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收藏天地 > 

这些来自东方的器物 曾比包包香水更令欧洲人疯狂

2017-09-06 15:23:50 书屋 房琴

  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史上,16、17世纪是一个带有童话色彩的“轻信”时代。欧洲人对中国的认知,停留在雾里看花的阶段;而随着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源源不断传入欧洲的中国器物,满足了欧洲人对一个富足、文明、出尘世界的全部想象。

  过去十年间,欧美各大奢侈品店挤满了中国人,中国人的身影出现在巴黎、伦敦、鹿特丹、纽约,购买世界顶级品牌奢侈品。据说中国人游客多的地方,买空奢侈品店是件大概率的事。中国中产阶级家庭越来越倾向于欧美奢侈品,从手包、衣物到家具,欧美各类品牌在中国人圈内攻城略地。欧美各品牌店不仅在一线、二线城市有实体店,在一些强势的三线城市也势头不减。据统计,2016年中国奢侈品消费约占全球三分之一。


在一家奢侈品商店前排队等候入场选购的人群/图片来自互联网


  有经济学家将过去十年中国中产阶级的欧美奢侈品消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的全球购买相比较,认为这是后工业化出口型国家的必经之路,是全球化拉平世界的后果之一,似乎很有道理。若我们的目光再次投向四个世纪前的欧美,会看到奢侈品的反向流动,即奢侈品由东亚流向欧洲的巴黎、伦敦、鹿特丹。约有三个世纪的时间,欧洲王室、新兴资产阶级着迷于东方丝绸、茶、瓷器,不顾一切地赞美来自东方的器物,当时的欧洲瓷器消费几乎全都来自中国与日本。十九世纪后期欧洲文化界对东方物品由称赞转向批评,东方器物仍吸引着西人眼光,但却逐渐成为博物馆的收藏品。

  海上贸易与东方情调:欧洲人眼里的东方奢侈品

  早在秦、汉时就有西人东来长安取丝进茶;唐、宋之际,便利的陆上与海上丝绸之路,让阿拉伯商人成为东西方之桥,瓷器一路向西。葡萄牙与西班牙在十五世纪末成为印度洋贸易主力,在划定的西半球贸易势力范围后,西班牙人控投制大西洋贸易,葡萄牙控制太平洋上东亚及东南亚海上运输线,将瓷器运往欧洲、美洲,甚至非洲东海岸。此时,从新世界美洲大陆流出的白银,随着西班牙、葡萄牙商人流至东亚东南亚的印度、中国、日本;而东南亚的香料,中国的丝绸、茶、瓷器,加上日本的漆器西进,得到欧洲王室青睐。当时觐见英国女王的商人,为显示自己的忠诚与得体身份,会裏着彩色丝绸过节般前往王宫,并献上贵重的东方瓷器。欧洲的王公贵族们丝绸在身,仿佛看到东方的富庶与异国情调,而满屋收藏的中国青花瓷器,明晃晃地证明西方人想象中多金、富庶、强大的东方存在。

  十六世纪,东方瓷器成了欧洲上层社会的奢侈品之一。王室认为来自中国的青花瓷器要比原来的意大利-荷兰的多彩珐琅器物更能体现王宫的异国情调及王室品味。青花瓷装饰过的王宫吊顶,与案几上青花瓷花瓶、墙上青花壁纸、青花窗帘相得益彰。社交聚会上的茶具,亦追求类似青花审美,茶具上的柳叶、荷塘、仕女等图案更让王室兴奋。一种长口类似观音手持净瓶的青花瓷,在欧洲特受欢迎。这些净瓶大多在景德镇生产,葡萄牙商人通过广州及澳门的中国商人代为定购,后通过自家船队经东南亚、印度洋、地中海运到欧洲人手中。


