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一个人和一个学科的命运

——王康教授的社会学生涯

2017-03-17 09:08:59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网站

  一个人的经历和他的学科是密切相关的。

  敬业勤学就是要尊重这门学问,不是混饭吃的职业,而是一门我们所热爱的事业。

  背景介绍:炎热的夏日,北京朝阳区。高楼林立的新区,远离闹市的休憩之所,走入王康先生的家,宽敞而明亮,庄重大方的陈设,体现主人的高雅之气。

  人物介绍:王康,湖北黄冈人,1919年出生。1944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社会学系,北京教授讲学团暨中国政法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理工大学等校教授。曾任中国社会学研究会总干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心理学会副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社会学卷》社会学史编写组主编等职务。有社会学著作《学步集——社会学在中国》、《中国社会学的兴旺》,主编《社会学词典》、《社会学史》等。

  求学经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记者:当时您是怎样选择社会学的呢?为什么会选择社会学来学习呢?

  王康:那是我考大学填志愿的时候的选择。我这个人从小喜欢乱翻书,我在贵州上高中时,学校的图书馆有很多书,各种门类的都有。我就都看,那时候不喜欢看小说,就看一些俄国社会主义史啊这样一些书,看这些书就对社会学有了一些印象,就觉得挺好玩的,产生了兴趣。当时西南联大还没有单独的社会学系,是历史社会学系。当时北大,人大都没有社会学,就清华有,而且人很少,就陈达,潘光旦先生几个人,费孝通先生到联大是很晚的。后来到了41年的时候,历史系与社会学系分开了。这时候系里的教授就多了一些了,一共四个教授,陈达,潘光旦,李之清,吴建麟,另外还有两个助教,但是助教是不讲课的,与现在的助教不同的。

  陈达先生教人口问题、劳动问题,潘光旦教思想史,李之清教一些如农村问题等的杂课,吴建麟是教社会学原理。当时吴先生开的课都不受欢迎,他其实是很有学问的,但他的教法太陈旧。几个大牌教授都很受欢迎。他们都是清华大学的。那个时候,社会学溯源就是在清华的,北大还没有社会学系。费孝通是1944年回到清华的,那时候陈达先生去美国了。潘光旦负责,他对费先生印象很好的。当时费还在云大,潘先生就把他请过来了。这个时候我已经离开学校了,他教什么课我就记不得了。

  记者:我们很想知道您的求学经历,能详细讲一讲吗?

  王康:一年级的时候,我们选了38学分的课,当时我的社会学原理学得很好,95分,全班第一。陈达先生对我肯定没话讲。生物学6学分,逻辑学6学分,我考得不好,正好三分之一。潘先生是个好人,因为我主科念得很好,他要推举我去,和主管说你把一个优秀学生打成留级学生。当时主管老师是个著名经济学家,他人也很好,但很顽固,说功课不过就得留级,不管是谁。我就还没正式毕业,要留级嘛,也没法保送,也不能当助教。当时费孝通就在云南大学。我那个时候就开始办报了,是昆明那种小报,叫做《自由论坛》,是一种周刊,也是接收来的。原来的主持人是一个三联团的人,可以说成内部矛盾了,上司把他赶走了,这个刊物就垮台了。(原来是〈生活早报〉的刊物),我们就把这个刊物接收过来了,改成了《自由论坛》。费孝通当时住魁阁,每个礼拜进城三个下午。我的刊物就在云大门口,他每次进城都来喝口水,有时写写东西,还和我们吃个饭。

  记者:您当时求学的条件是怎样的?

  王康:上学的时候啊,最犯愁的是吃饭问题。当时高中生也是不好找工作,上了大学,而且是名牌大学就好一些。学校里就是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国民党够腐败了,但对待教育还是很好的。当时吃饭是一个大事,当时我们很穷啊,经常吃不饱,联大也很穷,整个学校都是茅草房,没有一个大楼,操场下面有时还有坟地,整个学校就是在坟地上建起来的。

  当时还有一件趣事。有一个清华毕业学长,和我一起办报的,当时没地方睡,怎么办呢?当时我们就把办报的纸铺开,是那种土纸,就睡在纸上面,很软的。魁阁快结束了,他就推荐我到魁阁去当助教。我就这样进了云大,44年到魁阁去了。这段时间我的保送还有效,过了两年我又到清华研究院去了。后来我到清华以后,开始很兴奋,后来体质检查,发现我有肺病,解放前有肺病是被宣判死刑的阿,没有药治嘛,我在清华待了两年,挺惨阿。还好可以写点东西,拿点稿费。慢慢写点书啊,稿费也拿多一点,改善一下生活哈。

  记者:您研究生时候的导师是哪位教授?主要学习什么方向呢?

  王康:我当时的老师主要是费孝通和潘光旦。研究生各个教授的要求不同,和费孝通一起,就是帮助他翻译文章,他翻译一本《工党一年》,英国工党上台一年,他翻译了三分之二,我就帮他翻译剩下的。另外就是写文章,吴晗先生也教我写的。他是历史系的教授,但他也参加我们的讨论班。像《皇权与绅权》中有很多历史的内容,就把他请来了。我跟他关系还是很好的。还有陈达先生,在我研究生要满一周年的时候,他就让我写一篇文章。我这一写就写了几万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