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学科简史 > 地域篇 > 

道德教育的“真空”由谁来填补

——今日俄罗斯道德教育状况一瞥——俄罗斯地域

2016-10-18 14:20:22 《高校理论战线》 夏伟东

  一、前苏联的道德教育系统已被完全打破和否定

  随着前苏联的解体以及社会制度的改变,今天俄罗斯的意识形态包括思想道德的改弦更张,本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因而,我们访俄并未想与俄方学者讨论前苏联的道德教育,尤其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德教育问题,深知在这一问题上双方恐已话不投机。出乎意料的是,俄方人士却不时提起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德教育问题,只不过他们大致是从否定的一面来谈的,而且对前苏联的意识形态特别是思想道德所作的缺乏理智的批判,令我们惊讶不已。

  在今天的俄罗斯,前苏联的道德教育特别是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道德为核心的道德教育,已成为一种“原罪”或“笑柄”的代名词,似乎这是一个遥远的、过去怎么能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俄罗斯学者的发言中,对前苏联时期的道德体系的一个普遍看法,是认为这是一种“偶像化”的道德体系,其“偶像”是人为造出来的,是强加给人们的,因而不能替代世俗的偶像。当中方的一位学者在发言中介绍中国是如何对中小学生进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道德的教育时,俄方一位地区教育部门的负责人,竟用带着讥讽的口吻说这只不过是重复前苏联的教育模式,而这种教育模式在今天的俄罗斯已遭到摒弃,似乎隐喻中国终有一天也会认识到今天的做法是可笑的。中方的这位学者对这种讥讽当然作了理直气壮地辩驳。

  俄国学者对前苏联时期道德体系的这种否定,首先是基于对社会历史观的一种重新认识:历史唯物主义遭到否定,以往的社会中也无阶级划分问题,阶级社会以及阶级道德成为可笑之事,评价人物的立场也根本改变。例如,俄罗斯社会科学院一位教授在发言中指出,前苏联道德教育的一个根本错误,在于曲解历史,把凡是出来反对统治制度的人都视为英雄,向孩子们灌输一种“阶级道德观”。有几位教授在发言中,都直接间接地把诸如古罗马的奴隶起义领袖斯巴达克、俄罗斯的农民起义领袖普加乔夫等这些在前苏联时期受到肯定的人物,重新描绘成非人性的、恐怖的“盗贼”和“刽子手”,并以此抨击前苏联道德教育把“强盗”说成英雄。布尔什维克的历史地位当然也在被否定之列。

  对社会历史观的这种重新解释,必然是以对前苏联时期的历史事件进行重新评价为其结果的。我们在俄期间,无论是在莫斯科还是在圣彼得堡,屡屡听到俄罗斯人尤其是年轻人“忆苦思甜”。所忆之“苦”,无非是前苏联时期共产党杀了多少多少人,共产党被描绘成了法西斯;老百姓生活如何如何艰辛甚至恐怖,前苏联社会被形容成了人间地狱。所思之“甜”,不过只是现在多么自由,虽然生活很不好过,穷人很多,但也出现了一些很富有的人,这就比过去大家都是一样穷好了许多,等等。可是,我们在听俄罗斯人特别是年轻人“忆苦思甜”时,最感到困惑的,是他们一方面对现实极为不满,另一方面又总把今天的社会问题,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归罪于前苏联留下的“祸害”。一位年轻的男导游(圣彼得堡大学的一名讲师)对我们说,今天俄罗斯的经济之所以不好,根本的原因是俄国的优秀人才太少了,俄国最优秀的人才都在前苏联时期被共产党杀光了。这种轻率而又极其武断的结论,这种不合逻辑而又习惯成自然的语言定式,确实令我们大跌眼镜。意识形态的导向功能对俄年轻一代的影响,在这些问题上充分地显示出来。

  在这样一种对前苏联时期采取全盘否定态度的氛围中,原有的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道德为核心的道德教育系统被全盘打破和否定,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据俄方学者介绍,在今天的俄罗斯,前苏联时期道德教育的理论体系、教材体系和教学体系,已被完全摒弃。俄国教育部和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不再制订统一的道德教育的教学大纲,也不对各级各类学校规定道德教育的具体标准:没有统一的要求,没有统一的课程,没有统一的教材,也没有统一的课时。甚至连学校是否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学校选择什么样的道德教育的内容,学校如何实施具体的道德教育计划,以及学校怎样考核学生的道德品质的状况,等等,所有这些权力,几乎都已完全下放给各个学校,国家教育部和地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不再干预。

