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品质、德性与幸福

——亚里士多德选集《伦理学卷》前言

2016-11-25 15:05:01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苗力田

  本卷辑入亚里士多德现存全部伦理学着作三种。三种伦理学虽然内容大致相同,但在对主题的侧重和论证上,却各有所长,可以相互参照。在这三种伦理学中,《大伦理学》仅两卷,却称之为大(mega),据推测,可能它原本乃是一种卷帙浩繁的、亚里士多德伦理学演讲录的集成,后经失散所存只有两卷。但从现存的文本遗漏多见来看,也可能只是些零落的稿本,虽每一篇并不大,但聚拢起来却是大大的一卷,故而称之为大了。本卷虽不是成书,但其书也不乏在其他两种伦理学中所不多见的精辟分析和敏锐论证。罗得岛的优台谟斯(Eudeemos)是和赛奥弗拉斯特(Theophrastos)齐名的吕克昂弟子。但是这卷以他为名的伦理学,到底是由他记录下来的、编辑起来的、保存下来的,还是亚里士多德本人题名赠他作为纪念的,都不过是种种可能的推测。从内容看,这一卷有部分内容很像听课的记录,本书第一卷从德洛斯神庙的铭文开始,而这同一铭文也出现于1099a25,但次序完全不同。 其中的三卷和《尼各马科伦理学》完全相同,而其后两卷又大不一样,那就只能说此书是不同的稿本编拼保存下来的。至于本书是一种赠品的推测,最难取证。因为它系统不清,结构凌乱,特别缺失了《尼各马科伦理学》中关于理智德性和思辨的最重要的第十卷。严整的斯城哲人,是不会将一本未完成的稿本赠学生的。不过在《优台谟伦理学》中对德性,对就自身认识自身(to ginooskein auto kath hauto)等等的深刻精密的探索, 仍有着独到之处。

  《尼各马科伦理学》是亚公全部伦理学着作中最完整的。它的结构严谨,编排整齐,全书10卷探索了伦理的和理智的两种德性,讨论了幸福和至善的最高范畴,提出幸福是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的基本原则,最后在第十卷里以思辨是最大幸福的最强音而终结这阕思辨的凯歌。

  所以说,如果在现存的亚里士多德着作中还有幸保留下哲人亲手完篇的作品的话,那这本书必定是其中的一种,甚至是惟一的一种。设若是这样,那么这第三种伦理学倒真可能是作者题名奉献给对他一生影响巨大,在各种作品中都可见到其痕迹的作为御医的父亲,或者赠与其在临终前仍念念不忘,与其祖父同名Nikomakhos的爱子或者祖孙两人,这是他深情的结晶,也是以他集其大成的希腊哲学爱智慧尚思辨精神的完满体现,是它的实践价值论。

  思辨(theoorein)是一种特殊的认知方式, 它作为完满真理和不可动摇的核心,已经以诗的形式,由巴门尼德在他的《真理之路》中阐明了。他指出,这种认知方式之所以能成就完满,保持其不可动摇,是由于它是思维。而思维只能是概念思维,概念本身却同样是思维抽象的产物。所以在这里可以说:思维和可思维的是同一回事情。这一思想在古希腊哲学里被概括为一个公式, 这就是“思维和存在的同一”。 Togar auto noein estin kai einai , 由于theoorein 的名词形式theooria在现代语里习称为理论,所以思辨在现代意义上也就是理论思维。它是一种主体和对象处于同一中的认知方式,是就自身认知自身。由于两者同一互不排斥,故保证其不可动摇,无三心二意。需要说明的是,对同一这个词尚应作更深层的诠释,古希腊语里to auto 的本义是自身,是可思维的noeeton。自身的东西固然是同一的, 但更深于同一,更广于同一。在理论思维和概念认知里,概念就是思维自身,主体对象浑然一体不相排斥,形成了真理之路。理解思辨就须把握to auto 这一核心。不仅是种关系,它出于中性,更显示着这个,意味着实体。

