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心理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文化分裂及对当代认知研究范型的反思

2016-06-29 09:39:45 人教网 邓铸

  20世纪50年代,斯诺提出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分裂论,在思想界引起广泛关注。就心理学而言,沃森和金布尔的研究显示,该领域的文化分裂可能更突出。我们看到在认知心理学方面,科学主义的膨胀和人文主义的批判都足以让人瞠目结舌并产生双重怀疑:认知心理学中科学主义有效吗?人文主义批判合理吗?毫无疑问,认知心理学家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势必影响其思维方式乃至认知心理学的走向。

  (一)心理学中文化分裂溯源及近期研究心理学中的文化分裂不仅是当前哲学思潮分裂的具体表现,而且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渊源的考察有助于我们以理性的思考去认清这种分裂的意义,免于被表面化的喧嚣所干扰。

  心理学中文化分裂溯源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成长、融合与对立始于古希腊,但是整在古典世界及中世纪以前,思想意识的对立没有表现为明显的两大阵营。最早的人文倾向始于古希腊青铜器时代的民族心理──“美德”的英雄概念。“公民们期望把自己献给城邦的公共生活;私人事件由于在自由民看来没有价值而遭到回避。”最早的科学倾向始于泰利斯在反宗教神灵过程中形成的自然主义观点,“自然主义是科学的基本组成成分,因为科学谋求对事物和事件作出解释,而不涉及任何超自然的力量或实体。”此后毕达哥拉斯一方面以其“勾股定理”为科学主义找到了可靠的工具,另一方面他又称“净化肉体以便灵魂更易于获得真理”,这一理念暗示人本身有靠直觉认识真理的能力。

  但真理是什么?是永恒的“存在”还是永恒的“蜕变”?对此问题的争论产生了“唯理论”和“经验论”,使科学倾向后来居上。原始心理学家阿莱马依和恩培多克勒通过生理科学比较有效地探讨了人的认知功能,建立了最初的知觉理论,对认知采取完全自然主义的描述,而留基波的原子主义在自然主义基础上加强了科学倾向。但科学倾向又很快受到人文精神的讥讽,被称为是“嘲笑哲学”:嘲笑人类信奉自由和对命运的必然性进行斗争。此后的人文主义倾向关注人类生活和人类本质,关注现象和特殊,更具理有文化意味,但其经院式的研究导致了诡辩术的风行,暴露出人文文化从一开始就具有的不确定性、神秘性和个人主义,对其他思想的批判带有明显的武断性。这一时期的文化冲突很快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得到化解。亚里士多德不愧为古希腊时代的集大成者,他对人类“理性灵魂”(rational soul)的描述与现代认知心理学家提供的分析十分相似,而在他的科学头脑中也不乏人文意识,他认为人类生命自然的、正确的目标就是人类的繁荣。

  中世纪是人文与科学意识相对贫乏的时代,文艺复兴运动才使人本主义成为西方理解宇宙以及人性地位的世俗化观点,人文意识复苏和解放人性使欧洲人焕发出的创造才能推动了17世纪的科学革命,科学威力迅速扩展到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科学主义思潮形成并逐步占据统治地位,人文主义的衰落又亦无法避免。在此背景下科学心理学诞生,这是企图以科学实证方法建立有关心理活动的科学体系的心理学,构造主义、行为主义和信息加工心理学是心理学中科学主义的代表学派。

  .心理学中文化的分裂及有关研究进入20世纪后,科学主义终于引起一场人文反抗,两种文化尖锐对立,心理学中出现了明显的两大阵营。两大阵营的心理学家从事着完全不同的研究,互不理解、充满敌意,最典型的事件是1938年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简称APA)的分裂。那么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心理学家如何看待心学和心理学研究呢?沃森等分析了心理学中一系列两极对立的范畴,试图说明两种文化的对立在该领域的具体表现。金布尔的研发现,有科学倾向的和有人文倾向的心理学家明显存在下述五个方面的价值差异。(1)价值追求:科学的对人文的。(2)资料来源:客观主义对直觉主义。(3)研究情境:实验室研究对现场及个案研究。(4)期望的结果及其适应性:一般规律对特质论的研究。(5)分析的水平:元素论对整体论。

