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历史学 > 精品文章 > 史学理论 > 

吴英:唯物史观 一门真正的实证科学

2018-03-15 17:12:19 《史学集刊》 吴英

作者简介:吴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北京 100006 吴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

从21世纪初开始,哲学界就唯物史观的学科属性展开争论。大体存在三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因为哲学是研究“存在”的学问,实证科学是研究“存在者”的学问,而唯物史观是以存在尤其是社会存在作为自己研究对象的,因此唯物史观是哲学;①第二种观点认为,鉴于唯物史观是从现实中可以通过经验观察、在一定条件下实现发展的人出发,去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考察方法,因此唯物史观是真正的实证科学;②第三种观点认为,唯物史观既有哲学的内容(即逻辑前提)、又有实证科学的内容(即事实前提),所以唯物史观既是哲学、又是实证科学。③此外,还有观点认为马克思的学说有一个从哲学向科学的转化过程,④但这种观点实际可以归类于前述的第二种观点。

纵观这些论争,大体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在概念界定上,这些学者要将唯物史观予以归类,但又大多未能给出清晰的概念界定,而是予以模糊处理。例如,将哲学等同于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思辨哲学,将实证科学等同于以孔德为代表的运用归纳方法的实证方法。并且绝大多数学者明显地将哲学与实证科学对立起来,尽管有学者认为唯物史观既有逻辑前提、又有事实前提,所以唯物史观既是哲学、又是实证科学,但其中暗含的还是将哲学和实证科学视为截然不同的两种学科。因为,逻辑前提和事实前提是两种无法统一的属性。但是,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明显超越了思辨哲学和实证方法,实现了逻辑的与历史的完美统一,由此使唯物史观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二是囿于学科特点,学者们更多是从经典作家的论述出发在概念之间转换,而没有能够从马克思运用唯物史观对一些具体问题的考察来体会唯物史观的方法论特征,并由此来对唯物史观做出学科定位。

厘清唯物史观的学科属性,对坚持唯物史观在历史研究中的指导地位具有重要的意义。一个时期以来,史学界未能在唯物史观的学科属性上进行充分的研讨、并予以厘清,所以绝大多数史学工作者都将唯物史观归属于哲学范畴,而回避对唯物史观的阐释和发展进行细致的研究工作,致使唯物史观变成教条、甚至套语。在明显同经验事实发生矛盾时,不是对唯物史观做重新阐释和发展,而是无视事实,继续教条地坚持。由此我们也就忘记了经典作家的告诫,⑤将唯物史观由方法变成教条,导致的后果就是一些西方史学理论登堂入室,成为许多史学工作者用来指导历史研究的理论,而唯物史观则被边缘化。由此可见,要重树唯物史观的指导地位,必须首先厘清唯物史观的学科归属,在此基础上根据经验事实对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做出检验和发展,对唯物史观的理论体系做出更全面的阐释,使唯物史观真正成为与时俱进的、发展着的理论,成为对重大历史和现实问题具有解释能力的理论。这样,唯物史观对历史学的指导地位才能实现、而不再是套语。我们认为,唯物史观是实证科学,它能够根据经验事实的变化做出与时俱进的发展,这也是唯物史观的生命力所在。

一、唯物史观是一门真正的实证科学

以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这一经验现象为研究对象,成功地揭示出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的内在规律,使唯物史观成为一门经验的或实证的科学。正如恩格斯对唯物史观做出的经典概括所揭示的,唯物史观乃是“关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⑥

回顾马克思创建唯物史观的初衷,既是不满于思辨哲学脱离经验事实、进行纯粹概念推演,并断言意识的变化是人们物质活动变化的终极原因的方法和立论,同时也是受自然科学的影响,立志要创建像自然科学那样的、以经验现象为对象,进而揭示研究对象内在规律的实证科学的抱负。

马克思很早就表达了对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思辨哲学的不满。例如,他在1844年写作的《神圣家族》中指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活动,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在批判的历史中,事情当然必定是以另一种方式发生的,批判的历史认为,在历史活动中重要的不是行动着的群众,不是经验的活动,也不是这一活动的经验的利益,相反,‘在这些活动中’,‘重要的’仅仅是‘一种思想’”。⑦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继续对这种思辨哲学展开批判。⑧正因为不满于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所做的这种脱离经验事实的形而上学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甚至提出了消灭哲学⑨或哲学成为多余⑩的提法。当然这里哲学是指黑格尔那种思辨的或形而上学的哲学。正是不满于当时流行的这种脱离经验现象、以概念推演为对象的哲学研究,马克思将研究对象转向了活生生的人们的社会生活实践。

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是自然科学高歌猛进的时代,受自然科学的影响,马克思很早就萌生了要将研究人的学问做成像自然科学那样的学问的想法。早在1843年,他在《莱茵报》上发表的《摩塞尔记者的辩护》一文中就指出,“一旦证明这些关系必然会产生某个事物,那就不难确定,这一事物在何种外在条件下必定会现实地产生,在何种外在条件下即使已经有了需要,它也不可能产生。人们在确定这种情况时,几乎可以像化学家确定某些具有亲和力的物质在何种外在条件下必定会合成化合物那样,做到准确无误”。(11)这清晰地表明,马克思要探求像化学现象所具有的必然性的那种社会现象的必然性。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更清楚地表达了这种思想。(12)当然,那时由于将人的学问变成像自然科学那样的科学的方法论基础——唯物史观——尚未形成,所以确立一门像自然科学那样科学的关于人的学问还只是一种理想。

随着《德意志意识形态》这部标志着唯物史观诞生的著作问世,马克思充满信心地宣告:“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13)而且马克思强调有关人的科学是真正的实证科学:“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14)

可以说,马克思的毕生思想都贯穿着这种要把关于人的科学建设成像自然科学那样的以人类社会生活实践这一经验现象为研究对象、并揭示其内在规律的科学精神。这表现在马克思在自己各个时期的著作中使用了大量形容词“科学的”,其意在于表明要对研究对象做出科学的研究。(15)马克思甚至认为,“一种科学只有在成功地运用数学时,才算达到了真正完善的地步”。(16)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