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马克思主义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三)

2014-07-29 11:42:52 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评论员

  科尔施的马克思主义观

  一、“哲学转折”与总体性原则

  1.理论的危机与哲学性的丧失

  科尔施认为马克思主义在本质上是一种以理论和实践相统一的总体性的革命理论,具有一种深刻的哲学立场。但是科尔施认为,马克思主义出现了危机,这种理论危机的根源在于哲学性的丧失。这种危机的出现源于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资产阶级学者大都不太重视马克思在哲学上的贡献和马克思主义在哲学史上的地位,资产阶级研究哲学具有严重的局限性,首先是“纯粹哲学”的局限性,只承认独立形态的哲学;其次,“地域”的局限性;再次,他们无法把握纯粹的观念的哲学同社会历史发展的本质联系。

  第二,以第二国际理论家为代表的所谓的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归结为一种实证的社会理论,否认马克思主义同哲学的本质联系,其表现是以“经济决定论”为特征的经济学说和社会学说。

  第三,一批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本身缺乏哲学内容,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需要哲学,并用文化哲学观点和康德、狄慈根、马赫等人的观点来补充马克思主义。

  由于上述几种思想倾向的影响,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人们通常认为马克思主义丧失了哲学性,丧失了内在的哲学维度。因此科尔施认为,现在的任务在于恢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性,实现哲学转折。在他看来,哲学的最根本原则是理论和实践相统一的总体性原则,那么恢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性,实现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转折,其根本途径就是恢复确立总体性原则。

  2.“哲学转折”与总体性原则的恢复

  科尔施强调马克思主义同黑格尔哲学之间的内在联系,指出马克思主义从黑格尔哲学中吸收了理论的历史感和现实感。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转变和总体性原则的重建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以“消灭哲学”为表现形式的深刻的哲学革命。马克思关于“消灭哲学”的论述(青年黑格尔派时期,马克思强调自我意识和自由理论,强调行动和理性,扬弃了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在《博士论文》中,自我意识超越自身,进入世界,实现“哲学的世界化”和“世界的哲学化”--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提出“消灭哲学”和“实现哲学”,哲学批判的实质在于对“哲学的否定”,否定哲学和消灭哲学在根本上是要在现实中“实现哲学”,哲学实现的实质在于人的解放。)超越了纯粹哲学的本身就带有哲学特征,科尔施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宗旨是把哲学从一种外在于社会历史进程的纯粹的观念形态转变为一种内在于社会历史进程的批判的维度,这种以变革现存世界为目的的理论是一种革命的理论。马克思的基本思想在于:历史不应只以观念的形式在哲学中展开,也不应该保持独立的理论外观而游离于现实之上,它应该成为历史的“现实运动”有机组成部分。

  第二,以理论和实践的辩证的和革命的统一为内涵的总体性原则。马克思新哲学观的根本之点在于,强调哲学是社会革命实践的内在组成部分,是理论与实践的革命的辩证的统一。恢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性,就在于确立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总体性原则。

  科尔施关于总体性的理解主要表现在两方面:其一是,强调要把社会存在和社会发展当作一个“活的整体”把握,尤其需要把握理论和实践当作一个统一的整体加以把握,由此形成一种辩证的总体性观念。其二是反复强调总体性原则所具有的强烈的批判性和革命性。

  二、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三阶段理论

  科尔施认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马克思主义作为总体性的理论而存在;第二个阶段,马克思主义丧失了总体性,变成了实证性的理论;第三个阶段,一些马克思主义者从不同的立足点出发,恢复马克思主义同哲学的本质联系,试图重建总体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1.第一阶段:总体性的理论

  从1843年到1848年,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一阶段,起点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终点是《共产党宣言》。这一时期的马克思主义渗透着深刻的哲学思想,是一种活生生的总体性理论,是一种充满批判精神的革命理论。可是对这一阶段的概括表现为三层次的内容:首先强调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同哲学的内在联系;其次,他认为马克思早期理论学说作为一种完全为哲学思想所渗透的理论形态,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总体性的理论;再次,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作为一种理论和实践相统一的总体性理论,必然表现为一种彻底的革命理论。

  2.第二阶段:非批判的实证性理论

  从1848年欧洲革命到19世纪末是第二阶段。科尔施对这一阶段的马克思主义持否定态度,认为这一时期的马克思主义丧失了哲学性。他区分了这一阶段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形态和马克思本人的理论,认为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转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第二国际理论家们割断了马克思主义同哲学的本质关系,把马克思的总体性理论切割成静止地观察局部存在的实证性碎片。

  其次,第二国际理论家把马克思主义学说从一种总体性的理论转变为实证性的理论,变成不同的社会理论分支,其结果必然使马克思主义理论丧失了批判性和革命性。

  3.第三阶段:总体性理论的重建

  从20世纪初至今,重新考察马克思主义和哲学的关系,重建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关系,恢复马克思主义的总体性和革命性。对此恢复存在着两种力量:其一是以列宁为代表的共产国际的马克思主义;其二是以卢卡奇、科尔施等人为代表的西方的非正统的马克思主义。

  

(责任编辑:刘伟)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