  在实证主义者看来,科学要尽可能贴近可观察的事实及以之为前提的归纳,回避假设性解释,具有“描述”(description)和“控制”(control)的功能。控制是最终的理性,也是实用主义者所希冀的。因此,科学主义的心理学接受自然科学的发展模式及研究方法,寻求和建立心理活动的一般法则。科学心理学的缔造者之一费希纳借数学和物理的方法为其“范式论”寻找证据,建立了心理物理学,为科学心理学划定了一个基本范式,而冯特明显地承继了化学和生理学的传统,采用分解、还原的方法建立实验心理学体系。华生等干脆抛开意识,把人看成是“动物”或“机器”,刺激与反应的联结一时成为心理学的通用术语。这一研究在追求对心理法则的认识上、对心理和行为的预测及控制上取得了丰硕成果,但同时确实忽略或放弃了对人的情感、动机的研究,忽略了对整体的、有丰富文化内涵的“人格”的研究,这就必然引起人文主义的批判。

  人本主义心理学主张对人的意识经验进行整体描述,研究的方法是现象学式的:(1)整体描述,即纯粹意识和经验是整体的,对其研究只能是没有先决条件的整体描述方法;(2)问题中心,即根据心理现象的实际选择研究方法,而不是用可操作的方法去选择问题;(3)非还原论,即反对把整体事物分解成低层次的组分进行研究,主张用直觉的方法直接把握事物的本质。格式塔心理学和人本主义心理学受到现象学的深刻影响,在研究的问题、方法和成果上都更贴近人类的社会生活,关注人类幸福,这在人类备受科学异化困扰的当代无疑是容易深入人心和引起共鸣的。

  两种文化的研究确实反映了当代心理学的现状,同时也可能会强化心理学界的分裂意识。我将在上述讨论的基础上就有关当代认知心理学中表现的文化争论进行哲学分析,这将有助于我们看到两种文化的分裂可能是不必要的,也肯定是有害的。

  (二)认知的信息加工研究及其科学主义倾向现代认知心理学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它是心理学在行为主义衰落后对意识研究的回归。1913年华生把人的心灵逐出心理学,50年代人本主义寻求找回意识的温和方式,但这种温和气氛被乔姆斯基的激进打破,他从心理语言学的角度迅速而完全的使行为主义者的研究黯然失色,把“心灵”领回了心理学。现代认知心理学把研究视角从外部行为转向内部“心灵”,但是它声称一切行为都是受规则支配的。这依然摆脱不了实证哲学的束缚,高举科学主义的大旗前进。人本主义倡导的人文精神主要是在临床或咨询的心理学范畴内发挥作用。认知心理学中代表科学主义的信息加工研究包括符号操作范型(symbol-manipulation paradigm)和联结主义范型(connectionism paradigm)。

  .符号操作范型及其危机世纪六七十年代,符号操作范型是认知心理学的主要倾向,它来自于人类认知与信息的计算机加工之间的类比,其核心思想是:人脑像电脑一样具有对信息的接收、贮存、编码、转换、回收和传递的功能。这样,人就是一个通用符号操作系统(general-purpose symbol manipulator),可以通过把仅有的几种心理操作作用于符号,加工的信息仍以符号形式贮存,加工的结构和过程可以直观地表示成流程图(flowchart)或称为“箭框模型”(boxesand-arrows models of cognition)。符号操作论者的工作目标是确定这些加工或贮存的位置及工作方式。此外还假设人的认知能力可以被看成是由相互联系的多种能力的“系统”,人与人之间存在着认知能力的差异,所以符号操作论者的另一任务就是试图找到这些能力之间的关系,以便解释个体是如何完成认知任务的。

  显然符号操作范型植根于结构主义的传统,采用还原手法试图确定人在认知过程中使用的基本能力与过程,并将个体间的和发展的差异与其基本能力与过程的差异相联系。这种范型采用各种巧妙技术,收集客观证据,寻求对人脑内部过程最完美的解释。其成果是丰硕的,对社会实践产生了广泛影响。

  当计算机技术还处在序列加工制式阶段时,认知心理学已确信人的认知存在并行分布加工(parallel distributed processing),即人脑可以在同一时间对不同信息单元进行加工并将这些加工结果整合,这种功能是当时的电脑不具有的,由此引发了对人脑与电脑类比的质疑。这种质疑是根本性的,所以它带给信息加工范型第一次危机。

  .联结主义范型及其还原倾向正当认知科学中的符号操作范型迭遭怀疑与困难时,1988年出版的《并行分布加工:认知的微观结构之探索》阐述了联结主义的观点和成就。此后不久,联结主义很快被赞誉为认知心理学的“新浪潮”。联结主义把认知描画成是简单而大量加工单元的联结网络,网络中的每一单元在某一特定时刻总是处在某种激活水平上,其实际的激活水平与来自于环境和其他与之相联结的单元有关。联结主义认为没有必要假想一个指导信息流动的中心加工器,因为不同的激活模式能够解释不同的认知过程。知识不是贮存在“堆栈”(storehouse),而是贮存在单元间的联结中,学习就是建立新的联结或改变联结间的激活模式。

