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心理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西方心理学的历史与体系(140):对罗杰斯人本主义心理学理论的评价

2013-05-10 16:11:41 人民教育出版社 叶浩生

  历史发展到现代化时代,人类的物质生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变。然而,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及社会的急剧变革,也使人类面临有史以来最为瞬息万变的境遇。“我相信,今天的个人可能比以往的人更多地意识到他们内心的孤独。当一个人为生活挣扎,吃了上顿没有下顿,那么就没有时间或者无意去发现人与人之间某种意义上的疏远,但是随着财富的聚敛,随着流动性和暂时的人际系统与日俱增地发展,并取代了古老家园的拓荒生活,人越来越意识到他们的孤独。”罗杰斯对人类生活的洞察及敏感,使他毫无疑问地成为代表时代精神的“第三思潮”的发起者与代言人。
  同大多数坚持人本主义方向的心理学家一样,罗杰斯以人“性本善”为基石建起了他的理论大厦:强调人有“先天”向上发展的“自我实现趋势”;主张“母爱”对自我的发展有着特殊的意义;相信只有一个人能对经验采取“公开性”态度,能体验到全部的情感,能将生存的着眼点放在“此时此地”的“我”,就可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充分起作用的人。无论是他的“自我观”,还是健康人格的勾勒,都对心理学,尤其对自我心理学产生了重要影响。人类与其他动物的重大区别,在于在生物发展的过程中人类产生了意识,并用意识改变一切。“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世界。”“客观现实是经验的结果。”
  在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罗杰斯首创“来访者中心疗法”,并发展成为一种具有国际性影响的理论与方法,成为当代最有代表性的心理治疗理论之一。1988年和1991年分别召开了《来访者中心及经验性心理治疗国际会议》,现在《以人为中心评论》杂志发行于全世界,该杂志的主编凯恩认为:罗杰斯的影响至少波及25个国家,他的作品已被译成12种文字。他的国际影响已超过在美国的影响。凯恩在为庆祝《以人为中心评论》杂志创刊50周年所写的评论中高度概括了罗杰斯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影响:强调治疗关系的重要作用;相信人有充分的潜力并自我实现;发展了聆听来访者叙述的技巧;用来访者替代“患者”,增强了对来访者的尊敬;将治疗过程录音,以便于他人学习及进行非正规研究;倡导对心理治疗过程及结果的科学研究;为心理学家及其他非医学专业人员从事心理治疗工作铺平了道路。
  在教育方面,罗杰斯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强调尊重学生,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着眼于学生独立性、创造性的发展和人格的“自我实现”,成为二战以来最有影响的三大教育学说之一(另外两种为学科结构运动和新行为主义)。在关于“教学模式”的最近归类研究中,罗杰斯的“非指导性教学”被列在“个人模式”之首。足见他对教育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罗杰斯所以赢得广泛的赞誉,除了他理论的奇特魅力外,恐怕也与他那富有感染性的“情绪性表达”有着密切的关系。读他的作品或许能体验到一种无法替代的“心理抚慰”。席勒在其名著《人本主义研究》中对人本主义的评述同样适于罗杰斯:“人本主义并非一种宗教,甚至也非一种宗教哲学。……它不过是少数哲学家方面一种迟延的认识,他们放弃了专注于空想,放弃了凭借先天推理来预测未来,转而留意到人世生活的平凡事实,留意到人类一向是怎样取得认识的。就它本身而论,不过仅仅是一种对于逻辑或对于认识论的改革。”
  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罗杰斯的整个理论体系都是建立在存在主义哲学和现象学的方法论之上的。存在主义强调人的存在先于人的本质,过分夸大人的主观能动性和突出人的“绝对自由”。反映在罗杰斯的观点中就是只强调人的“自我选择”、“自我设计”,而忽视人的心理和行为的社会制约性。舒尔茨对此的精辟之见的确击中要害:“这个理论似乎是要把个体引到完全自私和自我放纵的生活状态上去,重点完全放在为自己的体验、感受和生活上,而没有把重点也相应地放在除了'我'和'我的'每一瞬间的新鲜体验之外的,对事业、目的或人的热爱、献身或义务上。这个健康人格的眼界,缺乏对别人和社会的那种关心的、主动的负责的关系感。这个充分起作用的人似乎是世界的中心,而不是世界上一个相互作用着的、负有责任的参与者。他关心的事情似乎仅仅是自己的生存,而不是促进另外的人的成长和发展。”
  现象学强调人的“先验意识”及“此时此刻”的心理体验,反对逻辑上的因果推理,只相信“我所意识到的或知觉到的”,用“知觉”代替客观现实本身,将主观意识及其产物等同于事物的本质。这显然是一种唯心主义的观点。罗杰斯有时被称为现象学家,因为他注重的不是客体环境中实际发生了什么,而是个体认为正在发生什么。如果我们将个人的知觉当作唯一的现实,如果我们不能客观地反映周围的世界,我们如何“现实地”对待外部世界呢?那种只知道自己知觉的人不是把自我封闭起来或与社会对立起来了吗?这样的人能否叫做“人”都值得怀疑。这可能是构成罗杰斯过分强调自我潜能而忽视人的社会存在的理想主义化特点的主要原因。这种不是从人的现实需要中探索人的本性,而是从自然的人、抽象的人中寻求人类共性,这种做法是无法超越“乌托邦”的桎梏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固然在克服教师中心、学科结构中心及提高学生尊严、重视知情并重发展方而做出了“彻底的革命”性贡献,但是学校生活的过分“民主”,也许就会形成“自由放任的我行我索”。“有人严重无视心理学的基本常识,认为课堂环境的松散结构对所有孩子都是有益的。殊不知这样的环境结构只对某些孩子大有好处。”而贬低知识的“反理性主义”倾向已经导致了美国基础教育的再度“危机”。这已被近三十年的教育实践所证实,就是罗杰斯本人在晚年也对自己的思想产生了怀疑:处于某种气氛中的学生究竟是否真的会“自我主导”?真的能发理“自我”吗?我相信我具有了最终的、最好的教育方法了吗?如果是的话,还能超越吗?反思之深沉无不流露出浓烈的悲壮性。在教育中“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融合才是符合人性及社会发展需要的“时代精神”。
  在心理治疗领域,治疗者对来访者情感的过分重视及对来访者本身的过分依赖,也受到了一些批评。这种源于对人类本性过分浪漫化的思想导致了治疗理论的过分“空泛”、“不现实”,甚至“天真”。
  因此,把罗杰斯的观点更多地在“哲学”层次上认识与探讨,似乎比把它当作一种“具体”方法或操作更有利于我们对罗杰斯的把握。


  (责任编辑:苏梅)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