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马克思主义 > 精品文章 > 思想政治教育 > 

周琪:思想政治教育的图像化转向

2017-06-12 16:43:12 《思想政治教育》2017年04期 周琪

在人类漫长的社会实践活动中,人们总是在追寻着某种图景,以期充分把握客观对象,实现自身的活动目的。思想政治教育发展也不例外,图像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究竟“是何”,又该“如何”?是让自己依然沿着旧有的文本语言叙事逻辑前行,还是与时俱进地适应图像时代的存在方式?我们需要从哲学、图像本身和实践对思想政治教育图像化这一命题进行思考。

一、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图像化审视

有效的教育来自于准确地对于对象存在状态的把握。图像化时代人的存在状态已经有异于话语叙事时代。图像逐渐改变个体在语言叙事逻辑中所构建起来的“自我”认知方式。一方面,主体认知世界的方式不断地倾向于以图像化的方式来进行,甚至图像本身就已经成为主体认知的方式和内容。另一方面,需要对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图像进行确定性描述,与文学、自然科学中的图像相区别,以确定图像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内涵。

1.作为个体认知世界方式的图像

从符号系统而言,无论是语言、文字还是图像,都是生成人和文化的符号方式。卡西尔在《人论》中把没有符号系统的人视为柏拉图著名比喻中的“洞穴囚徒”,认为失去符号系统,“人的生活就被限定在他的生物需要和实际利益的范围内,就会找不到通向‘理想世界’的道路——这个理想世界是由宗教、艺术、哲学、科学从各个不同的方面为他开放的”。[1]如果说话语符号是以语言、文字为中心的时间思维模式,图像符号则是以视觉为中心的空间思维模式,它表征着个体认知世界的方式由“思”转向“观看”、由“话语”转向“图像”,从而与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康德的“理性批判”中的“思”相区别,构成人认识世界的图像化方式。伯格在《观看之道》中强调:“视觉早于文字……孩子在能开口说话之前就已经会看了,视觉构筑了我们在世界上的领地。”[2]哲学家利奥塔进一步强调图像、形式和意象对于理论的优先性,并倡导“以言词作画、在言词中作画”的绘图式写作模式。[3]海德格尔提出“世界图像”转向。在海德格尔看来,这个图像与艺术的绘画图像、电影影像不能等同,它具有看的内容、看的方式和看的主体等多重意蕴,并通过图像生成个体对世界和自我的认知。“从本质上,世界图像并非意指一幅关于世界的图像,而是指世界被把握为图像。”[4]这对于我们把握思想政治教育活动和思想政治教育中人的存在方式具有方法论意义。“对于现代之本质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两大进程——亦即世界成为图像和人成为主体——的相互交叉,同时也照亮了初看起来近乎荒谬的现代历史进程。”[5]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