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探析童年社会学研究新视角

2017-04-26 08:43:17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郑素华

  在西方,詹恩斯·库沃特普(Jens Qvortrup)是主张从结构的视野来定位童年的代表性研究者。他是当代童年社会学研究领域的开拓者之一,挪威科学技术大学社会学教授。他发起并主持国际社会学会之“童年社会学分会”达十年之久。

  儿童在社会学研究中的缺失

  “儿童”、“童年”应该定位为社会学的基本范畴,这是库沃特普的基本观点。20世纪80年代,库沃特普曾主持奥地利家庭和离婚研究项目,开始意识到儿童在以往社会学研究中的被忽视与缺失。在收集童年资料的过程中,他注意到国家、全球人口统计及一般信息统计,并不把儿童作为一个单独的统计单位来收集,并且在其他许多社会科学中也是如此。这反映出儿童作为我们社会中少数群体的地位:他们的“不成熟”、“无能”使得他们不值得被信赖。在多数社会学研究中,儿童均被隐匿在更大的社会团体与范畴中。

  这导致了儿童的生活状况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状况难以直接呈现在我们的分析中。他呼吁将儿童视为与成人一样的社会集合体,以便将儿童从传统统计范畴的再现中解放出来,去直接呈现儿童。为此,首先需要给予儿童的特定生活状况以发声的机会,这样才能够挑战儿童的政治位置及童年的社会秩序。然而,挑战儿童/童年的既定位置,作为个体的儿童是无法实现的,而个体儿童正是传统理论所强调的。有别于传统的观点,库沃特普着重强调,必须要赋予“儿童”、“童年”像“阶级”、“性别”一样的社会学范畴地位。

  在他看来,视儿童为独立的社会学范畴,有助于告诉我们,当他们相对于其他群体而成为少数群体时的真实状况。

  从结构视野定位童年

  传统社会学理论与方法未能精准定位儿童的社会、经济状况,这一不足引发了1987—1992年间库沃特普主持的一项突破性研究“作为社会现象的童年”。其提出看待童年的新方法即从结构的视野定位童年,视童年为一种独特的结构形式。该项目特别之处是以“童年”而不是“儿童”作为研究单位,在他看来,传统的儿童研究,侧重于“个体”而对“群体”关注不够,更遑论童年的变迁研究,为此,他主张以“童年”为核心概念来提升儿童在社会科学中的能见度。

  沿此,他提倡关注童年的发展,而不是儿童的发展。在有关“儿童发展”传统观念中,人们常常视童年为一个人生阶段,而在“童年发展”的观念中,童年则被视为一种社会结构形式,并不单是一段有待个体度过的时期。显然,这种视角下的研究,探求的是童年的社会的、历史的、经济的、法律的、文化的而非个体的因素,更多是关注童年如何发展或变化,而不是单个儿童如何成长。

  在“作为社会现象的童年”项目总结中,库沃特普概述了他的基本观点:第一,童年是社会结构的一种特定和独特的方式;第二,童年不是暂时的,就社会学视野看,它是一个永恒的社会范畴;第三,童年是社会的一部分,是整个社会分工的一部分;第四,与成人一样,童年同样受到社会力量的影响,尽管可能以特定的方式。

  这些认识,使得我们注意到童年生产以及塑造儿童生活世界的宏观条件,亦使得童年的比较研究具有可行性,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其所强调童年的比较研究,不同于英国学者艾莉森·詹姆斯(Allison James)等人的研究。詹姆斯等人的研究关注的是究竟存在一种“童年”(childhood)还是多种“童年”(childhoods)。基于不同国家的童年比较研究,詹姆斯等人的结论是,发展中世界的童年是同质的,这是一种误解,而主张不同发展中国家及工业化国家之间的童年是存在差异的。然而,库沃特普对此表示怀疑,因为这可能忽视了宏观的社会—经济因素的巨大影响,这些因素是日常生活世界中包括儿童世界的基本变量。

  注重宏观因素对童年的影响

  库沃特普认为至少有三个方面的研究,可以凸显出宏观因素对童年的影响。首先是童年变迁的历史与跨文化研究。他对多样童年观持保留意见,其理由在于多样童年观仅聚焦于童年的特殊性。如果在较小的、特定的单位下(如家庭)进行比较,这种观点可能是有效的。问题是,当进行童年的比较分析时,在何种层面上谈论童年?如果仅仅是比较个体的童年,那么就需要考虑许多细微的参数,而这些参数在比较英国童年与尼日利亚童年时可能是无效的,这就需要考虑到童年的宏观因素诸如社会的生产模式、现代性、工业化、民族化等,这些因素在微观的童年比较研究中,常常被忽视。

  其次是不同国家或地区的童年比较研究,可以凸显出宏观的经济、社会、文化力量的影响。库沃特普以一项统一前的东德、西德与荷兰的童年现代化研究为例。该项研究的结论是西德的童年最为现代化,荷兰的童年甚至落后于东德;西德城市的基础设施要优于东德,生活水平亦高于东德;荷兰则由于传统的家庭妇女与母亲的角色以及更低的女性就业率等导致儿童的童年更为传统。库沃特普认为该研究成功地解释了儿童日常生活以及他们所受到的宏观社会政治经济变迁的影响。

  最后是代际比较研究。库沃特普非常强调“世代”概念对童年研究的重要性,类似于“阶级”概念对理解社会不平等、文化偏见、父权制等重要性一样。在他看来,就逻辑而言,“世代”这一范畴显示出一个国家中不同人口均受到同样的国家、跨国宏观力量的影响。库沃特普相信代际研究可以揭示出童年、成年之间的权利、资源上的不平等。不同的年龄群体,并不必然以相同方式或强度受到同样力量的影响。以福利资源来说,儿童作为一个群体,享受了历史上国家福利发展的果实,然而,我们并不清楚儿童是否依然受到歧视,是否享有与其他群体一样的资源。基于一些统计数据,库沃特普发现,世代之间其实是不平等的,欧洲福利国家越来越偏向于老年群体,童年似乎比其他世代更脆弱,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儿童没有权利或力量来确保分配公正。

  库沃特普的观点很难一一介绍。概言之,在当代童年社会学研究中,其最重要的理论贡献在于从结构的维度确立了“童年”范畴的本体地位,“儿童”不是一个“隐形”的不被看见的群体,他们在宏观层面受社会影响的同时也对社会施加影响。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国外童年社会学的当代进展研究”项目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


  (责任编辑:战文婧)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