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心理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西方心理学的历史与体系(137):罗杰斯的自我论

2013-05-10 16:08:23 人民教育出版社 叶浩生

  在长期的心理治疗实践中,罗杰斯逐渐形成了他的人格理论,而关于自我的理论则构成了他的人格理论的核心。
  罗杰斯关于人格的基本假设是:有机体有一种先天的"自我实现"(Self-Enhancement)的动机,它表现为一个人最大限度地实现各种潜能的趋向。罗杰斯是在如此广泛的范围使用这一概念,以至于它很像弗洛伊德的"里比多"和阿德勒的"追求优越"。马斯洛的所有需要层次也可归人他的这一自我实现动机。这种无所不包的动机论被有些人称作"一元动力论"(Monistic Dynamism)。
  罗杰斯的自我论非常强调现象场。现象场是一个人生活的全部经验,自我由现象变异而来,"自我包括个体整个儿地去知觉他的机体,他体验到的所有知觉,体验到的这些知觉与所处环境中其他知觉以及整个外部世界发生关系的方式"。显而易见,自我是自我经验的产物,是从环境中分化出来的产物,是一种主观经验的"同化"机制,它决定着个体是否接受外界刺激的影响及接受什么样的影响。在自我中,罗杰斯还对实际经验中的自我(自我概念)和期望中的自我(理想自我)作了区分。并认为这都是可以测量和用于诊断的概念,两者的一致性程度可作为个体心理调节能力的标志。自我概念略低于理想自我,它导致自尊,对未来充满乐观态度,并有追求成就的"冲动"。概而言之,自我具有以下四个明显的特点:自我属于对自己的知觉范畴,包括对"我"的特点的知觉,以及与"我"有关系的人和事物的知觉的总和;自我是组织化的稳定结构,对经验虽具有开放性,但其"概念格式塔"的性质不变;自我并非弗洛伊德精祌分析意义上的人格结构要素,"自我"不是控制行为的主体;"自我"作为一种经验的整体模型主要是有意识的或可以进入意识的东西。
  在论及自我的发展时,罗杰斯不像其他心理学家那样着意于"阶段"的划分,而更重视发展的"方式"。
  罗杰斯认为,影响儿童发展的因素很多,凡是对发展起作用的因索都可谓之"机体经验"。然而,并非所有的经验都能为儿童所意识到。儿童所能意识到的经验仅为有限的一部分,叫做"现象经验"。不过这不是弗洛伊德的意识和无意识,而更像勒温的"生活空间"。罗杰斯意识到那些未被儿童意识到的事件与记忆对他们的发展是很重要的。
  机体经验与现象经验既可能是一致的,也可能是不一致的。一致时产生积极的效果,否则是消极的。一个人对经验的评价,既受到机体经验的影响,也受到别人评价的影响。比如,在儿童发展的"自我中心"期,儿童常表现为"惟我独尊",告诉父母"我不喜欢小弟弟"。但父母却坚持道:"你当然应爱你的小弟弟。"此时,儿童的机体经验与现象经验就出现了冲突,于是产生焦虑情绪,并可能采取某种防御机制,歪曲或回避真实感情,引起人格混乱。他可能用下列方式曲解真正的自我:我是个坏孩子;父母不喜欢我;我并不喜欢打弟弟。前两种方式是对经验的曲解,第三种方式则是对他真实感情的否定。然而,否定并不意味着此经验的"消失",它仍以多种方式影响着人的行为,只不过它们不被意识到而已。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自我价值感是有条件的,只有他的行为产生积极的机体经验,同时也受到他人的积极评价或尊重时,他的人格才会得到正常的发展。如一个孩子在学习钢琴的过程中,一方面体验到能力的增长与快乐,一方面又得到他人的称赞,他就会形成积极的经验,产生对自己行为的正确认识和评价。
  在论及自我发展的机制时,罗杰斯试图用"无条件满足"或"无条件接受"加以解释。自我发展的特殊道路,有赖于儿意在婴幼儿时期所得到的爱,而且,无论怎样,爱总是有益于健康的。在自我开始发展的时候,婴幼儿也学会要求爱。这是人人都有的追求积极关心的需要。对于健康人格的形成来说,最基本的必需品是在婴幼儿时期得到"无条件满足"。当母亲给予婴幼儿以慈爱和热爱而较少注意他们如何行为时,这种满足也就实现了。在这种条件下成长起来的儿童,不会显现出价值的条件。在一切情况下,他们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而且也就没有了防备行为的需要,在自我和现实知觉之间也便不会有不一致。
  然而,父母对孩子行为的评价并非是单向性的,有时表现为积极评价,有时表现为消极评价,说明父母对孩子的关注是有条件的。通过条件性积极关注,孩子就把有价值的和无价值的行动与情感加以区别,产生机体经验与现象经验的不一致。孩子必须学会避免遭到非难和反对的思想和行为;做了被禁止的事会体验到内疚和可耻,同时这决定了他们今后必须防备这些行为。防御成了儿童行为的一部分。作为这种防御的结果,个体的自由就变成有局限性的了。他们不能把自我的一切方面都加以现实化,导致人格的混乱成不健全发展。
  事实上,罗杰斯在这里强调的是"无条件"的自我尊重,即自我行为不必考虑在客观上是否与他人确定的方式相一致。这样,自尊的需要与机体经验便不会有冲突,心理适应也就比较好。如果说,从人发展的外在条件上强调爱与积极关注的重要性是正确的话,那么为了保持机体经验与现象经验的一致而牺牲对"条件性"的关注,人便成了只按自我"潜能"的需要完成"纯个人"的自我实现,人似乎变成了可以游离于社会之外的纯粹自我主导者。这样的人恐怕很难被社会所接纳。
  同马斯洛一样,罗杰斯也特别青睐对"自我实现"者的研究。在他看来,自我实现者或充分起作用的人(Fully Functioning Person)具有一些明显的特征。
  经验的开放性  个体毫无拘束地体验所有的情感和态度,一切方面都不是封闭的。他们可以被看作灵活性的人,不仅对生活提供的经验具有接受能力,而且能把这些经验运用到开辟新的感知和表现的途径上去。他们可以被描述为情绪体验更为强烈的人。
  存在主义的生活方式  他们生活于存在的每一瞬间,每一经验都被视为新鲜的和不熟悉的。他们没有预想好的或僵硬的自我,并不控制或摆布经验,而是自由地分享经验。他们的适应性很强,因为他们的自我结构对于新的经验通常是敞开着的。这种品质是健康人格最本质的方面。
  信任自己的机体  健康的人格犹如一切资料都程序化了的计算机,它能考虑到问题的各个方面、可能的选择和后果,并对行动的过程迅速做出决定。只是在理智或智力的基础上进行操作的人,在一定的意义上说是不利的,因情绪的因素被忽视了。充分起作用的人能按照瞬间的和直觉的冲动行动,有大量的自发性和自由。他们像信任自己一样信任做出的决定。
  自由感  人的心理越是健康,体验到的自由度也就越大。他们在思想和行为的取舍过程中,能够在没有强制和压抑的情况下进行自由选择。他们还有享有生活的个人权力感,相信未来是自己决定的,而非幻想、环境或过去所决定的。


  (责任编辑:苏梅)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