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艺术长廊 > 

30年前的这个公共摄影项目,重新定义了人们眼中的法国风景

2017-12-29 13:14:05 澎湃新闻 徐黎薇

  30多年前,法国官方发起的一项风景摄影公共委托创作项目,寻求突破欧洲风景艺术中的审美传统,书写了法国风景摄影历史上重要的一页。同时,也引起了法国社会对风景变迁的关注以及学界对此的研究,让人们认识到风景作为自然和文化遗产的价值。

  谈到法国的风景,你的脑中会浮现起什么样的画面?巴黎埃菲尔铁塔下宽阔、馥郁的林荫大道?宁静致远的田园牧歌?夕阳时分的大教堂?还是梵高笔下法国南部律动的星空? 法国国家图书馆正在举办的“法国风景:1984年-2017年的摄影历险”展览向我们呈现了三十多年来摄影师镜头中变化、多元的法国。

  1984年,法国国土规划与地区发展委员会(DATAR)发起了一项非典型的风景摄影公共委托创作项目,希望通过风景摄影来引起人们对法国不同地区的生活环境和发展现状的关注。自1981年法国左翼政党社会党上台到1989年柏林墙倒塌期间,法国的创作环境进入了一个勇于革新、开放、乐观的年代。法国在经历了二战后经济发展黄金三十年(1945-1975)后,其自然和城市环境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Datar风景摄影项目持续了四年时间,邀请了二十九位法国国内外的摄影师共同参与,由此开启一种艺术家个体与政府部门的新型模式合作:艺术家们在此期间既拥有政府的资金支持,又保有创作的自由;他们坦诚地表现切身体验到的当代法国风景,寻求突破欧洲风景艺术中的审美传统以及法国当时主流的职业摄影模式,书写了法国风景摄影历史上重要的一页。同时,Datar的摄影作品在八十年代也引起了法国社会对风景变迁的关注以及学界对此的研究,启发了九十年代起许多机构与个人风景摄影的实践。法国在1993年颁布了《风景法》 (Loi Paysage),并且在2000年签署了欧洲委员会的风景协定(European Landscape Convention)。人们开始认识到风景作为自然和文化遗产的价值、建立起保护、规划风景的意识和措施。


  加布里尔·巴斯里克(Gabriele Basilico),Datar摄影项目,法国北部加莱地区,1984-1985

  BASILICO/GALERIE ANNE BARAULT


  迪博·归赛(Thibaut Cuisset,1958-2017),《法国乡村》系列,La Margeride,Lozère,2010

  Thibaut Cuisset


  罗航·科楠塔勒(Laurent Kronental) 《未来的回忆》,巴黎郊区 Noisy-le-Grand,2014

   Laurent Kronental法国国家图书馆版画和摄影部收藏


  “法国风景:1984年-2017年的摄影历险”展览中一百六十位摄影师拍摄的总共一千多张照片即向我们展示了1984年以来,风景在法国新颖表现形式以及逐渐具有的独立的审美价值。摄影师们捕捉到风景中客观存在的现象,例如自然环境和生态的改变、扩张的郊区面貌、城市化和全球化的痕迹、荒漠化的乡村景象等,并对此进行主观的提炼和风格化的处理。他们对风景的审美由唯美、和谐变得充满张力和矛盾;永恒、凝固的风景显示出其不断变迁的现实;过去主要由宗教和文化塑造的自然风景如今更多被经济、政治、社会现实所改造;并且,十九世纪末普遍作为国家领土象征的风景图像如今让位于艺术家个体具体、日常的主观体验。

  如何平衡政府的公共委托创作要求和摄影师个体的艺术追求?如何打破对风景程式化的审美表达,展现变迁风景中不同的维度和风格?记者乘此机会和弗朗斯瓦·赫斯(François Hers)——Datar摄影项目的主要发起人和策划者,做了一番对话 。


  François Hers,Datar摄影项目,法国布列塔尼大区、香槟大区等, 1985

   François Hers


法国国土规划与地区发展委员会风景摄影公共委托创作项目部分摄影师合影,巴黎,1984


  弗朗斯瓦·赫斯先生,您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为什么会发起DATAR风景摄影项目?

  弗朗斯瓦·赫斯:我当时从事新闻报道的摄影记者工作,不过也一直把摄影当做艺术创作。我在1983年认识了贝尔纳·纳塔结特(Bernard Natarjet),他当时是法国国土规划与地区发展委员会 (Datar)的资金负责人。这是一个由第一任总统戴高乐创立的一个特殊的政府部门,目标是把法国的文化和经济资源从巴黎分散到全国各地,落实“去中心化”的政策。他们主要负责国土的规划和地区的发展,比如建工业园区、修高速公路、或帮助当时经济贫困的布列塔尼大区发展农业等。

  在戴高乐政府成立二十周年的时候(1978年),这个政府部门计划做一个文化项目,于是找到了我。当时我觉得,当代的空间给我们带来一种不适感,因为,在八十年代,传统的(法国自然的)空间里起到定位功能的东西都逐渐消失了:比如城墙、教堂、自然的色彩,这些东西能让我们在风景中散步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哪。然而如今我们去法国的郊区,如果没有地图,很容易迷失 。现在郊区的空间与过去完全不同了,而且一直在更新 。有一些地产商重新开发了乡村,人们也喜欢翻新小教堂。在风景中,其实含有一种人们对传统空间关系的怀旧。我希望艺术家们创造出可以体现人与当代空间之间新关系的形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