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戏剧理论史稿:启蒙主义戏剧理论(4)

2016-05-25 16:07:59 《戏剧理论史稿》 余秋雨

  第四节 莱辛的《汉堡剧评》

  法国启蒙主义文艺思潮和文艺实迹称雄欧洲文坛直至一七八九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当革命风暴真正袭来的时候,激奋人心的演说取代了书斋著述,吐纳风云的报纸比厚厚的小说更受到欢迎,于是,文艺反而衰落了。后来居上并发射出强光的,是这以前在文艺上一直无多大作为的德国。德国社会长期处于四分五裂的割据状态,资产阶级一直比较软弱,知识界多的是那些头戴假发的学究,他们抱着毫无价值的烦琐学位论文横亘在科学、自由和精神解放的大道上。在这种情况下,受法国和英国影响的德国虽然也产生了启蒙主义潮流,但带有明显的改良和妥协的倾向,十八世纪前期的德国作家高特舍特(1700—1766)提出的要使德国戏剧从庞杂、庸俗的“历史大戏”中解脱出来而求得合理化、规律化的主张,虽然也与启蒙主义有所呼应,但基本上没有超越古典主义的蕃篱。这种情况,到了十八世纪中期才逐渐有了改变,在数百邦国中傲然崛起的普鲁士所发动的七年战争,刺激了一些工业部门,而局部性的工业兴盛又推动了思想领域的变化。两个瑞士批评家(波德麦和伯莱廷格)对高特舍特的保守性的批判在德国国内引起了反响,而诗人克罗卜史托克(1724—1803)及其代表作《救世主》的出现,则使“瑞士派”的阵营大为加强,并使德国的启蒙主义运动出现了崭新的气象。但是,真正使德国的启蒙运动和整个德国文学出现一个根本转折的,是莱辛。在人才辈出的十八世纪,欧洲只有极少几个人能与他相提并论,而俄国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则断言:“在他的同胞中间,在当时他绝对找不到一个敌手。”(《莱辛,他的时代,他的一生与活动》)莱辛(1729—1781)出生在萨克森的小镇卡门茨的一个贫苦牧师家里。自幼聪颖刻苦,很早就广泛地学习了希腊、拉丁、希伯莱等古代语言。读中学时已开始写诗写戏,后来因“天资卓越”提前毕业,于一七四六年秋进莱比锡大学神学系,继而转入医学系,但是他的兴趣在文学和戏剧方面。在莱比锡,他经常出入剧院、交结演员,还与人合办了一个剧团,专门上演文学剧。一七四八年,剧团破产,莱辛离开莱比锡到柏林另谋生路。他在柏林结识了一些启蒙主义者,自己为报纸写点稿子,还从事一些翻译和编辑工作。一七六〇年至一七六五年,莱辛在布莱斯劳担任普鲁士将军、西里西亚省省长陶恩琴的秘书。这个职位一方面使他获得了接触军界、了解普鲁士军官生活的机会,成了他后来写剧的材料,另一方面又使他有可能接触大量图书,静心钻研哲学和美学。一七六五年由于不愿意“放弃自己独立”,莱辛辞去了将军秘书的职务回到柏林。他还因为不愿意在课堂上说些对国王歌功颂德的话拒绝了教授聘书,甘心劳碌于贫困之中。一七六六年,莱辛发表了重要的美学著作《拉奥孔?论绘画与诗的界限》(当时只发表其中第一部分)。这部著作是莱辛在做将军秘书期间就开始写作的,他通过古代拉奥孔父子三人被蛇缠死的题材在雕塑和诗中的不同表现方式,探讨了诗歌与绘画反映现实的不同特征。莱辛一方面是想借此说明诗歌可以表现比绘画更为广阔、更为深切的内容,而更重要的是否定了一种静观的人生观和艺术观。这是对古典主义的进一步摒弃,其触及对象不仅是高特舍特,也包括高特舍特的批判者在内,因为他们即使在否定高特舍特的理性主义的时候,也曾宣扬过一种所谓艺术的静穆的“绘画性”,而这种美学观及其背后的人生观是与社会变革相对立的,不管它来自贵族宫廷,还是来自于在变革前畏畏葸葸的某些市民阶层的文人学士。

