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历史学 > 历史真像 > 

马戏

2018-04-03 15:12:05 《南方日报》 田东江

去年8月,广州动物园关停园内长期进行动物马戏表演的消息轰动一时,备受市民赞许。如今不知进展如何。

马戏古已有之,专指驯马和马术表演。该词初见于西汉桓宽的《盐铁论·散不足篇》:“古者,衣服不中制,器械不中用,不粥(鬻)于市。今民间雕琢不中之物,刻画玩好无用之器。玄黄杂青,五色绣衣,戏弄蒲人杂妇,百兽马戏斗虎。”就是说,从前属于残次品的东西、没用的东西根本不会拿到市面上去卖,现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三国志·魏书·后妃传》裴松之注有:“(文昭甄皇)后年八岁,外有立骑马戏者,家人诸姊皆上阁观之,后独不行。诸姊怪问之,后答言:‘此岂女人之所观邪?’”彼时马戏内涵不得其详,然统而观之,似有负能量的意味。

至少从唐朝开始就不是这样了。唐玄宗时的舞马,无疑即马戏之列。《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又尝以马百匹,盛饰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倾杯》数十曲,壮士举榻,马不动。乐工少年姿秀者十数人,衣黄衫、文玉带,立左右。”每到玄宗生日,这些马都是参与庆典的一部分,要“舞于勤政楼下”。马是怎么舞的呢?用晚唐段安节的话说:“马舞者,栊马人著彩衣,执鞭,于床上舞蹀躞(往来徘徊),蹄皆应节奏也。”明显是训练出来的结果。“安史之乱”后,其中一些舞马沦落到安禄山不识货的部下手上,“杂之战马”。某一天,军中音乐响起,这几匹触景生情,“舞不能已”,吓得士兵们以为遇到了妖怪。

《东京梦华录》对宋朝皇帝“驾登宝津楼”时看的马戏,描述甚详:“先一人空手出马,谓之引马。次一人磨旗出马,谓之开道旗。……又有执旗挺立鞍上,谓之立马。或以身下马,以手攀鞍而复上,谓之騗马。或用手握定镫袴,以身从后鞦来往,谓之跳马。忽以身离鞍,屈右脚挂马鬃,左脚在镫,左手把鬃,谓之献鞍,又曰弃鬃。背坐或以两手握镫袴,以肩著鞍桥,双脚直上,谓之倒立。忽掷脚着地,倒拖顺马而走,复跳上马,谓之拖马。或留左脚着镫,右脚出镫,离鞍横身,在鞍一边,右手捉鞍,左手把鬃存身,直一脚顺马而走,谓之飞仙膊马。又存身拳曲在鞍一边,谓之镫里藏身。或右臂挟鞍,足着地顺马而走,谓之赶马。或出一蹬,坠身着鞦,以手向下绰地,谓之绰尘。或放令马先走,以身追及,握马尾而上,谓之豹子马。”这一大段,跟我们今天看马戏时的“马戏”部分,基本上已经一模一样了。

马上的技艺表演还有个别称,叫走解。明彭时《彭文宪公笔记》云:“英宗天顺三年(1459)五月五日,赐文武官走骠骑于后苑。其制:一人骑马执旗引于前,二人驰马继出,呈艺于马上,或上或下,或左或右,腾掷蹻捷,人马相得。如此者数百骑,后乃为胡服臂鹰走犬围猎状,终场,俗名曰走解。”明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清刘廷玑《在园杂志》均有具体阐发。前书云,当其时也,“人马并而驰,方驰,忽跃而上,立焉,倒卓焉,鬣悬,跃而左右焉,掷鞭忽下,拾而登焉,镫而腹藏焉,鞦而尾赘焉,观者岌岌,愁将落而践也”。后书中可见动作的诸多名目,“秦王大撇马、小撇马、单鞭势、左右插花、镫里藏身、童子拜观音、秦王大立碑”等等,骑手“或马首或马尾,坐卧偃仰,变态百出。抑且倒竖踢星,名朝天一炷香。疾驰不稍欹侧,两马对面相交,能于马上互换相坐”。马戏之外,还有“弄猴为戏者,教习极熟,登场跳舞,皆合拍。或更挈一犬,猴乘犬背,若人驰马”。这就更有包括各种驯兽在内的如今马戏的味道了。早在唐朝,忠武将军辛承嗣也能“一手捉鞍桥,双足直上捺蜻蜓,走马二十里”,但那显然属于奇人奇能,没有可复制性。

从前也曾取消马戏,有意思的是,原因竟是易于作奸犯科。刘廷玑说:“当作戏术时,虽众目环视,在在眩乱,何难乘机一作掏摸伎俩乎。”擅长马戏的人,更有便利条件,他们去大户人家表演,“窥探门户出入之路,日所经行,夜如熟径矣。何况鞍马之上,便捷轻利,抢夺剽掠,无不可为,亦谁得而御之?”这种依靠逻辑推理阐发的诛心之论,加上确实又发生了若干案件,因有“康熙五十一年部覆陕西提督潘育龙因陈四等一案,题奉谕旨,将走马卖解跴(踩)索之人,尽行查拏安插,并定文武失察处分之例甚严,而游手之徒并为敛迹矣”。对马戏从业者,完全是歧视的态度。

今天取消马戏表演得到称赞,是因为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上升,在越来越多的人看来,动物因为马戏表演而接受人类的驯服,违背了动物的天性。我赞成一种观点:“让动物有尊严地活着”,就是要让动物享有不受痛苦伤害的自由、生活无恐惧感和悲伤感的自由以及表达天性的自由。早些年我们的动物园将“肉可食,皮毛可利用”一类的字眼从动物介绍中删除,是一种进步;从动物角度出发取消马戏表演,无疑又是一种进步。

(作者系南方日报高级编辑)


(责任编辑:刘依龙)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