  与此相对应,过去在前苏联时期组织严密的党、(共青)团、(少先)队、辅导员、班主任和学生班级的德育组织体系,在今天俄罗斯的学校里也已不复存在。据说有的学校仍然保留了少先队组织,但其性质和作用已与过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德育组织体系的破坏,对道德教育带来的消极后果当然是巨大的,对这一点俄国学者,特别是俄国中小学校的教师们都是普遍承认的。

  二、俄罗斯当前的道德教育处于“真空”状态

  在今日俄罗斯,前苏联道德教育体系的被彻底打破和否定,造成的并不仅仅是道德理论上或道德教育观念上的后果,同时更有道德实践领域的后果。在俄期间,所有与我们交流的俄方人士,无论他们的政治背景和道德观点有多大的差异,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谴责当前俄罗斯的道德现状,认为这是一个道德严重无序甚至是道德堕落的年代。

  参加这次“中俄教育者会议”的俄方人士中,有一些是来自莫斯科以外地区的中小学校负责道德教育课的教师。这些教师在发言中,无不流露出对当前学校的道德教育状况和学生的道德素质状况的忧虑。普遍的看法是,现在俄罗斯教师的道德素质仍然算是最高的,可是现在教师连工资都没有保障,生活困难,想罢工,这让他们如何去树立老师应当具有的道德榜样。一位女教师在发言中说,教师的状况的确值得同情,问题是教师还得对孩子们负责,孩子们在干坏事,有时还和家长们一起犯罪,教师难道能够放弃责任吗?

  在圣彼得堡市,我们参观了一所全日制学校并在那里参与了道德教育活动。据这所学校的校长介绍说,这所学校的815 名学生大多是着名的基诺夫工厂的工人子弟。现在基诺夫工厂已经基本停工,工人的收入很少,孩子们的家庭不仅生活困难,而且文化水平也不高,几乎帮助不了孩子,孩子的教育和品德状况只能基本上由学校来负责。但学校现在连正常的维持经费都保证不了,市政府每年的拨款只够学校全部开销(主要是教师的工资和日常办学费用)的70%。这所学校已有35年的历史,校舍破损严重,5年前即已开始大修,可由于国家不给钱, 至今大修还未完工。这些状况,对学校的教育包括道德教育当然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俄罗斯大学的情况并不比中小学好多少。在莫斯科大学,一位副校长向我们介绍说,俄罗斯的大学早已取消政治教育课和道德教育课,学生们的兴趣只在那些能赚钱的专业课上,如法律、外贸等等。莫斯科大学的国家拨款大约只够学校一半的开销,其余要靠自己想办法,主要是招收“自费生”(相当于我国前几年“双轨制”的招生办法)。研究生一月的助学金只能维持一周的费用(吃饭),其余要靠“打工”去弥补。现在大约只有一半研究生能按时写完论文申请学位,主要原因就是许多学生要打工挣钱,没有时间去完成学业。当然,现在也有一些极富有的学生,他们开着豪华轿车进出校园。

  一方面是国家对各级各类学校的道德教育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一方面是学校即便想狠抓道德教育,但因受制于各种具体条件,常常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种情境下的俄罗斯学校的道德教育,很难说是切实有效的。

  当前俄罗斯社会的道德不良状况,尤其是青少年道德的不良状况,原因固然很多,可以说政治的、经济的状况是主要的原因,但软弱无力而又无所适从的学校道德教育,实在也是难脱其咎。教育当局和学校自有苦衷,责任不能全由他们来承担,可学生毕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成了不良教育的直接受害者。俄罗斯学校的教师都在抱怨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个人中心主义;越来越崇尚金钱就是一切的人生价值观;越来越没有修养,不会尊重他人,甚至也不尊重老师;在两性关系上更加放纵;毒品以更快的速度进入校园,吸毒学生的比率日益增大;孩子们的个性发展愈加不正常,单亲(母亲)孩子很多,男孩女性化,女孩男性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道德上的不良状况,直接诱发了青少年的犯罪行为,使得今日俄罗斯的青少年犯罪率持续上升,并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所有这些情况均表明,在目前俄罗斯的道德教育领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地带。这个“真空”与全盘打破和否定前苏联时期的道德教育体系有直接的关系。而这个“真空”的存在,又反过来进一步使针对青少年学生道德实际的学校道德教育严重弱化而且无所适从。可以概括地说,由于“真空”的存在,俄罗斯的道德教育潜藏着深刻的危机,青少年学生的道德品质也潜藏着深刻的危机。危机的核心,在于正确价值标准的缺失。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价值标准被彻底抛弃了之后,并未及时产生出能够取而代之的价值标准;利益集团的严重分化和严重对立,使得社会的价值标准也严重分化和严重对立。在今日俄罗斯,在道德领域,在善与恶、对与错等问题上,真可谓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从这个意义上说,俄罗斯道德教育领域的所谓“真空”,并非指空无一物,而是指混乱无序。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