  莱辛发表了如此重要的著作,但他自己当时却处于失业的困顿之中,闲散街头,百无聊赖。想到国外去,又没有钱。正在这时,一个很有一点雄心的戏剧家勒文想到了他。一七六七年勒文在汉堡与十二个商人组织了一个民族剧院,要他去参加工作。莱辛曾这样自述:“几个可敬的先生打算试验一下,能不能为德国剧院做出比在所谓首长控制之下所做的更多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恰恰选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相信我适于做这件事情。我当时正闲呆在市场上,谁也不想雇用我,毫无疑问,这是因为除了这些朋友以外,谁也不知道怎样使用我。”莱辛于一七六七年四月前往汉堡,他希望这个剧院能在发扬光大德国的民族思想和民族艺术方面有所作为。

  莱辛在汉堡民族剧院担任顾问和剧评家。他有一个任务,经常为剧院的演出写评论,这种评论要印成小册子发行。从一七六七年五月一日开始,他逐一评论了剧院上演的剧本和表演艺术,后来有一次在评论中得罪了一个女演员,从此就不再评论表演了,文章的理论色彩则逐步加强。这样将近写了一年,到一七六八年四月十九日,他一共写了一百零四篇,这就是在戏剧理论史上颇有地位的《汉堡剧评》。汉堡民族剧院由于种种困难和矛盾于当年十一月倒闭,前后只维持了十一个月,它在戏剧史上的最大成就,不在于剧目,不在于演出,而在于激发了一部杰出的理论著作的出世。

  一七七〇年,莱辛到沃尔芬比特尔担任勃朗史维克公爵的宫廷图书馆管理员,一七七一年写出了著名悲剧《爱米丽雅?迦洛蒂》。这期间他曾与汉堡总牧师哥茨展开论战,反对宗教狂热,并把论战的著述出版,遭到了当局的禁止。最后他只好把这场论战中的思想体现在著名剧作《智者纳旦》中。象莱辛这样一个才思高远、性情刚直的大学者委屈在什么公爵手下当图书管理员,精神上的苦闷和折磨可想而知。终生劳苦的莱辛直到四十七岁才同汉堡的一个寡妇结婚,但仅仅一年多,妻子死于分娩,儿子也未能存活。一七八一年,五十二岁的莱辛死于贫穷和孤独之中。

  德国的文学史终于把这位默默地死于沃尔芬比特尔的贫困的图书馆管理员的名字安放到了“德国新文学之父”的崇高地位上。人们说,即便是席勒和歌德,也是他的学生。歌德自己的说法就更彻底了,这位创造了浮士德和维特的伟大诗人诚恳地说:“同他相比,我们还都是野蛮人!”

  与十八世纪其他杰出的理论家一样,莱辛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剧作家。莱辛的戏剧创作不失为现实主义的市民戏剧的成功开端。他与狄德罗或前或后一起为此作出了可贵的努力,但总的说来,莱辛在剧作上的成就超过狄德罗。车尔尼雪夫斯基曾这样描述莱辛的市民戏剧在德国古典主义戏剧对比下的勃勃英姿:“这里,形式的冷冷的闪光和贫无内容的宏伟第一次让位给真正动人的热情,而腰佩纸剑的剧场英雄也第一次让位给现实的人物。”

  《汉堡剧评》很早就在理论界获得了推祟。席勒在研究了这部著作后曾写信给歌德说“毫无疑问,在他那个时代的所有德国人当中,莱辛对于艺术的论述,是最清楚、最尖锐、同时也是最灵活的、最本质的东西,他看得也最准确。……现在对艺术的批评无人能跟他相比”。(席勒与歌德通信集《诚与爱的结合》)《汉堡剧评》中百余篇随笔式的剧评,内容涉及各方面,其基本精神包括以下五个方面。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