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向“姐妹情谊”挑战

——菲莉丝·切斯勒和她的《女性之相煎》

2016-10-10 09:19:35 《国外社会科学》 黄育馥

  2002年3月,美国着名妇女活动家菲莉丝·切斯勒(Phyllis Chesler)的新作《女性之相煎》(Women's Inhumanity to Women,Thunder's Mouth Press/Nation Books)出版。这本书对西方女性学界中许多人所推崇的“姐妹情谊”进行了大胆的剖析和无情的揭霹,用大量历史的、文化的以及作者亲身经历的事实揭示了女性相互作用中的阴暗面,分析了导致女性之间发生冲突的心理因素,指出了女性如何才能停止彼此之间的伤害,并对长期以来西方妇女运动内部争斗不休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它的问世在社会上,尤其是在女性主义者中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是当代西方妇女运动中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

  一、关于菲莉丝·切斯勒

  菲莉丝·切斯勒(1942~)是美国心理学和女性研究领域的教授,精神治疗学家,法庭专家证人。她1963年在美国巴德学院取得比较文学和语言学学士学位,1967年在美国社会研究新学院取得心理学硕士学位,1969年取得心理学博士学位。1965~1966年,担任发展研究所心理学讲师;1968~1969年在社会研究新学院心理学系任教;1979~1980年,在联合国培训与研究所担任顾问;1998年在布兰蒂斯大学担任心理学和女性研究客座教授;1997年任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法庭辩论心理学研究生计划副教授;1997年至今为国际犹太妇女研究所研究员;1969~1998年为斯塔藤岛学院心理学和女性研究名誉教授。切斯勒长期从事心理学和治疗学研究。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曾先后在耶希瓦大学心理学系、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纽约医学院神经研究实验室和该院发展研究所以及大都会医院从事研究。(http://www.phyllis-chesler.com/aboutpc/index.html)她是女权的积极倡导者,曾在喀布尔、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生活(现住在美国纽约州布鲁克林),在美国、加拿大、南美洲、欧洲、中东和远东主讲政治、法律和宗教权利,并为争取女性在这些方面的权利组织过运动。

  切斯勒是美国妇女运动第二次浪潮中的活跃人物之一。1969年,她参与创立心理学界女性联合会,1974年又创立美国全国女性健康网络,并且是“女性论坛”和“美国老一代女性主义者”组织的创始人之一。目前,她是《女性与疗法杂志》、《女性主义与心理学》(国际性刊物)和《Nashim:犹太女性研究杂志》的顾问委员会委员。她经常应邀作为北美各地电视台和电台的嘉宾,并对许多现实重大事件(如M.莱温斯基绯闻等)进行专家评论。她曾多次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纽约时报书评》曾两次在头版介绍她的着作,她的照片也曾出现在《纽约时报杂志》的封面上。

  1970年,菲莉丝·切斯勒因其在美国心理学学会上的一篇演讲而成为美国妇女运动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在这篇讲话中,她要求心理学专业将100万美元赔偿给所有被它的成员们用镇静剂使其镇静下来的、诱奸或强奸的、送去住院的、施行电击的和施行了脑白质切断术的所谓“适应不良”的女性。虽然切斯勒的主张未能实现,但她的惊人之语却使她开始了光辉的职业生涯。迄今菲莉丝·切斯勒已经发表过9部着作(共发行300余万册)、多篇文章和数百次演讲。1972年出版的她的《女性与疯狂》(Women and Madness,New York:Four Walls Eight Windows)一书曾成为畅销书,被誉为女性主义着作的经典,并在1997年纪念该书出版25周年之际再版。她的其他着作还包括《女人、金钱和权力》(Women,Money,and Power,1976,New York:Harpercollins)、《关于男人》(About Men,1978,New York:Simon and Schuster)、《和孩子在一起:母亲日记》(With Child:A Diary of Motherhood,1979,New York:Thomas Y.Crowell)、《受审讯的母亲们:为女性和儿童而战》(Mothers on Trial:The Battle for Women and Children,1986,Columbus,OH:McGraw-Hill)、《父权制:一位专家证人的笔记》(Patriarchy:Notes of an Expert Witness,1994,Monroe,ME:Common Courage Press)、《神圣的契约:婴儿M的遗产》(Sacred Bond:The Legacy of Baby M,1988,Random House)、《女性研究、心理学和精神健康领域的女性主义先人》(Feminist Foremothers in Women's Studies,Psychology,and Mental Health,1996,Haworth Pr.)、《写给一位年轻的女性主义者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Feminist,1998,Pub Group West)等。(注: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ASIN/1560253517/qid=1032592616/sr=2-2/ref=sr_2_2/002-6252353-8500807)

