困感和对不安全的恐惧。按照压抑理论的看法,当超我与社会道德的狭隘要求相一致,对人不会造成压抑和限制时,人就不应该出现心理疾患。本能的自我表现应当使人类有机体的各种需要得到全面"自然的"实现。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罗洛·梅发现,现代人普遍感到生活平淡、乏味,生活对人们失去了吸引力。人就像机器一样,也失去了人应有的价值和意义。现代生活使人感到空虚和孤独,人们经常感受到一种心烦意乱的焦虑和失望。用医学术语讲是患了"精神萎缩症"。显然,现代人患有心理疾病不是由于性本能受到压抑,而是感到丧失了人生意义和存在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对病人进行心理治疗和对全部人类的本性加以理解的道理是一样的,它不仅仅是个心理学问题,而且是一种哲学问题,即寻求人生的意义,探索存在的价值,发现存在感。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罗洛·梅提出应该建立一门关于"人的工作科学"。只有这种科学才能对人及其存在做出全面的理解,其基本内涵有以下几点。
  第一,这种"人的科学"不是像传统心理学、社会学或人类学那样专门的人文科学,也不是所有这些科学的大杂烩,而是一种全面的关于人及其存在的理论,它能对人的基本本体论特点加以理解和阐述。罗洛·梅认为,只有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对人进行整体的理解和研究,而又不至于在研究过程中把人支解。既然心理治疗关注的是人,那就必须把这种关注建立于一种真正的人类模型基础上。
  第二,关于人的研究,主要是通过对各种不同机制的阐释,通过对驱力的理解和对条件作用的现实予以关注面进行的。因此,人的科学不应局限于实验方法、数量化和测量的科学,其最适宜的方法是描述性的和现象性的。这门科学虽然是完全以经验为依据的,但它能扩展科学"事实"的视野,使人能够理解人类存在的那些结构--如爱与意志,这是某些专门科学的方法所无法研究的。
  第三,建立人的科学的目的是发现和研究人的"存在感",或人对自己存在的体验。正是这种存在感才把个体的身与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他人联成一体。因此,心理治疗的最终目标是关注患者存在的结构方式及其与患者个体的关系、与存在感的关系,发展这种强烈的存在感,使他重新认识自我的价值。
  二、发现存在感
  1958年罗洛·梅在其书中指出,心理治疗的核心过程是"帮助病人认识和体验他自己的存在"。治疗者的任务不仅是对心理疾患进行命名和开药方,而是要发现通往病人内心世界的钥匙,理解和阐明其个体存在的结构,即发现存在感。在罗洛·梅看来,病人感觉到自己存在的特殊方式才是通往病人内心世界的钥匙。这种感受是对其自由加以测量,对其形成自己未来的潜能加以测量,对其认识到其自由选择的可能性与选择范围的局限性加以测量。因此心理治疗必须和人的存在联系起来。就是说,不仅要参与理解病人存在于世界上的方式,而且要在经验基础上理解人类的存在,理解什么是人类存在,是什么使人成为人。为此,罗洛·梅提出了发现存在感的几条原则。
  第一,"自由"是人的存在的基础。如果一个人没有自由,那么,在他身上起作用的就只有严格意义上理解的弗洛伊德的性本能和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原则了。因此人类的潜能和责任是和本体论的自由相互依赖的。罗洛·梅认为这种本体论的自由有两个先决条件。首先是时空限制。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其次是遗传和环境的限制。只有在这个有限的范围内,一个人才能在对其存在起作用的诸因素中如种族、国家、社会地位、时代、经济状态等,随时自由地做出自己的选择。人类的自由就是把历史文化处境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人类存在的条件。在个体的生活中不论有多少决定力量起作用,人仍然具有进行选择的创造能力,仍然能在时空限制和遗传、环境的约束下自由地塑造自己的存在。
