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人世、空山与瀑泉

2016-08-08 19:43:42 《古典文学知识》 刘艳云

  于鹄是唐大历、贞元间的一位诗人。史料中关于他的记载非常少,《唐才子传》中提到“于鹄,初买山于汉阳高隐,三十犹未成名。大历中尝应荐历诸府从事,出塞入塞,驱逐风沙”。张籍《哭于鹄》诗中说:“野性疏时俗,再命乃从军。气高终不合,去如镜上尘。”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他经历了隐居、出仕、再隐居的生活轨迹。正是由于他的隐逸经历,再加上他创作了大量隐居和寻禅问道题材的作品,蒋寅在《大历诗人研究》一书中把他定位为隐士诗人。但是如果深入研究他现存的作品,就会发现这位诗人的内心情感是如此复杂,他的心灵世界一直在隐居的现实、世俗的关爱与超脱的理想之间苦苦挣扎。

  隐居生活——无奈的心灵挣扎

  既然隐居空山,作品中自然要写到隐逸生活。于鹄有时十分惬意于隐居生活的闲适,他的有些作品用平淡的白描手法,像一部部节奏舒缓的纪录片一样展示了自己的生活细节,透露出一种恬适闲散的心境,如《题邻居》、《山中寄韦钲》等。诗人对于隐居的享受还来源于对周围自然风景的赏爱,他有一些作品描绘了山间优美清新的景色,展示了散淡的生活趣味。像这些诗句“草生垂井口,花落拥篱根”、“萤影竹窗下,松声茅屋头”,都展现了不加雕饰的原生态的自然。有时候他在景物的描写中蕴含了更多的思考,最典型的就是这首《春山居》:

  独来多任性,

  惟与白云期。

  深处花开尽,

  迟眠人不知。

  水流山暗处,

  风起月明时。

  望见南峰近,

  年年懒更移。

  诗人虽然是用白描的手法描绘山间的景色。但是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在这首诗中诗人所使用的已经不再仅仅是再现现实的描述性意象,诗中的花、水、风、月都具有了象征性的抒情意味。由这些意象组合起来的“深处花开尽,迟眠人不知。水流山暗处,风起月明时”这两联,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说它们只是再现了现实。在这样的诗句中,作为创作主体的诗人已经与自然这一审美客体化为一身。作品所传达的是一种随缘任性的内心感受,在这样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感受到盛唐王维隐逸精神的遗存。

  但是,在诗人的内心深处,似乎总是还有未能摆脱的牵挂,看这样的两首诗:

  三十无名客,

  空山独卧秋。

  病多知药性,

  年长信人愁。

  萤影竹窗下,

  松声茅屋头。

  近来心更静,

  不梦世间游。

  ——《山中自述》却忆东溪日,

  童年侍鲁儒。

  僧房闲共宿,

  酒肆醉相扶。

  天畔双旌贵,

  山中病客孤。

  无谋还有计,

  春谷种桑榆。

  ——《山中寄樊仆射》

  前一首显然是第一次隐居时的作品。三十尚无名,已是诗人巨大的失落,空山独卧更是心有不甘。可是这一切似乎无法改变,只能任人去忧愁。末联说“近来心更静,不梦世间游”,恰恰透露了诗人由于不能实现“世间游”这一梦想而产生的深深的无奈,说明了原本心就是不静的,“世间游”的梦是常有的。第二首更值得玩味,是写给自己幼年时的同伴的。这首诗应作于第二次归山之后。此时故交樊泽已加“仆射”之衔,正在山南道任职。此前于鹄曾依附樊泽在荆南幕中任职。诗中先追忆当初曾一同学习游玩,可是今天,对方已成为朝中的显贵,手握重权。而自己呢,仍是山中一介无名之士,无所作为。虽然诗人仍在以种春谷于桑榆来自娱自慰,但整首诗的情绪绝不是轻松平和,写这首诗的目的也并非仅仅与老友叙叙旧。“天畔双旌贵,山中病客孤”,明显透露了诗人由于现实的巨大反差而生发的失落感,希求援引之意也就不言自明。

  可是诗人为什么还要隐逸呢?关于他第一次隐居,他的那首《长安游》把原因明确地告诉了我们:

  久卧长安春复秋,

  五侯长乐客长愁。

  绣帘朱毂逢花住,

  锦幨银珂触雨游。

  何处少年吹玉笛,

  谁家鹦鹉语红楼?

  年年只是看他贵,

  不及南山任白头。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