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马克思主义 > 精品文章 > 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 > 

巴迪欧:关于共产主义的理念

2017-06-12 16:44:09 中国社会科学网 巴迪欧

  今天我想说明一种概念如何发生作用,我把它称作“共产主义理念”( the Idea of Communism) ,由于多种原因,我希望具有说服力。毫无疑问,这种建构最复杂的部分也是最一般的部分,它包括对理念是什么的解释,而不仅仅是对政治的真理的尊重( 就此而言,理念是柏拉图那种“理想”的现代版本,确切地说,是“善的理念”) 。为了更清晰地说明共产主义理念,我基本上暂不明确论述这种一般性。

  “共产主义理念”要发生作用必须有三个基本的因素——政治的、历史的和主体的。第一是政治因素。这关系到我所说的真理,政治的真理。关于我对中国文化革命的分析( 政治的真理,如果曾经有过的话) ,英国一家报纸的评论家说——只注意我对中国历史这一插曲肯定的解释( 他显然认为那段插曲是邪恶的、血腥的灾难) ——“很容易感到通常英国经验主义中的某种傲慢,它向我们[《观察家》的读者]灌输反对纯粹抽象暴政的思想。”他所谓的傲慢的基本依据是,今天世界的主要规则是“没有任何理念的生活”。因此,为了令他满意,我一开始会说,毕竟政治真理可以用纯经验的方式来说明: 它是一种具体的、特定时间的顺序,其中出现了一种新的集体解放的思想和实践,形成存在并最终消失。 可以举一些这样的例子: 从 1792 年到 1794 年的法国革命; 从 1927 年到 1949 年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从 1902 年到 1917 年的俄国布尔什维克运动; 以及从 1965 年到 1968 年的文化大革命。说过这些之后,我这里是从形式或哲学方面谈真理的过程,自《存在与事件》以来,我一直在这种意义上使用这一术语。我很快会再回到这个问题。但当下我们应该注意的是,每一个真理的过程都规定一个真理的主体,这种主体——即使在经验上——也不能归纳为个体。

  现在谈历史因素。正如政治顺序的时间框架所清晰表明的,真理的过程刻写在整个人性的生成之中,采取由空间、时间和人类学支撑的地方形式。“法国人”或“中国人”这样的名称是这种地方化经验的标志。它们清楚地表明,为什么拉扎鲁斯谈论“政治的历史模式”而不只是谈论“模式”。事实上,真理也有一个历史维度,虽然真理终归是普遍性的( 按照我在《伦理学》或《圣保罗:普世主义的基础》中所用这个术语的意思) 或永恒的( 如我在《世界的逻辑》或《第二次哲学宣言》里所用的那样) 。具体而言,我们将会看到,在特定真理( 政治的,但也是爱情的、艺术的或科学的) 内部,其承载的历史包括各不相同的真理的相互作用,因此处于整个人类时间的不同节点。具体讲,一种真理对在它之前创建的真理产生反作用。所有这一切需要真理具有跨越时间的可能性。

  最后是主体因素。这里的问题是,作为纯粹的人类动物,明显不同于其他主体的个体,如何能够决定变成一种政治真理过程的组成部分。一句话,如何变成这种真理的斗士。在《世界的逻辑》里,并以一种更简单的方式在《第二次哲学宣言》里,我把这种决定说成一种融合: 个人的身体,以及它在思想、情感和潜能方面发生作用所必需的一切,诸如此类都变成另一个身体,即真理的身体的因素,亦即在一个特定世界里真理形成过程中的物质存在。正是在这个时刻,他或她才可以超越个体主义( 或动物性——它们是一回事) 确立的范围( 自私、竞争、限定……) 。就他或她可以这样做的情形看,虽然他们仍然保持原来的样子,但通过融合却可能变成了一个新的主体的活跃部分。我把这种决定、这种意愿称作主观化。说得更普通一些,主观化永远是一个过程,通过这个过程,个人根据他们的生命存在及其生活经历决定真理的所在。

第一页1 2 3 4 5 6 ...7 >>最后页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