  第二,自由的个体是充分"个体化"的。就是说,每个人的自我是各不相同的。在他认识到自己独特的生命形式之前,他必须这样接受自己。而个体真正自我的发现则有赖于"把意识的自我和他的潜意识中的各种水平结合起来"。在这里罗洛·梅一方而承认弗洛伊德的各种潜意识水平和荣格的"集体潜意识",另一方面又把潜意识定位于人类存在的全面的、本体论的预想之中。他坚信,正是这个完整的、自由的个体,在接受了自己内部的各种意识和潜意识水平的影响之后,才能通过施展自己的自由来实现个体化。成为一个与他人不同的,自由决定自己命运的、真正的人。
  第三,自由的个体必须是"社会整合"的。罗洛·梅认为正常人的特点是,他能发现对社会有建设性的和可以接受的活动方式,并以这些方式来表现他的存在。就是说,一个人要想成为他自己或实现个体化,就必须与他人建立联系,与社会相互依赖,在一个能创造自己的健康人格和发现生命意义的世界中完善自我。因此,自我实现的目标本身既依赖于强烈的个体性,又依赖于人对自己世界的成熟责任感。罗洛·梅反对以自我为中心,强调人的自由与个体性和社会整合的相互作用,这种观点是含有一定辩证因素的。
  第四,"宗教道德感"是保证个体存在,促使人格不断变化完善的动力因素。罗洛·梅认为,虽然个体是自由的,他的生活方式是确定的,但自由、个体性和社会整合并不是一劳永逸的,而是需要不断地更新。但每一次更新都是一次挑战和创造的体验,都会使人产生一种"负疚感"、一种宗教的紧张。罗洛·梅坚信这是人的最深刻的道德感,是对人生意义的最基本信念,因而是存在的一个基本成分。这是一个不完善的、存在着的人朝向完善的渴望,是人格健康的一个必要成分。因此,健康的个体能创造性地承认自己的不完善性,并在宗教道德感的驱使下鼓起生活的勇气,努力发展和完善自我。但由于我们不可能完全实现自己的理想,因而人总有一种负疚感,一种"最终的紧张",它推动着人格不断向前发展。
  第五,创造性生活的特点是"健康的自我表现"。罗洛·梅在早期著作中概要地描述了健康人的许多特点,例如自主性、真诚、富有创造性、选择、责任心等。到后期他的研究扩展到包括对各种存在方式予以更深入的考虑,例如爱、意志、焦虑及其象征表现等。他认为这些特点的充分表现才构成人的全部自我。它们发自人的内心深处。具有这些特点的人,才拥有健康的存在,才会体验到成熟的存在感。由此可见,罗洛·梅始终致力于发现人的存在感,其内涵和外延亦随着其研究的深入而不断扩展。他对健康的自我表现特点的描述和马斯洛的健康人格、自我实现理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三、存在的本体论特点
  从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罗洛·梅开始进一步考虑人类存在的本体论特点,试图从本体论的结构和关系中证明心理治疗的结构基础,为他的人格心理学提供理论依据。这些特点包括自我核心、自我肯定、参与、觉知、自我意识和焦虑。
  自我核心  这是指一个人不同于别人的独特存在,即人的独一无二性,意思是说,自我的存在是人的核心,其整体性和同一性是和别人的存在完全分离的。因此,一个人应当有勇气把自己看作是独立于周围其他事物的一个单独的核心,并且以这种资格来确定自己。后来罗洛·梅根据这个核心特点,对神经症又做了重新界定。他不再认为神经症是由于人的适应活动失败造成的,而认为神经症本身就是一种适应,是保持自己的核心免受外部威胁的一种尝试。他说:"神经症是人拒绝对付存在的某一方面的一种方式,以免使人的核心受到破坏,使人能在一定程度上适应该核心的要求。"因此保持自我核心是心理健康的必要条件。
