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心理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西方心理学发展中的几种对立倾向

2016-06-29 09:38:31 人民教育网 叶浩生

  当代西方心理学的发展中存在着几个明显对立的倾向。怎样看待这些倾向?它们对心理学的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问题已构成西方心理学家关注的焦点。我们拟从历史的角度,对这几种倾向作具体分析。

  (一)应用心理学与学术心理学的对立

  应用心理学强调心理学的应用价值,认为科学的生命力在于应用,反对把心理学当成一门纯科学来加以研究;而学术心理学方则主张维护学术研究的纯洁性与高尚性,它不反对心理学的应用,但认为学术研究是首要的,处在第一位的,应用是第二位的,是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的。尽管大部分心理学家都知道应用与学术研究是心理科学相辅相成的两方面,但是,自科学心理学诞生之日起,就出现了这两种倾向的对立。

  科学心理学的创始人、德国心理学家冯特就把实验心理学看整成是一种纯科学,他不主张进行应用研究。虽然冯特间或提到心理学应用的可能性,但他从未给予应用以足够的重视。他所重视的只是普通心理学。他的弟子铁钦纳把这种观点带到了美国,强调意识结构自身的研究,反对研究心理的意义与功用,认为心学的应用属技术范围,并非心理学本门。这就同机能主义心理学重视应用的倾向形成鲜明的对比,造成了心理学发展史上应用心理学与学术心理学的第一次对立。

  机能主义心理学是在美国实用主义哲学的基础上产生的。它的实用主义倾向极大地推动了应用心理学的发展。教育心理学、工业心理学和临床心理学等心理学的应用学科均在机能主义的“土壤”上发展起来,成为心理学的一个重要力量。但在当时构造主义心理学纯科学观的影响下,从事应用学科的心理学家除非在实验心理学中占有一席之地,否则他们在心理学中的地位极其低下。实验心理学家视他们是具有商业性质的、非科学的和唯利是图的。他们被选入心理学组织领导岗位的可能性极小。行为主义的创始人华生被逐出心理学界的原因除了他个人的丑闻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把他的心理学技能卖给了广告商。这在“纯洁和高尚”的实验心理学家看来是不能容忍的。

  价值观的不同必然导致组织上的分裂。1917年,临床心理学家感觉他们在美国心理学会中的地位太低下:他们的兴趣被忽视,他们的利益得不到保护。因此,他们组建了自己的学会──美国临床心理学家学会。这是应用心理学与学术心理学的第一次公开分裂。美国心理学会为了维持组织的完整,修改了学会的章程,指出它的目的是推动心理学在科学与职业两个方面都得到发展,并组建了一个临床心理学分会,接纳分裂自治的临床心理学家。于是组织上的分裂危机暂时得到解决,但是思想上的分裂依然存在。随着临床心理学与工业心理学等应用学科队伍的扩大,从事这些学科的心理学家日益对他们在心理学组织中的低下地位感到不满。1938年,部分临床心理学家和咨询心理学家再次退出美国心理学会,组建了美国应用心理学会,从1938年至1942年,两个学会独立存在,独立举行活动,各自代表其群体的利益。但二次大战缓和了他们的冲突,两个群体的心理学家不得不共同工作,为战争服务。战后,两个组织又融为一体。

  二次大战以后,临床心理学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临床心理学的队伍迅速扩大,80年代末的一份调查表明,在每年培养的约一千八百名心理学博士中,临床心理学以及与其相关的健康服务专业心理学约占了三分之二的比例。实验心理学和比较心理学等学术研究倾向的学科所培养的博士较之高峰的1971年下降了53%。在美国心理学会中,临床心理学家逐渐占据多数地位,而基础研究分支的心理学却成了心理学会中的“少数民族”。学术研究倾向的心理学家越来越担心心理学会将变成一个以赢利为目的的职业组织,这种担心最终酿成了美国心理学会组织的第三次分裂。

  1988年,美国心理学会在亚特兰大举行一年一度的大会。会上,包括著名心理学家班图拉在内的部分前任学会主席以及一些知名的学者对学会重应用、轻基础研究的倾向极为不满,认为美国心理学会(APA)已不再代表他们的利益,于是他们组建了另一个心理学的全国组织──美国心理学协会(APS)。APS声称它代表学术研究与科学倾向的心理学家。在随后的几天里,大批重学术研究的心理学家从APA辞职而加入APS。另有一批心理学家保留了在APA中的位置,但也加入APS。一年之后,APS达到6500人的规模;1992年,已发展到13000人。就规模上讲,它比APA要小得多,但重视基础研究的倾向却使它与APA分庭抗礼。

  应用心理学特别是临床心理学同学术心理学的矛盾从表面上看是由经费的争执引起的:双方都想为自己获得更大比例的预算和资助。当对立的一方获得的资助明显大于另一方时,这一方面的人就会感到委屈,因此谋求独立,从而导致组织的分裂。近几年来,临床心理学在美国心理学会中势力越来越大,它所获得的资助也明显多于学术心理学。经费分配的不均是导致双方分裂的直接原因。