  欧洲王室的东方想象与审美多来自东方瓷器上图案,菊、莲、兰、花园代表东方的富庶与文明,仕女图亦反映东方超越凡人的道德修行,至于其他看不懂的图案,更显示出东方神秘主义的审美。神秘的东方主义始于西方对东方的误解,而瓷器上描绘出的东方式审美及东方生活习俗也刺激并调教着欧洲人东方误解与想象。


  明、清易代之际,丝、茶、瓷继续成为出口欧洲之大宗。新兴的荷兰、英国、法国商人从葡萄牙手里夺过东亚及东南亚海上贸易权,继续为欧洲王室带来心仪的东方物品。法国王室用丝缎装饰身体、戏台、花园,并翻译中国戏剧及孔子著作;德国人根据耶稣会教士来信内容修建东方式花园、了解中国瓷器制作知识;英国人的心事主要在收集各类青花瓷具上。随着茶饮在欧洲的兴起,十七世纪欧洲王室成为中国瓷器最大的收集者及使用者,王室及贵族的休闲娱乐活动往往伴着一壶茶饮开始并收尾。这一时期的荷兰、英国王公贵族艺术肖像画,往往都有奢侈饮茶场景;来自东方的茶具成为这些艺术画中重要器具,长的、短的、高的、低的,长口短口,不经意的出现在画面上;东方式茶具成为王室及贵族日常生活中重要物件,从早起后第一杯茶到晚睡前的洁身,东方瓷器不离左右。瓷具上山水、桃、灵芝、松、鹤、牡丹,不仅是激发着王室的东方想象,也成为欧洲人了解东方的第一课。十八世纪欧洲动植物学家东方式的探险,其好奇心大约开始于餐桌瓷器上所见的花花草草罢。


  弗朗索瓦·布歇(1703-1770):《中国花园》。布歇一生从未来过中国,却创作了不少中国主题的绘画作品。他的作品中对于中国的描绘,主要是出于想象、传闻以及外贸瓷器上的花纹。


  荷兰人现身东亚之时,正处明、清易代之际,出口欧洲瓷器格局也发生变化。由于无法获取来自中国的瓷器,荷兰商人转向日本。早期流向欧洲市场的日本瓷器亦以青花图案为主,样式亦仿照中国出口瓷器;后来,他们根据荷兰货商的需要,制作了一些中国瓷器商从未做过的样式,如芥末壶、盐罐、墨碟等欧洲人屋内生活用品,色彩多,样式新。德川时期,“伊万里烧瓷”及“有田烧瓷”成为外销欧洲主力。彼时,远售至欧洲的漆器亦多来自日本,出品量虽不如瓷器,但日本漆器黑底加入描金及洒金图案,既不喧哗,亦可表现王室的雍容,成为欧洲王室收集及使用的东方奢侈品之一。与此同时,日本的刀、剑、头盔等武器亦是欧洲王室渴望的东方物品。

  此时,瓷器仍是欧洲奢侈品之大宗。三个世纪的时间,仅中国约向欧洲出口了约三亿件瓷器,一年进入北欧市场的中、日瓷器约有十万余件。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中期,瓷器消费者从王公贵族向商人及新兴资产阶级家庭延展。在东亚及东南亚没啥航运权的西班牙船队,利用大西洋特权将瓷器从欧洲转售至南、北美洲。近来的考古,发现十七世纪加利福尼亚的印第安人曾用瓷器碎片做成长矛前的矛头,可见东亚外销瓷所达之地理广度,这个时期荷兰及英国东印度公司是东亚及东南亚海上贸易的主力。十八世纪末,建国不久的美国东海岸的商人们开始摆脱欧洲定购东方器物的传统,转向广州直接进货。1789年第一只前往中国的美国“皇后号”,用大量的威斯康星花旗参、康涅狄克州的木材与兽皮带回大量中国瓷器回美国。今天美国东海岸的公、私博物馆,仍可见十九世纪前外销中国瓷器通过欧洲或通过美洲漂洋过海来到北美。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