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艺术长廊 > 

郑重:陆家云水

2017-09-12 10:39:20 澎湃新闻 郑重

  陆俨少先生的山水画因其奇幻简练与独特风格也被称作“陆家云水”,“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本期刊发学者郑重对此的回忆文章,郑重先生文中述及:20世纪70年代后期,陆先生画中渐渐出现了白色条条,他自称为“留白法”,可以表现为光、为气,亦可表现为水流、为行云,和画面上水的激流、漩涡、微波相映成,空中和水面浑为 一体,成了画中不可缺少之物。“1981年的冬天,我去北京采访,和他交谈竟日,谈到他笔下的山石云树,鸣泉流水,心中突然一动,将他的绘画艺术名之曰:陆家云水。陆先生欣然展纸命笔,说:我就给你画一幅陆家云水,并将‘陆家云水’题在画端。由此,评论陆俨少艺术的都以‘陆家云水称之。”


  陆俨少


  一

  和书画界的几位老先生相识,都是有一种机缘在其中,每每回忆起来,都还沉浸在美好的意境中,唯独和陆俨少先生相识,我至今还记得当时内心的那种惊吓。

  1967年,狂风骤雨式的上海“一月革命”过去了,表面上看局势平静多了,但实际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深入了,“造反派”全面掌权后,那些被揪出来的所谓“有问题”的人,天天要上班参加学习,写思想汇报、检查或交待,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去批斗,在这严峻恐怖的气氛中,不时会听到一些人自杀的消息。就是在这样的政治气氛中,陆俨少要到上海郊区淀山湖自沉的消息传到我的耳畔。

  此时,我还不认识陆俨少先生,但对他的画和事我略有所知。1957年的“鸣放”期间,《文汇报》在综合新闻中报道了他在上海中国画院的发言,文化系统就以此为据把他打成“右派”分子。从此,他的画名就为政治所湮没。“文革”初期,书画界已有陈小翠、庞左玉两位女画家自杀身亡,虽然处在人人难以自保的岁月,此事还是引起社会的关注。此时听到又有陆俨少自杀的消息,我即直往他所在的单位,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按规定,陆俨少每天必须到单位参加学习,接受审查。可是那天上午10点多钟,还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单位的负责人有些紧张,担心再发生意外,并派人到他家中去找。他的家人说他一早就去上班了。直到快吃中饭的时候,陆俨少才手提一只布袋来到单位,立即向领导人汇报,他一清早出门,到静安寺旁乘上去青浦的长途汽车,准备到淀山湖跳湖自沉。坐在他周边的几位女青年也是去淀山湖的,她们是去游玩,谈笑风生,车厢里迷漫着青春朝气,使陆俨少感到生命的可爱,再想想自己沉湖而死,如何向家庭交待?这样想来想去,他就中途下车回来了。

  陆俨少自杀虽然是一场虚惊,却加剧了我内心的矛盾。那时,凡是以自杀方式走完人生道路的,大多是被逼的走投无路,看似脆弱,实质上是以死对抗,表达内心的刚强,陆俨少开始作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有着如此的含意。但是,他没有走下去,只是走到中途又回来了,这更加显示出他的韧性和倔强,因为他知道,迎接他回来的将是要遭受更加残酷的迫害,他要付出更多的生命价值去承受。他的走回来比走出去心情更加沉重。我就是带着这种纠结的心情想认识他。

  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之后,在上海中国画院的资料室,我第一次见到陆俨少。资料室里堆满了旧的书籍和画册,发出阵阵霉烟的味道,书架也积着灰尘,但陆俨少面前一张书桌,被擦拭得明亮干净,像水洗的一样。桌上放着一盂清洗,一支破笔,几本珂罗版印的画册。他见我进来立即起身,想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伸出的手又收回去,然后又坐下。我自报了身份,他似乎放松了,突然问了一句:“路远同志还好吧?”我一下子就懂了,路远是《文汇报》的老记者,即是报道他在中国画院发言的那位记者,路远也和我谈过陆俨少、白蕉被打成“右派”的事。我说:“《文汇报》使你吃苦了。”他说:“那不能怨路远同志,路远同志不是‘右派’吧。”然后,他沉静地说:“这地方很少有人来,我就笔沾清水,在桌子上练练。”我只是站着和他说了几句话,没有提他去淀山湖的事,要了他家的地址,就离开了。

分享到: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