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习心得 > 

硬朗丰润 且行且吟

读饶昆明散文集《消逝的乡愁》

2017-09-11 14:03:47 中国社会科学网 何炬学

两岸危峰高耸,江流逼仄湍急,陡坡上火把一闪,偶见一角茅檐飞出于古树翠竹之外,一声犬吠来自半空。谷底吃力爬行的船只应和一声,也发出一声吼,于是山鸣谷应,峡谷两边的猿猴大鸟等,惊悚哀鸣,或于绝壁上飞腾跳窜,或在一线弯曲的深谷上空侘傺盘桓。此时,上峰的豁口处一弯新月探头一跃,把个深黑的江流照成一股股或断或续的金索来。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手扶船只的栏杆,惊奇诧异不已,以为自己进入了某个魔幻的非现实场景里。

这个男孩从北方来到他父亲的祖居地,一头撞见南方的风物,除了惊诧还是惊诧,他不知道自己是“回到故乡”。他的故乡,如果说那时他有那个概念的话,那是一个平展展的,没有山,也没有河流,也很少绿树的平原小村庄。

这个跟随父母回到祖籍地,最后被独自留下来的小男孩,逆乌江夜航上行后,落脚在武陵山中某个小村庄里。这个村庄不同于北方。这里红花绿树,有小丘环绕,有小溪淙淙,有木楼黑瓦,有梯田坡土,有飞禽走兽,有野吟山歌。更有饱读诗书的祖父,朴实憨厚的乡族,简素但却多样的食物。这里虽然很陌生,很落寞,但目之所及,耳之所闻,无不新奇繁复。这个被父亲作为要母亲一并南迁回原籍的“人质”,两年后终于走出了孤独与拒斥,在最终迎接父母归来后,自己也渐渐认同了这个“故乡”。于是乎,读书、当知青、考学、从教、做公务员,业余则坚持读书作文。

一路下来,这个当年在乌江的夜航里凭栏看月的小男孩,于耳顺之年,推出了他的散文集《消逝的乡愁》,在精神和物质的层面,去记录、怀念、追寻那渐行渐远的故乡及其所附丽的“乡愁”。

饶昆明50岁前的文字,或者说他在开始人生和文学的“大行走新旅途”之前的文字,在我看来,以朴拙简素见长。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特别是散文,干净果断,随情主宰,自然流走,一泻而下,少事雕琢。而《消逝的乡愁》里的文字,在葆有朴拙简素的优长时,却分明透出了另外一种特别的气质。我以为这个气质就是硬朗丰润。

请看——

小河对岸,依山面水散落着几十户农家,不时传来鸡鸣犬吠之声。晚起的炊烟绕屋而萦,冬日的余晖已不能射进炊烟,只在田间菜地映射出几丝淡淡的残黄……

——《老司城:土司制残缺的记忆》

家乡属于深丘地形,呈丹霞地貌,四面高山,细水环流,故乡多田,乡人善种藕荷。藕田荷塘多在住家院坝前,易纳肥水,也利于照管,并呈一道景致。夏日暑热,偶有清风徐来,花摆叶舞,确可赏心悦目……

——《最初的藕荷》

翻过折多山,达到新都桥时,天空晴朗,蓝天白云下,金色的草甸上黑的牛白的羊,明亮的小河蜿蜒其中,黄灿灿的柏杨树影倒入秋水,低山的绿树丛中间杂着红叶,远山的雪峰映射着璀璨的阳光……

——《孤旅中,有一弯新月》

这样的文字,句句及物,没有一字是泛言。讲小河对岸的时候,昆明的笔触随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将农家,将鸡鸣犬吠之声,将炊烟,还有那薄弱下来的太阳,依次道出来,字字落实,句句可感。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