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王洪岳:我与王富仁先生的交往

2017-09-05 09:22:06 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洪岳

惊悉王富仁先生逝世,不禁悲从中来,之前与先生交往的几个难忘的情景油然浮现在眼前。

第一次见到王先生是1986年。那时候作为中国第一个现代文学专业的博士,他对于源自京城的“文化热”自然有很切身的体验与观察。他回到自己早年工作过的鲁西文化名称聊城,来到了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为我们这些本科生做讲座。他演讲的题目大概就是关于“文化热”的冷思考。讲座开始,他就用带着浓厚山东味儿的普通话介绍自己:“古代讲为富不仁、为仁不富,我是既富又仁。”同学们都笑了,这位京城的博士一下子拉近了和我们这些大学生的距离。时过三十余年,我的同学陈万钦在微信里还提及先生当年这句幽默的话语。王富仁原是聊城四中的语文老师,后来想考聊师中文系主任薛绥之先生的研究生,但由于当年薛先生不招生,所以他就考到了西北大学单演义先生门下。后来我读到了他的硕士论文《鲁迅前期小说与俄罗斯文学》,感佩至极。在他的其他著作的后记中,读到他回顾学校和导师对他的培养教导的文字,他还谈到了西安这座城市给他留下的印象。1994年我到西安开会,进一步了解了西安。回想起王富仁先生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就对文化和历史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对王富仁先生的敏感而睿智愈加敬重。

记得在当时的演讲中,他自问自答,什么是文化呢?文化截止到目前(1986年)有160多种定义。文化实际上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文化环绕着人的生存。他的演讲信手拈来又大气磅礴。他说,自己以前在高唐老家,冬天里穿着老棉裤,那时候自然没有什么牛皮、鳄鱼皮腰带之类,老农们往往用一根绳子扎腰,他随手比划着,把裤腰一折,腰带一系,就成了。这就是一种文化的表现。再比如,教室里的电灯,也是一种文化的显现。后来他把这个演讲扩展为“文明三层次”,还谈到文学如何发展的问题。

后来我考上了现代文学专业的硕士生,导师屈正平先生是研究鲁迅的,他建议我要出去访学,见见世面,尤其是去拜访那些做鲁迅研究的专家学者。1988年的深秋,我一个人游学来到北京,专门找到了王富仁先生在北师大的家。三室一厅不大的空间,先生把我引进他的书房。大大的书桌中央放着一个大大的烟灰缸,烟灰已经溢出缸子。书桌上凌乱放着稿纸、书籍、笔筒之类。他抽着烟,问了我一些情况,我一一作了自我介绍,表达了自己的仰慕之情。他鼓励我除了看文献、读资料,还要有高远的眼光和理论的思辨能力。我深深地被他的话语所吸引,一个小时时间倏忽而过,为了不再打扰他,我婉言谢绝了先生的挽留起身告辞。至今,在他书房里会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那带着山东人粗犷爽朗气质的笑声里,还含着一丝沙哑。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