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马克思主义 > 学科简史 > 地域篇 > 

俄罗斯共产党人的阶级分析观

俄罗斯共产党人的阶级分析观

2013-08-29 23:54:30 《马克思主义研究》 刘淑春

  苏联解体已经20年。20年间,俄罗斯经过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如何认识今天俄罗斯社会的经济结构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阶级和阶层的变化,是共产党人确定战略目标和行动纲领的前提。新世纪以来,俄罗斯的共产党人依据阶级分析方法对后苏联时期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阶层等情况作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和判断,从而确定了自己的斗争目标以及所要依靠和团结的对象。

  一、资本主义制度的复辟导致社会分化和劳资对抗

  关于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确立的社会制度,俄罗斯各共产党都以“犯罪的、买办的资本主义”、“野蛮原始的资本主义”、“寡头官僚的资本主义”等词汇来界定,对政权的性质冠以“反人民的”、“资本的”、“金融寡头的”、“波拿巴主义的”等形容词,认定资本主义制度重新在俄罗斯确立,认为经济结构和政治制度的改变导致社会出现两极化、引发雇佣劳动者阶级与资本家阶级的对立和系统性危机的频发,主张用社会主义制度取而代之。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2008年版纲领对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社会两极分化和主要社会矛盾的分析具有代表性。纲领认为,资本主义复辟带来了人剥削人的现象,导致了深刻的社会分裂。一极是所谓的“战略私有者”阶级。这一阶级的基础始终由银行投机资本和原料出口资本构成,经济上同西方紧密相连,带有明显的买办性质。属于这一阶级的还有民族资本,民族资本虽然以发展本国经济为主旨,但没有失去其阶级本性。另一极是大量陷入贫困的人,他们被失业的威胁和对未来的恐惧所压抑。据此,俄共纲领认为,“雇佣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对抗性矛盾回到了俄罗斯”,“国家机器完全代表大资产阶级及其以寡头为代表的上层的利益和意志”[1]。同时,俄共中央十三大政治报告指出,制度的改变,使俄罗斯国家笼罩在系统性的危机之中:工农业生产总额急剧下降;科学、教育和文化衰落;尽管石油美元涌入,但迄今没有在任何一个经济部门有实质性的推进;人口减少;公民被排斥在参与社会事务的管理之外;贫富鸿沟加深;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矛盾加剧;俄罗斯族人问题凸显;武装力量的战斗力下降;俄罗斯成了帝国主义国家的原料附庸,等等。因此,俄共坚信,只有重建苏维埃制度并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才能挽救祖国,使俄罗斯摆脱资本主义危机[2]。

  俄共中央主席团在《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190周年》的决议中用马克思、恩格斯的语言揭示今天俄罗斯社会的资本主义性质。决议谈到,“今天,许多俄罗斯的以及属于原苏联国家的民众都见识了资本家的真面目。俄罗斯各族人民亲身体验到了马克思早在一个半多世纪前就作出的关于资本主义的评价的准确性。经受了超级剥削、丧失了多年的积蓄、成为残疾人、流离失所或住在拥挤不堪的多层建筑里、没有医疗费用的人们都意识到了,对资本家来说,为了300%的利润,‘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3]。每一个与腐败的国家官僚机关打过交道的人、与冷酷无情的官员打过交道的人都确信,‘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4]。俄罗斯千百万民众看到了资本主义的非人本质,意识到了放弃社会主义成果的沉重代价。这就是为什么社会情绪向左转对我国来说正在变为一个事实。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社会主义力量在国际舞台上又迈出了走向团结的新步伐。”[5]

  在俄罗斯共产党人看来,俄罗斯社会经济结构的演变是一个非自然的过程,现已形成的俄罗斯资本主义具有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甚至俄国早期资本主义的特点,它是畸形的,其结果是倒退而非进步。莫斯科大学哲学系教授、原苏联《共产党人》杂志主编、现“苏联共产党”的理论家理·伊·科索拉波夫撰文认为,俄罗斯现在的资本主义与一般资本主义不完全相同,具有自己的特点。首先,俄罗斯现在的资本主义不是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一种自上而下、由外及内的倒退运动。这一退化是内部反共和反党精英以及国际帝国主义的合力共同促成的,不符合俄罗斯文化和传统。其次,资本主义在俄罗斯的复辟并不是列宁所说的“大工业国内市场形成的过程”。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俄罗斯资本主义,首先是工业,是在独立自主的帝国环境中发展的,有自己的民族土壤。而“新”的资本主义在许多方面远离了生产,保留了社会主义“残余”,不具备应有的工农业基础体系,是由3/4的外贸和金融支撑的资本主义,直接寄生于攸关其性命的国外支持。这预先决定了俄罗斯资本主义是有缺陷的,在国际舞台上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再次,最近20年俄罗斯形成的多种经济结构包含四种社会经济成分:国家资本主义(原全民所有制企业)、私人资本主义(私有化生产)、小商品经济、合作社。其中,只有合作社保留了社会主义潜力,其余的,只要不把政权转交到劳动人民手中,都是极其不稳定的,承受着资产阶级进化的病痛并体验着市场的打磨。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左翼”人士提出所谓实行90年前“列宁的新经济政策”的理想是天真和无法实现的。在俄罗斯政权没有本质上的阶级更替之前,通过国家资本主义曲折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希望是渺茫的。科索拉波夫还认为,表面看到的今天俄罗斯资本主义的画面是不真实的。在公民的社会资产(包括私人的)被掠夺的条件下,人民群众实际上被分裂为相互对抗的、远不是平等的部分。俄罗斯社会呈现着四种明显的演化进程:第一种是迅速的社会阶级分化,这种分化具有暂时不稳定的模糊的轮廓;第二种是劳动人民相对和绝对的贫困化;第三种是社会大部分成员的真正的无产化;第四种是种族灭绝[6]。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革命的共产党人党在《关于〈共产党宣言〉160周年》的决议中指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经济、政治和道德等方面被抛回到了19世纪中叶的水平。现在俄罗斯为欧洲提供原料,为其过剩的工业品提供市场。然而,输送到俄罗斯的是现成的、在西方土壤上发育成熟的20世纪的资本主义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在俄罗斯的土壤上迅速长成了一种畸形的、官僚—犯罪型的社会关系,遗憾的是,这种关系中却没有欧洲国家所具有的“负担沉重的”公共利益和民主限制。当欧洲用铁与血艰难地克服民族界限,以同恐怖主义斗争为幌子,在北约的钳制下建立“欧元区”、欧盟时,俄罗斯的资产阶级也效仿它保证了“卢布区”的完整性并调整好了主权民主的垂直体系——不受限制的金融寡头专政[7]。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