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历史学 > 中国大事记 > 

论元和君权与政治兴衰

2016-12-07 14:49:14 《文史哲》 尚永亮

  一

  元和是紧承贞元(永贞元年实即贞元二十一年)的一个时期,要论述元和君相及此期之政治兴衰,先须明瞭元和之前的社会现实。

  研读史书可知,唐德宗贞元年间存在着诸多复杂而严重的社会问题,概而言之,大弊有四:其一,强藩割据,大大削弱了中央皇权;其二,宦官专权,恃宠乱朝;其三,士风浮薄,吏治日坏;其四,君愎臣奸,贤不肖倒置。在这四大弊端中,后者于中最为重要,故稍详论之。

  德宗即位之初,曾励精图治,欲以振作,“擢崔祐甫为相,颇用道德宽大,以弘上意,故建中初政声蔼然,海内想望贞观之理。”①但自朱泚乱后,却大乖前志,性情猜忌,刻薄少恩,信邪黜正,使得整个朝政混浊不堪。首先是君权日重,相权旁落。在封建社会,宰相等辅佐大臣的地位相当重要,它既是对君主过渡专制的一个有效的制约环节,也是勾通上下、选贤任能的关键和枢钮,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此之谓也。然而,综观德宗朝的三十位宰相,无能乃至奸滑者居其泰半:张延赏与李晟不协,以私害公,恶直丑正②;卢杞与赵赞相勾结,盘剥民财,压抑正论,使得要官大臣,常惧颠危③;窦参多率情坏法,引用亲党,恃权贪利④;他如卢迈、崔损、齐映、刘滋、齐抗之流,虽无大过恶,却器局狭小,少所建树,聊以备位而已⑤。这些宰相之所以如此庸懦,固然与自身之才具有关,但很大程度上又何尝不是巨大的压力和威胁所致?这种压力和威胁,既来自宦官,也来自皇帝。由于贞元间中人之权震于天下,遂使得“台省清要,时出其门”⑥,诚如陈寅恪先生所谓“外朝士大夫朋党之动态即内廷阉寺党派之反影”⑦。至于来自皇帝的压力,则更为沉重。史载:德宗“情猜忌,不委任臣下,官无大小,必自选而用之,宰相进拟,少所称可”⑧;而“自陆贽贬官,尤不任宰相,自御史、刺史、县令以上皆自选用”⑨,从而使得宰相不过“庙堂备员,行文书而已”⑩。

  由于相权旁落,而居位之相又多苟容取合,无复匡谏,遂造成奸邪当道、直士沉沦的可悲局面。《旧唐书·洎渠牟传》云:德宗“居深宫,所狎而取信者裴延龄、李齐运、王绍、李实、韦执谊、洎渠牟,皆权倾相府。延龄、李实,奸欺多端,甚伤国体;绍无所发明,而渠牟名素轻,颇张恩势,以招趋向者,门庭填委。”由于群小当道,君主“听断不明,无人君之量”(11),自然导致贤臣正士日见摈弃。陆贽可谓有唐一代少有的贤相,却为裴延龄所构而远贬忠州;阳城刚肠疾恶,奋起相救,亦遭贬谪厄运。其他群臣“一有谴责,往往终身不复收用”,以致“敦实之士,艰于进用,群材淹滞”(12)。面对这种贤与不肖倒置的情形,怎不令史家为之扼腕致慨?所谓“德宗猜忌刻薄,以强明自任,耻见屈于正论,而妄受欺于奸谀。故其疑萧复之轻己,谓姜公辅为卖直,而不能容;用卢杞、赵赞,则至于败乱,而终不悔”(13);所谓“异哉!德宗之为人主也。忠良不用,谗慝是崇,乃至身播国屯,几将覆灭,尚独保延龄之是,不悟卢杞之非,悲夫!”(14)便不仅是对德宗个人的痛惜、指责,而且是对此一时期弊政的揭露,对后世人主臣子的昭示。

  贞元君相如斯,朝政焉得不坏?朝政既坏,藩镇、宦官必然飞扬跋扈、恣肆猖獗。“德宗自经忧患,多为姑息,不生除节帅;有物故者,先遣中使察军情所与则授之。中使或私受大将赂,归而誉之,既降旄钺,未尝有出朝廷之意者。”(15)武夫悍将骄逞于外,朝廷既无力制裁,又姑息纵容之,其结果,自然使得“朝廷益弱,而方镇愈强”(16)。史家有言:“天子顾力不能制,则忍耻含垢,因而抚之,谓之姑息之政。盖姑息起于兵骄,兵骄由于方镇,姑息愈甚,而兵将愈骄。由是号令自出,以相侵击,虏其将帅,并其土地,天子熟视不知所为,反为和解之,莫肯听命。”(17)这段话,可谓相当准确地道出了藩镇跋扈的原因和德宗后期权柄下移、威信扫地的现实状况。

  与此情形相似,由于泾原藩兵作乱,德宗仓惶出逃奉天,回朝后,猜忌诸将,“以李晟、浑瑊为不可信,悉夺其兵,而以窦文场、霍仙鸣为中尉,使典宿卫,自是太阿之柄,落其掌握矣。”(18)本来,宦官已“居肘腋之地,为腹心之患”(19)了,而德宗又置护军中卫、中护军,使其分提禁兵,这便如为虎添翼,更使其有恃无恐。于是,“威柄下迁,政在宦人,举手伸缩,便有轻重”(20);于是,“兰锜将臣,率皆子畜;藩方戎帅,必以贿成。万机之与夺任情,九重之废立由己”(21);甚而至于“劫胁天子,如制婴儿”(22)。在宦官权势日重的情况下,塞上之兵皆为其所辖,即使都城街肆,也要受到宦者之“宫市”的严重骚扰。

  综上所述可知,唐德宗末年的各类社会弊端已达极严重的地步,而其总根源则在于君相尤其是君主的刚愎自用、荧惑失聪。这些弊端,如任其发展,势必直接威胁到唐王朝的生存;如欲铲除,则又非要有明君强臣,在政治、军事等方面花大气力不可。历史似乎很无情,也很幽默,而幽默、无情的历史偏将这一棘手的难题摆在了元和君臣面前,并在永贞君臣这里先播演了一出颇为激烈悲壮的插曲。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