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马克思主义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五)

2014-07-29 11:41:53 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评论员

  布洛赫的乌托邦精神论和希望哲学

  一、人类文化精神的博采与升华

  1.传统文化精神:人的自我拯救

  西方文化的两个主要根源,一个是以古希腊哲学为集中表现形式的“希腊理性主义”,二是发端于犹太教经典,后在基督教中发扬光大的希伯来精神。布洛赫偏重希伯来精神以及与此相关的和相类似的以救世主义为宗旨的文化精神。

  首先,布洛赫对历史上各种乌托邦主义文化思潮和理论构想非常感兴趣;其次犹太神秘主义文化对布洛赫产生了影响;再次,布洛赫对其他神秘主义宗教派别也同样关注;此外,布洛赫还涉猎了各种救世主义和末世学。

  2.德国古典哲学:人的主体性的生成

  布洛赫研究德国古典哲学的最主要目的在于,在主体-客体的辩证统一中合理的建构起人的主体性,这是他的乌托邦精神论和希望哲学的主题与核心。

  3.现代西方哲学:人的异化的扬弃

  布洛赫所面对的西方世界的文化危机是人的物化与异化,是技术世界对人的统治,是工具理性对价值理性的侵蚀,是科学世界对于生活世界的遗忘。因此,现代西方哲学的任务就是扬弃人的异化。

  4.马克思主义:乌托邦精神的生成

  布洛赫认为,必须坚决拒斥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经济决定论倾向,而建立起乌托邦精神的维度,即超越和批判的维度。

  二、乌托邦精神与希望哲学

  布洛赫的哲学主题是以人的存在方式为基础,唤醒人内在的乌托邦精神/冲动,从而使人作为希望的主体,不断超越自己的文化-历史困境,实现人的自我拯救和解放。

  1.乌托邦的意义

  乌托邦(utopia)有两层基本含义:首先,在最直接的意义上,乌托邦同“不存在”和“空想”关联,在这方面,人们往往从否定的意义上是有无头吧;其次,在深的层面上,“乌托邦”是一种理想的维度,是一种目前在现实中尚不存在,但人们希望在未来得以实现的理想的社会图景。作为理想的乌托邦,它对现存世界和现存社会制度具有强烈的超越和否定的价值指向,因此布洛赫在后一种意义上使用乌托邦,把它视为在人的生存结构中和人类社会中存在的超越现存不合理现实的一种批判维度和精神。

  布洛赫认为,乌托邦设计和乌托邦精神是历史和社会生活本身所固有的内在维度,它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乌托邦维度对人的存在和人的历史至关重要。

  2.“尚未存在”本体论

  “尚未”范畴是布洛赫的乌托邦精神和希望哲学的核心范畴。“尚未”(not yet)是指目前尚未存在和尚未生成,但面向未来正在生成、可能存在和应该存在的东西,一种开放性的过程。在布洛赫看来,这种“尚未”深刻地揭示了世界和人的本质,不论人的存在还是人的世界都是不断超越和正在生成的存在。由“尚未”范畴建构起来的人的存在的特殊的本体论结构,指明人的本质不在于它的既存、现存,而是在于它面向未来所的可能是的存在和生成的存在。“尚未存在”本体论同乌托邦精神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都高扬人的生存的超越维度和否定精神。

  3.希望:人之存在的本体论结构

  “尚未存在”本体论在具体形态上是由“希望”构成的人之存在的本体论结构。人的本质的尚未存在性和生成性,人的存在的未完成性和生成性、开放性,都是在“希望”的生成结构中展开的,在这种意义上说人是希望的主体。

  希望是人的各种激情和精神中最本质的东西,它使人的生存直接指向未来,指向丰富的可能性,指向“尚未生成”的东西,它驱使人展开自己的生存和历史。所以,希望是一个本体论范畴,一种面向未来展开的现实的生存结构,人的生存的本质结构。

  ⑴内在的倾向性(潜在性)和需要

  倾向性-潜在性,是指事物在其运动过程中一种潜在的目的和能量的不断向外扩展,从而使事物处于一种由于内在需要而不断生成的状态,使世界充满了作为内在的倾向、目的和能量而向外扩张的尚未完成的东西。

  人的历史中的倾向性-潜在性具体表现为需要。布洛赫的需要分为三种:生理需要、情感需要、求知需要。

  ⑵期待和可能性

  期待,可作为希望的同义语。指向未来的期待是人的存在或人类实在(人类社会)的一个本质的要素或基本维度。人是期待的主体,不断产生超越现实的期待意识。

  由于尚未生成的东西表现为一种可能性,所以布洛赫在人的存在的本质关联上界定了可能性。可能性包括①形式的可能性,②事实的认识论的可能性③与对象相一致的可能性④客观实在的可能性,这是正在生成的可能性,是与人的存在相联系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空间也就代表着自由的空间和创造性的空间。

  ⑶希望于新奇性

  布洛赫认为,作为人的基本的生存结构,希望包含有主观方面的规定性和客观方面的规定性。作为主观的希望,是指人内在的期待意识,作为客观的希望是指主观的希望即期待意识同客观实在的可能性相关联,作为期待意识的希望就变成一种客观的希望,一种真正的有希望的希望,引导着人的希望的正是这种客观真实的可能性。

  4.具体的乌托邦:世界的人道化

  希望哲学的最终落脚点是“具体的乌托邦”的生成,即“世界的人道化”。

  首先,布洛赫提出人是乌托邦的主体的命题。由于需要-可能性-新奇性,人是希望的主体,是乌托邦的主体,是尚未实现的可能性的焦点,是尚未生成的实在进程的核心。所谓人是乌托邦的主体是指人内在地、本质地具有超越现存给定性的热情和驱动力。

  其次,哲学的任务是唤醒生活,唤醒人内在的乌托邦冲动、激情和精神,使人真正成为乌托邦的主体。人们若要成为自觉的乌托邦主体,必须求助于哲学的启蒙功能。在个体生成的意义上,在人类文化演进的意义上,哲学承载着唤醒人内在的乌托邦精神的使命,“具体的乌托邦”就是哲学唤醒生活,唤醒人的乌托邦激情,唤醒人的首创精神,从而促使人超越现存,扬弃物化,使一个依赖于人的首创精神而存在的世界--人道化的世界得以生成。

  最后,希望哲学的落脚点是“具体的乌托邦”的生成。即世界的人道化。有两种类型的乌托邦,即没有可能性的抽象的乌托邦(静止的乌托邦)和具有真实可能性的具体的乌托邦。马克思主义和布洛赫希望哲学是具体的乌托邦,其宗旨是以“人道化的世界”为本质特征的具体乌托邦的生成。作为具体的乌托邦的生成是指人依据客观实在的可能性而实现自己的本质,消除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二元对立和二元分裂,使社会化了的人同经过人中介了的自然相结合,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共同把世界创造成人类的家园,即富有新奇性、可能性、创造性的自由王国,这也就是“世界的人道化”。

 

 (责任编辑:刘伟)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