  漫步学派的伦理学正是围绕着这个核心构筑起来的,它把思辨原则贯穿于实践和行为,成为主宰, 使之成为属人事务的哲学(hee preito antroopeia philosophia),可简称为“人事哲学”。 它与形而上学、物理学三足鼎立,无可争议地成为吕克昂讲坛上的第三哲学。它的第一个范畴,也是最高的范畴,就是最高善。善是一切活动的目的,万物都是向善的,求着个好。但目的不仅种类不同,而且等差悬殊。那个目的之目的,一切活动所共趋的目的,就是最高善(to ariston)。这一目的为一切他物所选择,自身却不为着任何他物。如若为了他物,它就是有所为、有所依而非最高善了。如若它确乎存在,有所选择,那就只能是就自身而存在,为自身而选择。所以,自身(to auto )这一理念,不但是思辨哲学的核心,同时也是思辨哲学的标记。它不但开拓了西方思辨哲学和理论思维的传统,同时也孕育了整个基督教文化。人们经常引用费尔巴哈的名言:“思辨哲学的秘密是神学”,但反过来说基督教神学的秘密是思辨哲学,也许更合乎史实,顺乎情理些。最高的东西是普遍的东西,最普遍的东西当然是惟一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它独立自主,不依他物,是就自身的善。

  最高善是行为和实践的终点,而不是始点。在属人的事务中,人们所公认的始点是幸福。而大多数人认为,生活优裕,行为优良,就是幸福。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不同的幸福。享乐者认为快乐就是幸福。好名者则认为荣誉就是幸福。快乐和荣誉虽然都是可选择的目的,但都是自身以外的他物,惟有思辨生活才是为自身的选择,才是不累于他物的最大幸福。斯城哲人把敛财者(khrematistees )完全排斥在生活之外, 因为财富并不成为目的,而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敛财者为财富所强制,以搞钱为目的,受奴役,不得自由,故称不得生活。

  最大幸福也就是最高善。它是一切选择所求取的终极目的和完满实现。 它自己却只是为了自身而不累于他物,  所以它是自足的,  autarkeia这个词是由auto(自身)和arkein(满足)组合而成。 求自足的理想几乎成为希腊精神运转的中轴,幸福的个人是自足的,繁荣的城邦是自足的,即使广袤无垠的宇宙为了维持其自足,也必须是一个绕中心而旋转的圆形。弗·培根只从功用上看到了知识的力量,而未深入到认识自身,思想自身,所以只能视之为种族偏见,而无道理可讲。这种自足是通过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完成的。最大幸福,最高善就是完满德性的实现活动。这就是说,幸福不是僵死的、现成的,而是在实现活动中。它也不能是短暂的,一只燕子造不成春天。

  这样的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必然同时是快乐的,对爱德性的人来说,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自身就是快乐。并且,这样为一切爱德性的人所向往的, 最伟大、 最高尚的事业, 也就不再是通常意义上的幸福(eudaimonia)了。它不再仅仅是因为好精灵(eudaimoon )的呵护万事如意,而是神所恩赐。这样的活动,使一切潜在能力得到完满实现,生活幸福当然巩固持久。一桩公正行为,因其公正而被称赞,一场竞赛的胜利,因其胜利而受奖赏。幸福却不能像这样被称赞,受奖赏。这表明它是更伟大的、更崇高的事情,是最高的善。它是属神的。对它我们不能按照人的准则加以称赞,颁以奖赏。这种既不被称赞,也无法奖赏的善事是属神的,是神所赐的makarios。世人追求幸福,上焉者功名富贵,下焉者声色犬马,都是累于他物,而完满德性的完满实现活动,是最高善,是自足autarkeia,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物而喜,为己而悲, 这是自我的丧失,把自身不当作自身而当作他物。完满的自身将实现于善恶、福祸和荣辱的彼岸。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是不计祸福、不论吉凶的,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

  双目为视之官,目生而能看。双耳为听之官,耳生而能听。一切事物都各有其功能,各种器官都各有其功能。功能就是ergon, 难道人作为人却没有其整体的、共同的功能吗?当然有的,这就是灵魂理性部分的实现活动。实现活动energeia由en(在于)和ergon(功能)构成。 功能相同,其实现活动却大不一样,吹笛是笛手的功能,不会吹笛就称不得笛手,但吹笛能手却能把笛声吹得绕梁三日,使仲尼先生听了而三月不知肉味。德性aretee可泛指一切事物的优越性,但在伦理学里,比较严格地规定为对功能完满实现的具有。具有eknein是动词,这里作为实词,采用它的名词形式heksis。这样能力的具有不但见之于人,同样见之于物。由于这种对象的区别,就把人的行为heksis称为品质,把物的存在heksis称为性质,行为的德性即被界定为可称赞的品质。品质的具有是更为根本的,欲求提高德性,就须先培养品质。品质是自身所具有,不是从外面加上去的,故不分东西,古代圣哲们都是把修身置于第一位的。