  正如费尔德曼在就联结主义的早期表述中指出,这一范型比符号操作范型与大脑的功能方式更一致,因为人脑就是由大量神经细胞以复杂方式联结起来的。“联结主义的基本前提:单个神经细胞不传递大量的符号信息,而是针对大量与之相似并与之以合适方式联结的单元的计算。”看来联结主义企图抛弃人脑与电脑的类比。

  应该说,80年代提出的联结主义暂时缓解了符号操作范型给认知心理学带来的危机,而且这一观点也受到大量并行加工实验结果的支持。从根本上说联结主义依然是结构主义的,而且表现出元素分析的兴趣。联结主义能否为认知心理学寻求一条光明的道路,至今还难以断言,特别是其中还存在着一系列问题尚值得我们深入思考:首先联结主义的神经细胞网络并不把规则用于表征之上,它们只是修改单元的激活强度,使其与来自环境的行为反馈相一致,这果真能解释人在许多情况下不遵循规则的行为吗?其次,联结主义会不会陷入生物还原论,给人文主义以新的批判的口实呢?

  .信息加工范型中的科学主义倾向科学精神在于经验或逻辑的实证,在于理性的乐观,它坚定地认为人的认识能力可以洞察一切存在,包括人自身的认知活动。信息加工范型中的科学主义倾向明显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是还原的研究方法。“还原方法是人们的认识由感性整体到理性整体中间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所以还原方法是自然科学研究普遍采用的方法。信息加工心理学研究中采用了这种还原方法,具体地说就是符号操作范型的机械还原与联结主义范型的生物还原方法。按照符号操作范型,神经系统就是类似于电脑的物理符号系统,感受器和效应器是其终端,大脑则是加工器和贮存器,操作的内容则是物理符号,生命在这里“不存在”或“不重要”了,人类的文化在这里也“不存在”或“不重要”了;按照联结主义范型,人的认知就是发生在神经网络中的能量脉冲及其权重计算,是神经系统的一个自然机能。这两种研究范型的还原手法,有助于我们较深入地认识认知的结构与过程。

  第二是因果决定论。信息加工是现代科学技术推动下兴起而又充分地借助科技的力量展开研究的典型范型,反应时法是其主要的研究技术。自动化计时工具使我们对人的反应速度的测量可以在毫秒单位上进行,这种方法至少说明信息加工范型持有因果决定论,其基本逻辑是:有机体输出的信息与输入信息的差异必然是其内部结构与运动的结果,输出速度的差异(哪怕是很短的时间差)则反映了内部信息加工的复杂程度的差异。在联结主义范型中,信息是被神经联结上的“脉冲强度及其变化”的概念所取代,许多微小加工单元激活的强度及单元间联结的性质或权重决定了认知结果,而每个单元的激活强度则由环境输入或与之联结的其他单元的脉冲及性质决定。总而言之,信息加工范型比较彻底地贯彻着实证原则。

  第三是重结构与过程而轻意义研究。信息加工范型把研究定位在认知的结构与过程方面,很少涉及意义,这就把整个信息加工心理学定位在了比较基础的层面。频繁出现的“箭框模型”是计算机科学影响的深深的烙印。尽管它只是一种表达的直观,但当成为一个学科的习惯用语时,就反映了该领域中一个共同的倾向和信念。有人会说信息加工心理学把语义加工研究作为其核心部分。但我们看到的语义加工研究,不是研究“语义”,而是研究“加工”,是关于语义的接收、编码、贮存、转换和提取等问题。就连乔姆斯基的语言学理论也是只谈结构与规则,所以不是“意义”范畴。信息加工心理学只重视寻求有确定性的、普遍性的东西,而回避了不确定的特殊的“意义”的成分。

  (三)人文主义的质疑与认知的生态学研究范型进入80年代后,信息加工心理学以其卓有成效的研究向多学科、多领域渗透的同时,也悄悄滋长着自信的危机。不断更新的认知加工模型尽管越来越复杂和完美,但总免不了解释效度低下的困扰,成了构建者自我欣赏的游戏。人文主义也因此提出质疑。

  .人文主义对信息加工研究反省的质疑人文主义在不同历史时期其含义和文化地位各不相同,今天所说的人文主义是指任何认识到人的尊严和价值,并以人为万物尺度的哲学观点。它强调以人为中心,以个人存在为本体;推崇非理性思维并对当代自然科学持否定态度;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共存。人文主义对信息加工研究范型的质疑主要有以下两点。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