  自我肯定  指的是保持自我核心的勇气,所以有时他也称之为"成为自我的勇气"。他认为一个人的核心不是自动给予的,而要依赖于人有没有勇气去肯定它。只要一个人在自由选择的过程中有勇气实现自己,他的存在就是健康的。因此,"成为自己,使自己具有个体性的勇气是真正实现人类自由的一个方面。咨询者或心理治疗者的作用就是帮助病人发现真正的自我,帮助病人看到他自己的核心性或同一性,帮助病人勇敢地肯定这个自我"。
  参与  由于个体不是单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他在世界上必须保持与他人、与自然、与世界的交往和联系。虽然自我核心要求他保持自我的存在与独立性,但如果没有参与,他的自我也是不会存在的。所谓参与,在早期罗洛·梅把它当作社会整合来看待,参与的作用旨在把人的存在感整合起来。后来他在阐述存在于世界上的三种方式时又做了详述。他认为如果存在就是指人以各种方式存在于世界上,那么个体必然会以各种不同的水平参与到与别人相互依赖和发生相互联系的活动中去。如果一个人过分侧重自我肯定或过分侧重参与活动,他的个体生活就会失去平衡,它的存在的各部分之间就会发生歪曲,进而导致一种倒退型的神经症或过分外向型的人。因此参与必须持之有度。
  觉知  在早斯思想中,罗洛·梅认为自我核心的主观方面就是觉知。它是人与动物在受到威胁和攻击时的一种警惕性和忧虑。后来在谈到心理治疗的阶段时,他把觉知看作是一种愿望和感觉的体验,一种身体欲望和需要的体验,其独特形式就是自我意识。罗洛·梅把觉知视为心理治疗的一个重要环节。一个试图否认他有身体需要的人,或一个把身体需要仅限于爱欲(Eros)的人,实际上是错误地忽略或压抑了他的存在及其存在于世界上的全部意识。心理治疗者的作用就是努力帮助他恢复这种觉知。
  自我意识  这是觉知表现在人类身上的一种独特形式。有时罗洛·梅也用"自我觉知"或"自我关系"来代替自我意识。值得注意的是,他把前四种本体论特点,即觉知、自我核心、自我肯定和参与看作是所有生物共同的特点,他称之为"生物水平的特点"。而自我意识则是人类才有的独特特征。因为人可以跳离自我的圈子来回顾和观察他自己和他的世界。所以,人有一个独特的自我世界,当他处于这个世界中时,他能与之建立联系,甚至超越它。
  焦虑  指人对有可能丧失其存在的一种担心或痛苦的情绪体验。罗洛·梅认为,由于自我意识的出现,使人一方面把自己看作是自由的、思维的主体,另一方面又认识到自己是有限的、被决定的客体,人类时常面临着这个独特的难题。何是,如果说这个难题是我与自己达成某种协议,进行想象、记忆、象征和创造的一种能力根源,那么它也是我们痛苦地认识到死亡,认识到我们会不可避免地遇到各种危险的根源。焦虑就是由这种认识产生的。
  除了上面提到的六种本体论特点外,罗洛·梅还多次提到过"关心"这个概念,认为也可以把它看作人类存在于世界上的一种结构特点。所谓关心,罗洛·梅在早期称之为"理解其存在并为此而负责的"能力,后来在探讨爱与意志问题时指出,存在于世界上的结构,其特点表现为关心。这样,关心便作为一种新的整合因素在罗洛·梅思想中出现了。他把关心视为冷漠的对立面,视为温柔的基本根源和爱与意志的共同根源,但同时又认为关心是爱欲的一个"必要的附属品"。这种看法使他对关心的描述出现了矛盾和混淆。
  综上所述,罗洛·梅的存在分析观是以存在主义哲学和现象学方法为基础,吸收了新老精神分析学家们的某些观点,结合自己的教育和心理治疗实践而提出来的。他的学说的理论基础立足于本体论的存在,其中又含有宗教神学的错误观点,这是他的思想中的糟粕。但他的思想倾向却基本上是乐观主义的。他把有自我意识的人看作是一种朝向自我实现的存在,在一定意义上是人创造了自己。这种看法使人的本性带上了积极主动的色彩,使人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存在是有限的和被决定的,就放弃积极的努力或"创造的勇气"。这一点和其他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责任编辑:苏梅)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