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军事学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褚振江 曾梓奇: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之道

2018-03-26 10:47:58 中国社会科学网 褚振江 曾梓奇

进入新时代,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已经成为战斗力的基本形态。体系与体系之间的对抗,背后是高素质人才群体的较量。

随着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军队的面貌及作战方式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信息成了作战制胜的主导因素;信息化装备大量涌现,已经或正在成为战场的主角;信息化指挥平台、战场感知系统广泛运用,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成为军队作战体系的核心。

放眼全军,联合作战、联合行动,已成为我军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军事斗争准备的主旋律。我军有没有能力赢得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能不能经受住高强度、大规模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考验?这一切,都取决于是否拥有大批高素质新型军事指挥人才,特别是联合作战指挥人才。

当今时代的联合作战指挥并不是靠简单的培训,而是需要反复的职业化训练。信息时代的陆军指挥军官培养,必须着力提高陆军指挥军官的信息素质能力、联合指挥能力和非战争军事行动应对能力。海军指挥军官应重点加强“战略意识、信息素养、谋略能力、综合指挥决断能力、领导管理艺术、国际视野与涉外处置能力、身心素质”等方面的培养,使海军指挥军官逐步成为信息时代的战略家、谋略家、战役家和战术家。随着空天一体作战样式的到来,信息时代空军指挥军官要重点加强“全维的空天意识、全球的战略思维、全域的信息素质、联合的指挥能力和复合的知识结构”等能力素质的培养,实现由单一军种作战向联合作战指挥、由基于平台的作战指挥向基于网络的体系作战指挥、由单一航空空间作战指挥向航空航天空间跨域作战指挥转变。

联合作战指挥日趋一体化,对各级联合作战指挥军官素质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方面,要求他们对总体联合力量、联合指挥体系和同级作战单元必须有充分的了解;另一方面,要求他们对各自的联合专业做到精深通透,值得信赖和依靠。

一位中国军官访问美国联合部队参谋学院,发现该院图书馆的墙上,刻着这样一句话:“不经过联合作战的训练,就别去打仗。”说这句话的人,是二战欧洲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时间:1946年。有关资料显示,2003年伊拉克战争,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弗兰克斯指挥控制的多国联合作战兵力达到25万人,各型飞机1600余架,舰艇100余艘。直到进入21世纪,我军无论是联合作战体系构建,还是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都处在初始阶段。其中,仅对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基本理论问题的探讨攻坚,就异常复杂艰难: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概念内涵和外延如何界定?其素质结构应当怎样确定?应该选择何种培养模式……

正像恩格斯所说:“常识在日常应用的范围内虽然是极可尊敬的东西,但它一跨入广阔的研究领域,就会碰到极为惊人的变故。”随着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工作深入开展,全军越来越迫切地感到:实践越是浪高潮涌,越是需要对基本理论问题进行安静、深刻、彻底的思考。

识天听风,临海观澜。透视环球,世界各军事强国都把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作为推动军队建设转型的战略支撑,纷纷抢占这个至关重要的“战略高地”。在全球化背景下,无论是维和行动,还是反恐战争、人道主义救援行动,都已经超出了单一国家的范畴,越来越多地成为多国联合性行动。任何资源丰富的院校,也无法在封闭状态下满足复合型指挥人才培养的需要;任何单一层次院校的教学,都无法在一个阶段满足指挥军官职业生涯的知识和能力需求。信息时代作战指挥军官,特别是联合作战指挥军官的培养,必须面向其他院校、面向世界开放,走国际合作的路子。

人才是兴军之本,也是制胜之本。在军人的素质图谱上,联合作战指挥能力是一种高价值的潜质与潜能。随着改革强军进入“新体制时间”,实施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专项工程”,加紧培养一批“懂作战、通联合、精指挥”的新型高素质联合作战指挥人才队伍,已成为亟待研究解决的重大战略问题。相信随着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之路越走越宽广,“八一”军旗下聚集的不负祖国和人民重托的高素质新型指挥人才方阵,一定会越来越壮阔!


(责任编辑:华曦蕊)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