  二、《女性之相煎》的主要内容

  切斯勒是当代世界上最引起争议的女性主义畅销书作者之一。虽然现在她的名声已经不似当年那般显赫,但她的激进性却并未减弱。正如她所说的,“现在是1998年了,但在我看来,我们仍然生活在50年代。”(注:http://www.jewishworldreview.com/cols/hart082102.asp)基于她20余年的研究,她在《女性之相煎》一书中,使用了社会科学家们使用的“间接侵犯”概念,提出了女性的性别偏见问题,探讨了“姐妹情谊”的“阴暗面”。书中论述的问题涉及到心理学、女性主义、人际关系、人际冲突、女性的自我意识、性别歧视、偏见、社会行为等方面。(注:全书各章的标题是:内心深处的兽性——人类中的女性;女童和少女之间的间接侵犯;女性的性别歧视;神话故事、迷信和古希腊悲剧中的母女关系;对母女关系的几种精神分析的观点;“不错”的母亲和她对“不错”的女儿的刁难;姐妹和寻求知己;工作场所中的女性;群体中的女性;心理伦理学。书后还附有参考书目和索引。)

  应该指出,长期以来,西方女性主义曾以性别差异作为分析女性问题的最主要变量,将男权作为性别歧视的代名词,将推翻男权压迫作为女性解放的奋斗目标。虽然随着女性运动的发展和女性研究的逐渐成熟,尤其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女性研究理论的发展,人们开始注意到女性自身的差异性,并将阶级、种族、文化、历史等变量也纳入分析的范围,但像切斯勒这样大胆闯入“姐妹情谊”这一禁区,将矛头直指女性自身的情况尚属罕见。也正因为如此,她的《女性之相煎》引来众多议论就不足为怪了。现将《女性之相煎》中的主要论点介绍如下:

  1.温柔的性别并非一贯温柔

  切斯勒在书的一开始就扼要地叙述了女性暴力的科学和历史证据。她指出,进化心理学家发现,在灵长目动物中,雌性常常通过试图暗中破坏其姐妹的生殖周期来争夺“统治”地位。据知做了母亲的狐猴和黑猩猩会杀死,甚至吃掉其竞争者的幼崽。至于人类,这个温柔的性别却并非总是那样温柔。切斯勒列举了一些东方国家中婆婆经常毒打儿媳、非洲人损害女性生殖器的行为和印度人烧死嫁妆不足的新娘等习俗——而所有这一切对女性的迫害都得到其他女性的支持。在美国,南方的白人女性欺辱和责打她们的女奴,而在今天的美国,成群的女性常常因为有关男性的争论而互相以暴力伤害对方。切斯勒还用她的大量亲身经历说明她如何忍受着在一个“注入了雌性激素的战区里生活”,她无比凶恶的母亲如何对她“要求、命令、责骂、威胁、惩罚、吼叫、打耳光、扯头发”,致使她在被母亲拥抱或亲吻时,只会感到毛骨悚然。(注:Hymowitz,Kay S.,2002,Femme Fatale,Commentary,May 2002,in http://www.manhattan-institute,org/html/_comm.-femme.htm)

  切斯勒的这些论述旨在说明,针对女性的暴力绝不仅仅来自男性,而也经常来自女性本身。

  2.女性的“间接侵犯”

  切斯勒在分析女性之间的争斗时使用了社会科学中所说的“间接侵犯”的概念。关于“间接侵犯”,芬兰心理学家K.比约克维斯特曾作出这样的定义:“它是一种社会操纵手段——侵犯者操纵他人向受害者发起攻击,或是以其他方法,利用社会结构来伤害攻击的目标,而本人并不亲自卷入这一攻击。”(注:Birks,Stuart,1998,Gender Analysis and the Women's Access to Justice Project,Center for Public Policy Evaluation,Massey University,p.17,in http://econ.massey,ac.nz/cppe/papers/waj2.htm)许多国家的研究人员都发现女孩们从很小时就会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女生运用其娴熟的社交手段骗取在小群体中的地位,而如果遭到冷落,她们也会比男孩更长时间地耿耿于怀。切斯勒说,“男性的侵犯性是显而易见的、骇人的:男性士兵闯进村庄,逢人便杀;男性飞行员架机炸毁整座城市;男性军人折磨、屠杀和监禁敌方的男人,强奸和轮奸敌方的妇女和儿童;男人以力量和恫吓来统治他人。男人,而不是女人,对我们社会中90%的暴力犯罪负有责任。结果,不到20%的活着的男人拥有和控制着世界上的大多数资源。相比之下,人们几乎看不到女性的侵犯性。女性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残暴的事呢?”(注:Chesler,Phyllis,2002,Women's Inhumanity to Women,(摘录),in http://www.msnbc.com/news/734812.asp?cp1=1 # BODY。)切斯勒指出,“间接侵犯”包括散布流言蜚语、采用不正当手段、背地中伤——而这些方法确实为女性所擅长。女性在心理上、社交上和经济上的间接侵犯可以非常严重。这种侵犯有口头的,也有非口头的,其中包括可以在社交上致人于死地的毁损名誉的传言和回避,在某些文化中,甚至也能真的使人致死。

