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圣经》历史书《使徒行传》的历史逻辑

2016-09-26 09:40:37 《历史学》 查常平

  《使徒行传》和《路加福音》为同一作者,都是路加的作品,所以,一般把它们纳入路加神学的范畴来讨论。①不过,纵然它们在语言风格和结构编排上呈现出相似性,纵然符类福音的叙述比《约翰福音》更具有历史性的特征,②纵然路加是《新约》里惟一遵从当时的希腊—罗马的某种流行习惯——即把著作题献给某人——的历史学家,③但是,《使徒行传》因为涉及到早期基督教的历史,而《路加福音》更多叙述耶稣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传道过程,从叙述论题的范围方面看,《使徒行传》的历史性强于《路加福音》。尽管如此,在讨论《使徒行传》的历史逻辑的时候,我们也会使用《路加福音》的历史文献。

  一、历史叙述中的基督信仰

  在讨论历史的含义的时候,我们分别从发生学、文献学、历史学的视角,展开了历史作为事件、人言、事实的规定性言说,并简略地结合《新约》文本的这三个方面,指出了它们所呈现出的特殊性。按照一位历史学家的说法,历史的基本含义为,“作为过去事件的历史,作为历史学家进行研究活动的历史和作为上述研究活动的结果、即关于过去事件的一整套表述的历史”④。以此审视路加的作品,《路加福音》、《使徒行传》正好属于历史叙述的产物。

  对幼小耶稣的崇拜

  路加带着研究和了解的想法,抱着历史考察和说明的目的,开始他的写作。这从他在《路加福音》第一章第三节中使用παρα κολονθεω一词可以看出。该词具有追踪、调查、彻底熟悉全部事件的含义,指人通过对事情的心理的追问、考究获得的某种知识,其完成体παρα κολονθηκοτι强调考察后达到的状态。⑤根据《路加福音》的序言,在路加之前,不少人都着手阐明过基督教独特的历史事实。他们所言说的,是耶稣在世界上成就的历史事件,即在发生学意义上的基督事件。按照路加的理解,甚至牧羊人彼此之间都把基督的诞生理解为一个救恩事件。“路加所想描述的是历史上与上帝救恩计划相应的那些大事件。”⑥和路加一样,他们所依赖的主要材料,是传道人起初见证、留存的人言,即在文献学意义上关于基督的人言,因为,传道人的职责,不是著书立言而是宣告未成文的福音,以不同的方式口头传承已经成就的历史事件;因此,作为一位历史学家,路加在文法、修辞方面得到过训练,他能够根据具体的历史情景改变他的写作文体。他详细而准确地考察了他书写的内容,这在历史学意义上形成了关于基督的历史事实。⑦《路加福音》的序言,和同时代希腊—罗马的历史学家的著作不同,它没有陈述该书的作者是谁;其相同之处在于:它交待了作品的背景、它所依赖的可靠的材料以及作者具备的写作能力。因此,作者显然打算撰写一部历史。他没有意识到在现代意义上“信仰”与“历史”的差别,因为,在他看来,基督信仰事实上就是信仰历史上的耶稣,信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徒1:1),包括在他们中间确曾发生过的耶稣的灵生、爱道、受难、复活、显现(路24:13-49;徒1:3-8)、升天(路24:51;徒1:2、9)、再来(徒1:11)这些历史事件。“以他的观点,信仰和历史是相互作用的;宣讲信仰的一种方式,就是要陈述这种信仰的历史曾经所是的内容。这不是说:他获知的信息总是可靠无疑的,或者说,他的描述要比众多现代历史学家严谨得多——即他总是对各种事件加以某种严谨的事实叙述。它意味着:他相信各种事件如果得到准确有序的呈现,它们至少是指向基督福音的。”⑧耶稣生平的历史事实和彼得、保罗的传道事实,对于路加而言乃是基督信仰的表达。路加对这些历史事实的叙述,同时就是对基督信仰的言说。在这个意义上,路加意识到:任何历史事实,至少都应当表达某种信仰,传承上帝之国的道和耶稣基督的神言(徒28:31)。耶稣的事件及其传递的过程,不是由纯史事来证明的,为耶稣作见证的确实性,只能以“存在于历史事件进行与救恩计划之间显示的相应为描绘的基础,那就是用救恩史事的描绘法,因为它的部分就是信仰的见证”⑨。路加的作品,在《新约》里比较典型地体现出历史逻辑的学术理路。路加把福音的叙述置于世界历史的背景,赋予约翰与耶稣的公开传道和世界历史以同步性。⑩耶稣的诞生和施洗约翰的出现,被安排在一种世界历史的框架之中。耶稣出生的大卫城伯利恒,属于该撒奥古斯都的谕令要求天下人民报名上册的管辖范围。天使报告的好消息,是关于以色列以至全人类的,是普世的福音。耶稣作为救主,把平安带到地上。这样的“福音”,习惯上同皇帝的敕令相关,“因为它促成整个社会的平安与繁荣”(11)。