  但是直接原因的背后还有深层的原因。我们知道,临床心理学主要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发展起来的。二次大战前,心理学是实验的科学,“从好的方面说,它是非临床的;从坏的方面说,它是反临床的”。所以二次大战前的临床心理学是心理学中没有地位、力量弱小的一个分支。但是二次大战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一局面。二次大战中,许多临床心理学家奔赴前线,治疗战争造成的各种心理疾病患者。二次大战以后,面对大批患有各种心理疾病的退伍军人,美国政府决定大力发展临床心理学,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筹建临床心理学的机构、培训临床心理学的人才。但是美国政府在实施这一计划时没有把临床心理学放在心理学的土壤上,而是把它嫁接在精神病学的根基上,培育在医学的土壤里,这就使得临床心理学从一开始就以医学化为追求的目标:重治疗,轻预防,职业化,生物化。“许多实践者的主要目标是努力获得医疗资助、医院的特权,特别是处方权,显示一种完全对医学的认同。”这同大学中学术心理学的科研传统是格格不入的。

  就学术心理学这一方面来说,传统心理学一直局限于个体的研究,即使是社会心理学也仅仅把小群体作为研究的对象,缺乏对社会宏观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分析,由这种研究所获得的基本原理脱离了社会生活和实践,不能给临床心理学以有益的启示,因此,这两种倾向从一开始就无法和睦相处,之所以能在战后的二十几年里相安无事,那仅仅是“因为双方都感觉自己还没有获得真理,基础研究的大规模应用与心理治疗的结果都不能令各自一方满意”,当双方认为自己足够强大,且足够成熟时,其 冲突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若从更深入的水平上进行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临床心理学与学术心理学的矛盾实际上是两种科学观、价值观,亦即所谓的“两种文化”的对立。美国心理学家金布尔曾做过一项调查,发现可依照六个对立维度把心理学家划分为两大阵营:(1)强调科学价值与强调人的价值;(2)决定论与非决定论;(3)客观主义与内省主义;(4)实验室研究与场的研究与个案研究;(5)强调规律的一般性与强调规律的特殊性;(6)元素论与整体论。持对立维度中第一序列观点的心理学家属科学主义阵营,除了决定论这一维度外,持第二序列观点的心理学家属人文主义阵营。科学主义阵营所坚持的是实证主义传统,人文主义阵营所坚持的是现象学的传统。大部分坚持学术研究倾向的心理学家属科学主义阵营,而大部分临床心理学家属于人文主义阵营,这样两种文化观的差异是造成临床心理学与学术心理学对立的又一根本原因。

  (二)向心力与离心力的对立

  向心力与离心力是物理学中的两个术语。心理学中的向心力指趋向团结、整合、交融,形成统一的心理学的力量和发展方向;而离心力则指分化、分离、多样化和多元化,使心理学丧失核心或处于破碎状态的力量和发展方向。从历史上看,向心力与离心力的对立在西方心理学的发展中一直存在。但在冯特之前的西方心理学中,离心力处于支配地位;冯特之后至60年代这一段时间里,虽然离心的力量强劲,但处于支配地位的还是向心的力量;60年代以后,西方心理学核心丧失,日趋分裂,表现出严重的离心趋势。

  在冯特之前漫长的岁月里,西方心理学作为哲学的附庸一直处在散乱、零碎而不成体系的状态中。近代自然科学产生以后,天文学家、物理学家、生理学家等自然科学家把心理现象作为自然现象的延伸,丝毫没有意愿把心理现象作为独立的研究对象,或使心理学成为一门独立的科学。虽然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对心理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但离心的趋向却使心理学的研究不能成为独立的研究领域。

  19世纪末在冯特的努力下,心理学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从那时起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左右,西方心理学一直处在向心力与离心力两种力量的抗争之中。离心力曾使心理学内部学派林立、硝烟四起,但最终还是向心力获得了优势,支配了西方心理学的发展。

  在这段时期里,心理学内部产生了众多的学派,仅是大的学派就有构造主义、机能主义、行为主义、格式塔学派和精神分析五个阵营,小的学派如联结主义、目的主义等以及由各主要学派衍生出来的分支学派如操作行为主义、个体心理学、分析心理学等更是多得不可胜数。这些学派相互攻击、彼此排斥,使心理学陷入“内战”之中,从而构成了这一时期离心趋向的主要力量。

  但是20年代之后,行为主义逐渐强大,西方心理学家日益团结在行为主义的周围。“行为主义的影响不仅席卷美国,而且几乎遍及全球。虽然当时的心理学家不一定都承认自己是行为主义者,但心理学界公认的心理学研究成果,至少就方法论来说,绝大多数是在行为主义观点的指导下取得的。”可以说,行为主义的观点成为西方心理学的“范式”,构成了西方心理学的核心力量。尽管在临床领域里,精神分析占据主导地位,但两者并不处在严重的冲突和排斥之中,而是近乎处在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下。更为重要的是:两者都认为自己是心理学家,都在为建立一门心理科学而努力,行为主义者不因研究行为而把自己置身于心理学之外;精神分析也不因工作于临床领域而把自己等同于医学或生理学,这同近年来某些认知心理学家因研究大脑而把自己等同于神经科学家的离心倾向形成鲜明的对照。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