  漫步派伦理学特别明确地在《尼各马科伦理学》中把德性分为两类,一类是伦理的,一类是理智的。伦理德性来自社会风习,是ethikee。 理智德性是出于思考的,是dianoetikee,思维是理智(nous )的功能。但两种德性并不是平行的。在这里理智一直起着主导作用,它是灵魂最贵部分的德性, 一切选择都离不开思考和策划。 亚里士多德关于mesotees(中道)的着名说法,不仅仅是给行为方式提供一个准则,它还教导人们如何正确地对待痛苦和快乐。在痛苦中反应过度成为鲁莽,不及了变做怯懦,只有中间了、适度了才恰到好处,表现为勇敢。对待快乐,如若过度了成为放纵,只有节制才是快乐方面的中道。伦理德性就是关于痛苦和快乐的德性。德性被过度和不及所破坏,而为中道所保全。只有像勇敢的人和节制的人那样做事,才能成为勇敢的人和节制的人。合乎中间的品质才是可称赞的。德性不同于技术,技术的目的在制作的结果中实现,伦理目的只能在不间断的实现活动中。

  中道说在思辨的德性论伦理学里,更重要的是一种理智德性的优先论。因为,亚里士多德的mesotees作为行为准则,它是舵师的航标,射手的箭靶,如柏拉图的paradeigma(模式)一样不过是一种诗的比喻,其自身并不能起实际的规范作用。在战场上要断定一个士兵的行为,是过度了,不及了,还是恰恰守在自己的战位上,击中靶的,就须思考,反复地思考。如若是实现一种勇敢的行为,将军培养勇敢的战士,进行勇敢的战斗,那就不但须更多地反复思考,还要周密地策划了。《孙子兵法》上也说:“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始计》)这里也是把智之德放在第一位。可见在实际活动中理智总是先行,不然就是蛮干的将军,盲目的指挥。中间属于量的范畴,判断何者过度,何者不及,何者不偏不倚中了目标,恰到好处,首先就须备有一个衡器。而属人的事物中,是是非非,并不存在一种公认的衡器。在这里,中间、过度和不及,每一方都以某种方式和其他两方相对立,两个极端与中间相反对,它们自身之间也相互反对,中间又和两个极端相反对。这种情况的出现,亚里士多德指出,是由于实践和行为都是个别的,所以相互反对,既在个别事件中有其原因,在我们自身中也有其原因。

  判断行为中的过度、不及和中间的困难,既然在我们自身也有其原因,那么也就可在主观上找到一个准则,使人们掌握了它就具有了善于选择的品质。亚里士多德发现这一准则就是应该(DEI)。 这一准则的发现首先把伦理判断简化了。在这里人们不必仔细去推敲中间和两极之间的种种对立,就可以判定凡是应该的行为,就是合乎中道的活动,过度和不及都是不应该的。其次,怎样才算应该虽然没有一个确定衡度,属人的事务中本就不应要求和数学同样的精确。但在进行判断的过程中,到底有了更多的、较为确定的参照系。在快乐和痛苦的感受中,人们可以就对象、时间、地点、数量、目的和方式等诸多方面作出选择。如果对一个应该的人,在应该的时间,从应该的地点,以应该的数目,为应该的目的,用应该的方式去忍受痛苦,他就有了勇敢的行为,是一个勇敢者。同样,他以同样的种种应该去享受快乐,他就有了节制的行为,是一个节制者。最后,就应该来判断,虽然仍不具备数学那样的确定性,但思维层次却是加深了,把伦理德性的领域拓宽了。正因为应该这一范畴的提出,增强了伦理思维的活动,在这一基础上康德筑起宏伟的德性伦理学大厦来。青出于蓝,这位王山(Kb8jc01.jpgnigsberg )教授也确实做到了,像对自然科学一样,给伦理学发现了一种普遍、必然判断,一种绝对命令式来:“你应该!”