  为了表明已经行过、说过某件事情而其他事情还在延续,路加使用介词“在(εν,in)”带一个冠词和不定式(徒19:1)。他喜欢下面的表达式:在进行体动词“εγενενο”(“it happened…”)后面加连词“και(和)”(12),或者带一个限定动词,或者加一个不定式(13)。“各种事件,常常发生‘在’某些人‘面前’(‘ενωπτον’,路5:25)。他以这种方式,说明他关心种种历史的联系与历史的见证人。”(14)而且,这些事件,是在历史时间中前后相继地发生的。

  路加叙述的时间起点,就是他所说的“起初(απαρχη)”,是耶稣复活前的见证人还活着的时候,和复活后的传道人讲述的那个时间的开端——耶稣接受约翰洗礼后从加利利开始传和平福音的时候(15)。或者,它可以追溯到施洗约翰出现的时候,“按照路加本人的理解,耶稣把施洗约翰的出现表现为启示的新纪元的开端”(16)。《路加福音》的叙述,始于约翰如何来到世界(路1:5以下);而在《使徒行传》的开头部分,耶稣复活后却提及约翰的水洗。这样,路加使用的历史资料,是由耶稣同时代的见证人和他升天后的传道人留下的人言(徒1:9)。这些最初的见证人,不限于使徒们,而且包括所有曾经参与传道事奉(διακνια τομ λονομ,字面意思为“道的职事”)的人(17),因而包括把最初成就的事件传给路加的那些传道人,如腓利、耶稣的兄弟和其他早期的门徒。(18)

  在资料来源上,“《使徒行传》在本质上基于:(1)早期耶路撒冷教会各种口头的传统;(2)耶路撒冷布道团的其他各种口头的传统;(3)有关安提阿教会的种种材料,路加本人也许应当对这部分材料负责(参见13:1);(4)有关保罗布道的某种叙述,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路加是其见证人。他自然地对他的叙述加以总结,以及添上曾经被叫做‘过渡板’的内容——它们概括并表明时间的段落……有人主张这些段落标示的时间间隔为5年,从公元30年开始到60年结束”(19)。这些材料,反映了耶路撒冷和安提阿教会的观点。前者呈现在《使徒行传》腓利、彼得的传道和耶路撒冷会议中;后者内含为了引出扫罗的司提反的故事、扫罗的故事、安提阿的扫罗和其他人、安提阿及其传道团。此后,便是路加与保罗同行到特罗亚、马其顿,又从腓立比航行返回到特罗亚,然后到耶路撒冷和罗马。这些被称为“我们段落(we-passages)”,因为,作者路加亲自在其中见证了全部过程。在司提反、彼得、保罗的布道记录中,路加“把他所得到的各种不同的传统结合在一种进行式的描述中”(20)。路加如此使用历史文献,同样呈现出历史叙述的特征。我们今天看到的《使徒行传》这个历史文本,是路加书写耶路撒冷和安提阿教会的人言的产物;而这些人言,又是对彼得、保罗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为耶稣作见证的历史事件的口头传说,即关于他们如何把基督的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罗马的事件的言说。

  路加在《使徒行传》中采用历史叙述的方法,还表现在他对历史事件的结果的概括上。当然,这种结果,和他对历史事实所内含的信仰有关,或者说同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即人的得救相关联。当彼得、约翰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之名,医治了一个四十多岁天生瘸腿的人后,他们向以色列人传讲离罪回转之道,其结果导致许多听道的人信了;他们受到官长的恐吓不要奉耶稣的名讲论,他们祷告的结果是圣灵充满许多信的人,使他们蒙恩彼此同心合一、大有能力见证复活的基督;亚拿尼亚夫妻共谋欺骗上帝灭亡后,全教会都充满敬畏,“信而归耶稣的人越发增添”(徒5:14),彼得医治了从耶路撒冷四周来的病人;当耶稣基督的使者把彼得等使徒从监里引出来、公会体罚他们后,他们却继续满心欢喜地四处传播耶稣是基督这一消息;使徒选出执事管理饭食、自己专以祈祷传道为念,导致上帝的道兴旺起来,甚至连祭司都信了;司提反在耶路撒冷遇害后,扫罗疯狂残害教会,腓利却把基督之道传到外邦的撒马利亚人;扫罗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见耶稣反而蒙召,“那时,犹太、加利利、撒马利亚各处的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徒9:31)。巴拿巴为圣灵充满、信心十足到安提阿教会的结果,是归服基督的人数增加;希律王除灭约翰的哥哥雅各、囚禁彼得,他自己竟被上帝铲除,“上帝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徒12:24)。犹太人把保罗、巴拿巴赶出彼西底的安提阿城,门徒却满心喜悦地被圣灵充满;耶路撒冷会议解决了接受福音的外邦人与犹太律法的关系,“于是众教会信心越发坚固,人数天天加增”(徒16:5)。保罗住在亚细亚,辩论上帝之国的事情,上帝通过他的手行神迹奇事,耶稣的道就这样兴旺得胜;保罗在耶路撒冷被捕后,开始了从该撒利亚到罗马的第三次传道旅行,经历受审、海难、蛇咬,最终来到罗马,“放胆传讲上帝的国,教导关于耶稣基督的事,没有受到什么阻碍”(21)(徒28:31)。