  切斯勒认为,上述有些行为可以用精神分析学的理论来解释。她论证说,女性对间接侵犯的偏好来自对母女关系的美好向往的失望。渴望着亲密关系的女孩可能会愤怒地发现她们的母亲把大多数爱都留给了丈夫。在这里,切斯勒还提到了每年将自己已经成年的女儿牢牢地留在自己身边6个月的女神德墨忒尔在她的女儿表现出独立的苗头时如何产生了被背叛的感觉。

  3.“同性性别歧视”和“女性对父权制的参与”

  切斯勒在书中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女性感到与男性共事比与女性共事更放松;为什么女陪审员在强奸案或性骚扰案中更有可能站在被告一边,而不是站在受害者一边。在她看来,问题在于许多女性对自己的女性朋友和同事以及家庭中的女性成员持有性别偏见。她提出了女性应该拥有的心态和道德准则,以便在心理上、知识上、经济上和政治上取得进步。她说,“一个愿意为一名飞扬跋扈的男性工作的女性有可能去中伤这名男老板的女性对手。这个问题很复杂,因为在成功女性的手下工作往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些人简直就是难以相处。这个问题经常由于一种不被言明、不被承认、已经在心理上被内化了的双重标准,甚至是三重标准而变得复杂起来。”(注:Chesler,Phyllis,2002,Women's Inhumanity to Women,(摘录),in http://www.msnbc.com/news/734812.asp?cp1=1 # BODY。)

  在这里,切斯勒明确提出了“同性性别歧视”(same-sex sexism)的概念,认为性别歧视和厌女症并非仅仅是男性的态度。女性内化了对自身的性别歧视的观点,并将这些观点运用于其他女性。在论证这个问题时,她特别以大量事实证明许多女性对于遭受性骚扰和性虐待的女性受害者的苛刻态度。她认为,这种情况在其他许多被压迫群体的成员中也很常见——这些人无法直接表露对权势的不满,于是迁怒于彼此。切斯勒说,“女性把权力看成父权制中的‘稀有资源’——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在男性世界中,女性渴望受到尊重,于是常常要与女性进行她们自己不肯承认的明争暗斗,或是对才华出众的女性进行惩罚……这种女性的性别歧视支持了父权制的现状。”(注:Greenspan,Miriam,2002,When Women Injure Women (Book Review),in http://infotrac.aola.galegroup.com/itw/infomark/258/545/8358988w5/purl=rcl_EAIM_0_A85593442&dyn=5! xrn_6_0_A85593442? sw_aep=grad)

  切斯勒进一步说,这并不是说女性的残忍只能责怪女性。另一个导致过错的原因就是“父权制”——尤其是在今天由男性统治的工作场所。但她又说,女性忠实地为保持男权文化而出力。她们为这样的男人提供了家庭,把子女社会化成为——或嫁给——同样成功的男人。不肯这样做的女性寥寥无几。她引用英国进化心理学家安妮·坎贝尔(Anne Campbell)和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心理学家戴维·H.巴斯(David H.Buss)的话说,“女性通过选择拥有较多资源的男人和‘重男轻女’,坚持和帮助了父权制的再生产。要建立父权制,女性的‘共同参与,是必不可少的,无论男女都不肯与本性别的成员团结,而大多是彼此竞争。”(注:Chesler,Phyllis,2002,Women's Inhumanity to Women(摘录),in http://www.msnbc.com/news/734812.asp? cp1=1 # BODY。)切斯勒说,“实际上,女性的侵犯、敌意、暴力和残酷,其对象首先就是其他女性。正如多数女性都知道的那样,一个女人可以一步步地把任何她嫉妒、畏惧或她必须与其争夺资源的女人的生活变成地狱。例如,年长的妇女和所有的女性小集团往往胁迫女孩或女人顺从;女性的小集团将任何她们认为更漂亮、更聪明、在性的方面更自由、或‘与众不同’的女性排斥在外。女性的竞争往往是支持,而不是破坏现状。于是,为了生存或改善她们自己的命运,多数女性和男性一样,串通一气造成了女性作为一个阶级的从属地位。研究表明,在决定国家基金会的资助时,女经济学家比男经济学家更可能否决女性提出的课题立项申请。”(注:Chesler,Phyllis,2002,Women's Inhumanity to Women(摘录),in http://www.msnbc.com/news/734812.asp? cp1=1 # BODY。)切斯勒认定这是女性不得不为寥寥无几的象征性位置而彼此竞争的结果。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