  话虽如此,不过伦理德性是习俗的领域,为他的境界,在这里一切判断所针对的是个别事件,到底该对应什么人,应该在何时何地,应该有多大数量,以什么方式,应该抱什么目的,我们并不是可信的裁判者。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生活优裕固然不易,行为优良则更加困难。只有理智德性,只有思辨才是巴门尼德所描述的清净洞天,这里既无杂多,也无变异,是惟一的、永恒的、静止的。在这里思维和存是同一的,是自身,思维是思维着的存在,存在是可思维着的思维,在这里既没有什么过度,也不存在什么不及,当然中间也就自行消失了。理智德性是第一位的,伦理德性、实践德性既不能过度,也不能不及,是相互对待,有条件的。它在很多方面是出于肉体,与感性相关,按各有其分的原则,要求诸多。而且行事越是巨大,越是高尚,这种需求也就越多。为了能准确命中中间,它像在大海中需要经验丰富的舵师,在弓箭丛中需要技艺高超的射手一样,需要善于选择的品质。伦理德性就是我们感受好坏的品质,过度和不及都是坏的,都是不应该的,只有合乎中道的行为才是好的,才是应该的。失误多种多样,而中间只有一个,命中只有一次。所以,理智德性,思考和策划贯穿在全部伦理德性活动中,是一刻也少不了的。这种实践生活中的智慧,就是明智phroneesis,或智谋。

  人们的行为的选择要经过事先的思考和策划。 选择这个词, proairesis就是由pro(在先)和hairesis(取得)两词组成, 取得有先后,要想在先取得就须进行思考,正如Prometheus(普罗米修斯)为人们取得神火须先经缜密思考一样。所以选择就是事先的策划。策划只能是属人的事情,前途未卜,成败难料,如果事情笃定,大功必成,也就不需殚思竭虑去策划了。选择是有目的的,它不但要有可达到的目的,而且要有达到目的的手段,而策划主要是思虑达到目的的手段。人人都希望幸福,但不能够选择幸福。因为幸福本来既不是一个达到的目标,也找不到可达此目标的手段。它只能在正确的选择中,在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中。一切行为都是经过策划思考的,行为的始点就在行为者自身,自身是行为的主宰,行为都是自愿的。自愿行为的开始既然在我们自身,那么一切行为都是我的行为,那么自己就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有完全的责任(aitios)。做一个善良的人还是邪恶的人都由我们自身决定。如果行为不是自愿,出于无知或受到强制,就更应该负双倍的责任,不但要对后果负责,还要对造成无知的懒惰、甘受强制的怯懦负责。有人说富贵如浮云,善不过是显现,是表象,人也应对自己的表象负责。每个人是什么样子,目的就对他显现为什么样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既然做了行为的主人,就要对自己负责任,任何遁词都是推不掉的。既然让他负责任,就要让他作主人,什么代价也买不来的。人是目的,不是手段,仅仅活着并不够,生存(existence )在西方哲学里一直是一个本体论的概念,斯宾诺莎说,自因其本质就包含着existentia(伦理学i—1),现代西方更是如此,海德格尔把existenz界定为:“此在总要以某种方式与之相关联的那个存在。”(《存在与时间》, 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12页)也就是说,生存只是与主体相关的存在方式, 而不是行为方式。主体只要存在着就自然地、必然地以某种方式存在,而没有什么权的问题。

  理智德性是伦理德性的导航者。在伦理德性中,中间是惟一的原理,但不能只知道这一原理,空谈这一原理,还要清楚明白确切地来理解,反复思考和策划来实现,这正是理智德性。理智德性是灵魂理性部分的德性,to logon ekhon.logos本义为言说,所以把这个词组仅译解为有理性就太狭隘了,从词汇的本义,它应包含着会说话,懂道理,以及更多的意义。logos这一概念自身,一开始就向哲学思考显示, 讲话和道理、思想和语言本属一体。当今语言之为哲学的主要领域已是意中之事。理智是思辨的,思辨的主题有两种,一是对可变事物的思考,一是对不变事物的思考。对可变事物的,是经过思考的欲望,是实践思考,是dianoia parktikee ; 对不变事物的思考是理论思考, 是dianoiatheooretikee。但这种在完全相反领域内的思辨也有共同之点,因为善和恶实际上就是真与假。理论和实践本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