  司提反

  在这些历史事件背后,路加给出的大部分原因是早期使徒遭受逼迫的患难,由于苦难中有上帝的恩典,其结果却是上帝救赎计划一步一步地得到实现,是当事人希望的增长。这正好是对由耶稣基督的受难与复活开启的十字架神学的教义的历史注释。路加详细叙述一些历史事件的经过,在司提反、彼得、保罗的传道演说中,大量引入《旧约》的历史文献和先知的预言,其最后的目的都指向他关于上帝通过基督拯救世人的神学信仰。

  二、未来绵延中的末世观念

  《使徒行传》的序言里,除了谈及在第一卷作品里书写的内容外,路加还特别记录了耶稣与门徒关于末日何时来到的对话:

  耶稣和他们聚集的时候,嘱咐他们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就是你们听见我说过的。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阿,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

  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4-8)

  从这段对话可以看出,门徒所想象的上帝之国,还是局限于今世作为一个民族复兴的“以色列国”。耶稣没有直接否定他们的答案,而是把以色列国包含在其中,因为门徒要去作见证的耶路撒冷、犹太全地也属于以色列国。从这里,将引出两个主要问题:末日来临的时间,外邦人传道与犹太律法的关系。对于前者,路加和约翰一样,把末日来临的时间设定在不确定的未来;对于后者,路加显然是在竭力缩小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在教会里的差别(徒28:17-23)。(22)但是,在路加的心目中,上帝才是末世时间最终的设定者,上帝对时间具有绝对的主权。而且,从耶稣回答门徒问题的语气来看,主再来的时间被推迟了,门徒需要从圣灵那里得到能力,从耶路撒冷开始直到地极为他作见证就够了。“路加禁止人用启示书按时候日期意义的算法并等候弥赛亚的统治在历史中的建立。对于他的教会来说,这意味他禁止人定睛于即将来临的基督复临(Parousia)。门徒注目的焦点应集中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他们应当注意圣灵在何处并怎样建立他们作见证人。”(23)换言之,路加的末世观——主的复临的时间观,是一种向时间中的未来之维延伸的观点。人对上帝救恩计划的参与,需要圣灵的指示和能力的帮助。在这一点上,作为一位历史学家和第二代基督徒,路加清楚地意识到他本人和第一批门徒的区别。他特别指出门徒们在末世观方面的错误。“随着他们走近耶路撒冷,他们‘以为上帝的国快要显出来’(路19:11),但他们错了。在他们认识到耶稣复活之前,一些门徒说:‘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路24:21);甚至后来,他们问道:‘主阿,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徒1:6)他们还不理解:基督不得不受难、进入他的荣耀(路24:26);他们还不明白:圣灵将被赐予教会,教会然后将为耶稣作见证‘直到地极’(徒1:8)。为这个缘故,路加叙述耶稣的言说:‘上帝的国来到不是能观察到的。人不会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瞧,上帝的国就在你们中间(路17:20-21)。(24)路加修正了某些吸收自马可的末世论的材料;他赞成末日会来到,但基督徒不必跟随那些说‘时候近了’(路21:8)的人。它也许是:耶路撒冷陷落的日子(路21:20-24),即便如此,还未到末日。”(25)路加把“时候近了”看成是假先知错误的期待,警告门徒“不要跟从他们”(路21:8)。“他将马可的‘末期还没有到’(可13:7:ομπω τοτελο)改为‘末期不能立时就到’(路21:9:ομκ εμθεω τοτελο),要注意必须‘先’发生的事情。在这样的语境中,《路加福音》21:32(‘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中明显所指的对未来不久的企盼,不是指耶稣——或者甚至马可!——的世代,而是指一个延伸到不可预计的未来的世代。因此,路加强调:复临的推迟,在时间上是不确定的。整个《路加福音》、《使徒行传》都会说明这种侧重。”(26)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