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双重的坎坷:埃利亚斯和《文明的进程》

2017-10-24 16:19:03 文汇报 袁志英

  今年是德国著名社会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诞辰120周年,他的代表作《文明的进程》在出版之初无人问津,几十年后才成为畅销书,风靡整个西方世界。埃利亚斯所谓“文明的进程”是指,对本能和情绪的控制,高水平的社会分化与相互依存所需要的长远眼光的发展,或者说“合理化”行为的发展。在埃利亚斯那里,“文明”一词是对现代西方社会发展水平的一种总结性的概念;它涵盖如下的内容:较高水准的科学技术、社会组织以及某种生活方式。文明是一个过程,至少是过程的结果。

  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被称为20世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也是21世纪著名的社会学家,他的学术成就可以与德国另一位社会学大家马克斯·韦伯相比肩,这样一位横跨两个世纪的学者恐怕并不多见。埃利亚斯于1897年出生于原属德国、战后划归波兰的布雷斯劳一个犹太富商家庭,今年是他诞辰120周年。他的代表作《文明的进程》曾经成为畅销书,风靡整个西方世界。一部学术书,且是社会学的著作,动辄就有数万册的销售量,这几乎是个奇迹。该书被译为几十种文字。1999年,三联书店出版了中文译本,后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接续出版,今年已经出到了第五版,每一版次都会多次印刷。算算看,中文译本的印刷量就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

  “从前人手里接过火炬,跑了一程,又把火炬交给了来者”

  诺贝特·埃利亚斯从小身体孱弱,几乎所有的儿科毛病都找上过他,为此,双亲没有送他去幼稚园,而是延师在家进行学前教育。年长一些,他可以去学校上学了,他所就读的小学和中学都是名校。埃利亚斯身材不高,但他在学校里总是坐在后排,这是因为学校按照成绩排座次,成绩优秀者一律后坐。他喜欢钻研哲学,在中学时代和同学组织过一个哲学兴趣小组。该小组阅读以艰深著称的康德的著作,并在阅读速度和理解深度方面展开竞赛。埃利亚斯如此自讨苦吃,是因为他早就立志在布满荆棘的“homme de lettres”(文人、学者)之路上跋涉,要成为教授,所以才有意识地进行一番智力上的磨炼。

  中学毕业后,埃利亚斯进入布雷斯劳大学,可刚一注册,席不暇暖,他便像其他同学一样,报名参军,来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东线战场。他的绝大部分同学都洒血“光荣的战场”,而体格羸弱的他竟然挺过了战场。战争让他变得坚强,并培育出一种自律的能力。他从战场归来,遵从父命学医,兼修哲学,但在通过了医学基础科目的考试之后,便逐步专注于哲学。医学知识为他后来的名山事业带来了莫大裨益,因为这大大有助于构建他的有关西方人心理发生的理论。

  在布雷斯劳大学,他师从新康德主义者理查德·霍尼希斯瓦尔德(Richard Hoenigswald),为扩大眼界,他还曾游学海德堡,听过他心仪已久的贡道尔夫的课。后者是歌德专家,也是诗人。1930年,年轻的冯至来到海德堡,也将他对贡道尔夫的美好印象写给他“沉钟社”的同仁。著名的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斯(Karl Jaspers,1883-1969)的讨论班也使他获益匪浅。1920年,他又去弗赖堡,听胡塞尔(Edmund Husserl,1859-1938)讲歌德,而对其现象学,由于受到导师霍尼希斯瓦尔德的警告,则敬而远之。

  埃利亚斯在其博士论文《观念和个体》中表达了他从解剖生理学的角度出发所得出的认识,这一下子惹火了导师,要他进行根本性的修改。他一方面据理力争,坚持自己的基本观点,另一方面又进行了“小修小补”,以使导师满意。

  1922年他通过了以下学科的口试:哲学、心理学、艺术史和化学,1924年拿到了博士学位。

  上世纪20年代,受经济大萧条的影响,严重的通货膨胀使得埃利亚斯父亲的退休金变得微不足道,于是他不得不设法自己养活自己。他进了一家中型企业做营销工作,“下海”学起商来。他经常仆仆风尘穿梭于北欧诸国,和各种人打交道,他看到工人生活的贫困,也了解到工厂主之所以孜孜为利,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使然。士兵的经历为他打开了一条通向社会的裂缝,而这次学商的经历则使大门洞开,对其后来的学术生涯至关重要。《文明的进程》的许多观点就是源于这次的“下海”经历。

  在布雷斯劳大学拿到哲学博士学位后,埃利亚斯便转至海德堡大学的社会学系:海德堡大学的学术气氛很浓,这里的社会学全欧洲有名;他要在这里向教授论文进军。社会学系是韦伯兄弟的天下,首先是马克斯·韦伯。他于1897年来这里任教,由于劳累过度,1899年便基本上停止了教学活动,1903年则完全放弃了这一职位。可他“人还在,心不死”,将课堂搬至家中,韦伯夫妇周围形成了一个交谈切磋的沙龙,参加者皆为学术界的名流。大家各抒己见,讨论异常热烈,时时迸发出思想的火花。韦伯在其中起着中心作用:他往往一语中的,再艰深的问题在他面前总是迎刃而解,具有使人心悦诚服的力量,他家的沙龙有“海德堡神话”的赞誉。德国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般都服膺于两个“马”,一为马克思,一为马克斯 ·韦伯。韦伯的沙龙,埃利亚斯无缘躬逢其盛,可是在韦伯过世后,其夫人所主持的沙龙他却参加了。马克斯·韦伯的弟弟阿尔弗雷德·韦伯是经济学家,也是社会学家,但他一直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埃利亚斯就是在阿尔弗雷德的门下攻读教授论文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