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马克思主义 > 学习心得 > 

马克思的历史研究与《历史学笔记》

2017-03-13 15:25:29 《河北学刊》 李百玲

马克思晚年最后一部手稿《历史学笔记》的写作是一个颇具深意的事件。这部140余万字的作品横亘1700余年历史时空,其记录重大历史事件所企及的历史纵深感以及触及欧亚非大陆地理空间的跨越感,充满史学家的非凡气度。尤为引人入胜的是,马克思一生对历史学的持续关注与深入研究,使得他逝世前留下的这部未面世的作品和唯物史观思想线索之间的内在关联成为留待后人探究的历史之谜。

19世纪,历史学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历史这门学科,当时在诸如史料考证和客观性这些主要概念中,以德国的历史主义为标志正准备在19世纪的科学界占据主导地位。像列奥波德·冯·兰克、奥古斯特·贝克、雅科布·格林、卡尔·弗里德里希·艾希霍恩、弗里德里希·卡尔·冯·萨维尼和泰奥多尔·蒙森这些十分重要的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和法学家,继承了巴托尔德·格奥尔格·尼布尔,代表着传统的‘ars historica’(历史艺术)的进一步繁荣和方法论上充分发展为历史科学。”[1](P171—172)故而19世纪被称之为“历史学的世纪”[2](P90)。马克思是上述思想家的同时代人,自然受到这一时代学术文化潮流的洗礼,重要的佐证之一就是马克思的一生从思想和行动上始终如一地重视史学研究。对于这种重要性,马克思曾有过几次明确说明。18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宣称:“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3](P516)1850年代,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重申:“我学的专业本来是法律,但我只是把它排在哲学和历史之次当做辅助学科来研究。”[4](P588)

历史研究在马克思的研究生涯中占据了重要位置。早在青少年时代他就对历史学怀有浓厚的兴趣,毕生阅读了许多史学书籍,作了大量的摘录和笔记,写作了很多关于历史研究方面的著作。其中,十五岁时便写下了名为《查理大帝》的诗篇,歌颂神圣罗马帝国的奠基人查理大帝复兴文化、治理国家的功绩。马克思在大学时代热衷于阅读历史书籍,并自言“养成了对我读过的一切书作摘录的习惯,例如,摘录莱辛的《拉奥孔》、佐尔格的《埃尔温》、温克尔曼的《艺术史》、卢登的《德国史》,并顺便写下自己的感想。同时我翻译了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亚志》和奥维狄乌斯的《哀歌》”[5](P11—12)。马克思一生博览群书,在其早期的著作及书信中所涉及的史学家包括:古希腊的荷马、第欧根尼、拉尔修;古罗马的凯撒、塔西佗;德国历史学家利奥、罗泰克、兰克、普菲斯特尔、施勒格尔、哥列斯、阿伦特、亚历山大·荣克、蒙特、普芬多夫、克利斯提安森、马尔海奈凯、施维格勒等;法国历史学家托克威尔、毕,舍、卢·拉维涅、蓝盖、努加雷、勒瓦瑟尔、伏尔泰、拉马丁等;英国历史学家卡莱尔、弗安、培根等;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弗利、维吉里奥;瑞士历史学家哈勒等[6](P278—279)。

回溯马克思历史研究的历程,大致可分为如下几个阶段:第一阶段侧重于哲学史、宗教史、文化艺术史的研究。1830年代后期,马克思主要研究古希腊哲学史和近代哲学。1840年代初期,他将研究扩展至宗教史、艺术史、文化史,阅读并摘录了克·梅涅尔斯的《宗教批判通史》、巴尔贝拉克的《教父道德史概论》、伯提格尔的《论艺术中的神话》、鲁莫尔的《意大利研究》等,写下了以宗教史、艺术史为主题的“波恩笔记”。

第二阶段历史研究的重点转向国家史、政治社会史。1843年6—10月,马克思在克罗茨纳赫期间阅读并摘录了大量国家史著作,如路德维希的《近五十年史》、瓦克斯穆特的《革命时代的法国史》、兰克的《德国史》、路易·勃朗的《十年历史》、汉密尔顿的《论北美》等;写作了包括《历史—政治笔记》、《法兰西历史笔记》、《英国历史笔记》、《法兰西、德意志、英国、瑞典历史笔记》、《德意志和美国历史笔记和国家、宪法著作摘要》等在内的“克罗茨纳赫笔记”,涉及2000多年欧洲历史。1844年,马克思在巴黎期间专门研究了法国大革命历史,阅读了路韦的《回忆录》、蒙格亚尔的《法国史》、德穆兰的《论法国和布拉邦的革命》等。

第三阶段致力于政治经济学研究,对政治经济学说史、经济史、政治经济原理等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持续研究。马克思在巴黎时期对萨伊、斯密、李嘉图、西斯蒙第、罗德戴尔、李斯特、斯卡尔培克、毕莱、佩克尔、勒瓦瑟尔、穆勒等人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进行了阅读、摘录和评述,撰写了九本“巴黎笔记”。1845年到达布鲁塞尔之后,马克思继续投入政治经济学研究之中,研读了大量经济学著作,写作了“布鲁塞尔笔记”。他对德·尚博朗的《论贫困,古代与今天的状况》、约·佩基奥《意大利政治经济学史》、布朗基的《欧洲政治经济学从古代到现代的历史》等政治经济学史方面的著作作了摘录,同时摘录了毕莱、麦克库洛赫、西斯蒙第、加尼耳等人关于政治经济学原理等方面的著作。1845年7—8月间,马克思在英国曼彻斯特图书馆作了九本“曼彻斯特笔记”,研究和摘录了英国经济学家配第、安德森、布朗宁、米塞尔登、萨德勒、图克等人的大量著作,对价格和流通史、贸易史、工人阶级历史以及政治经济学原理与现状、人口与农业等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1850年代初期,马克思在伦敦期间继续钻研政治经济学,作了二十四本“伦敦笔记”。1850年,为撰写《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阅读摘录了《价格史》、《货币史》、《英国银行史》、《美国银行历史》、《爱尔兰银行历史》、《劳动人口过去和现在的历史》等有关经济史、价格史、货币史、银行史、政治经济学原理等方面的著作。1851年,他就货币流通史、土地所有制史、银行制度史、工艺技术史、殖民地等方面的内容进行了深入研究。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