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军事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孙子兵法》与日本战略文化

《孙子兵法》与日本战略文化

2013-08-29 10:36:34 舰船知识网络版 江新凤

  被誉为“兵学圣典”的《孙子兵法》,集中地体现了中国战略文化传统。“重战慎战”、“不战而屈人之兵”,成为中国传统战略文化的精髓。2500多年前的《孙子兵法》的思想精髓,被世人广为称颂和传播。至今,《孙子兵法》已被译成英、日、俄、法等20多种语
  言,780多种版本,其博大精深的思想内涵不仅被用于军事领域,而且日益被广泛应用于政治、经济、外交和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成为世界共享的文化遗产。


  一、《孙子兵法》对日本战略文化的影响


  《孙子兵法》在海外传播最早、影响最深和最广的当属日本。早在公元8世纪上叶,日本遣唐使吉备真备把《孙子兵法》带回日本,并在军队中传授,在日本开创了自那时起,日本的孙子研究经久不衰,“孙子研究热”一浪高过一浪。《孙子兵法》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日本兵法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影响面也由军事扩大到政治、经济、生活等各个领域,尤其是《孙子兵法》在日本商界的成功运用,引起世人瞩目。据统计,日本研究孙子兵法的书籍有二百多种,《孙子兵法》的专业研究人士有数千人,业余爱好者多达十万余人。
  从古至今,日本军事家们大多都精通孙子兵法。吉备真备把《孙子兵法》引入日本,并在日本开创了注释、研究《孙子兵法》的传统,成为引导日本兵法学界弘扬《孙子》思想的第一人。公元10世纪,当年亲耳聆听吉备授课的大江匡房对朝廷秘藏的《孙子兵法》加以整理,成为日本精通中国兵法的大家。1068年,日本著名武将源义家(1039-1106)拜大江匡房为师,潜心学习《孙子》,成为一名足智多谋的名将。他把孙子战法活用到实践中,在战场上屡屡得胜。其后,日本历代兵家将帅都对《孙子兵法》情有独钟。兵法家北条氏长、山鹿素行、荻生徂来、吉田松阴等人,无不崇尚《孙子兵法》,并有颇具独特见解的研究著述问世。日本战国时期(15-16世纪)的著名武将武田信玄非常崇敬孙武这位无法谋面的先师,他的案头总是放着一部《孙子兵法》,视之为珍宝。他的军旗上则绣着“风、林、火、山”四个大字,象征着《孙子兵法》中“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的用兵境界。至今,日本参联会主席办公室墙上仍然挂着“风林火山”的匾额。由此可见,《孙子兵法》思想在日本已深深地扎下了根。
  《孙子兵法》对日本的军事思想产生了重要深刻的影响。日本平安时代的著名武将源义经(1159-1189)在“一谷之战”和“屋岛之战”中运用的神速果敢的“奇袭战法”,就是吸取了孙子“以正合,以奇胜”的作战指导思想,成为日本军事史上奇袭战法的典范,源义经因而被日本兵学界公认为奇袭战法的始祖。这种战法对日本近代的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从1904年日俄战争时期日军突袭旅顺口,1941年日军奇袭珍珠港等突袭战例中,可以看到源义经汲取孙子“奇正”思想而开创的奇袭战法在日本近代战争史上延伸的影子。
  日本历史上还有许许多多善于灵活利用孙吴兵法的作战原则而在战场上屡创奇迹的武将。日本镰仓幕府后期的著名武将楠木正成熟谙孙吴兵法,富于文韬武略,在倒幕战争中屡立战功。他在作战实践中,能根据自然条件和自古以来的变化,灵活运用《孙子兵法》中“避实击虚”、“因敌制胜”、“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等作战原则,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创造了许多以少胜多、以弱击强的战例,成为名噪一时的战术家。后人将他的指挥艺术和战略战术,总结成为《楠木派兵法》。日本战国时期的谋略家毛利元就(1497-1571)崇尚孙子的“上兵伐谋”思想,善于“不战而屈人之兵”,尤其是善用《孙子》中“因敌而制胜”的权变思想。中世纪的著名武将、日本统一的奠基者织田信长(1534-1582),在30多年数百次征战中,善于活用《孙子》的“先胜而后求战”、“兵无常势”、“因敌而制胜”、“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等军事思想,成为以智谋取胜的军事战略家。
  但《孙子兵法》的思想并非得到日本所有兵法家的赞同和吸纳。如孙子的奇正思想在日本曾一度遭到批判。《孙子兵法》传入日本后,日本学者和武将研读孙子成风。当时出现了两种情形:一部分人对孙子军事思想不加批判地全盘吸收;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应从日本的国情出发,强调继承日本传统思想文化,主张对《孙子》的军事思想进行有批判性地吸收。当时争论的结果是后者占上风,于是导致日本首部兵学著作――《斗战经》 的诞生。《斗战经》举起了批判《孙子》奇正思想的旗帜,大力宣传尚武的日本传统思想文化。它极力推崇正攻战法,对《孙子兵法》的奇正和谋略思想大加贬斥,指出:“汉文有诡道,倭教说真锐。”强调兵法以“真锐”为本,主张正攻战法才是用兵之道,提出“军者有进止,而无奇正”,“兵道者,能战而已”,贬低《孙子》的奇正思想,推崇日本的正攻战法。在《斗战经》看来,中国兵法与日本兵法的最大不同在于,中国兵法以“诡谲”为本,而日本兵法以“真锐”为本。《斗战经》曲解了《孙子》的谋略思想,认为“五事七计”、“奇正虚实”、“用间”等谋略思想,都是出于对敌人的畏惧,说“孙子十三篇,不免惧字也”,从而否定谋略在作战中的地位和作用。17世纪日本兵学家野泽弘道评价道:“《斗战经》一部,日本无双之书也。……七书之内,兵术之骨髓孙子也。汉朝千岁之手本孙子也。而此《斗战经》,与孙子成表里。孙子者说诡道,《斗战经》者说真锐,是日本国风也。”把《斗战经》提高到与《孙子兵法》相提并论的高度。
  《斗战经》不仅在日本军事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对于确立日本战略思维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斗战经》宣扬日本民族精神,求兵学真髓于日本精神,追求日本兵理,弘扬“说真锐”之日本国风,对日本兵学理论产生了久远的影响。它提倡的正面进攻的战略思想在日本的近代战略思维中得到了延续。这一点从日本近代侵略亚洲邻国时往往采取直接占领和掠夺的直接路线战略中可以窥见一斑。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孙子兵法》对日本古代兵法理论和近代战略思维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全面而深刻的影响,但从《斗战经》中可以看出,日本在学习中国思想文化时,并非摒弃本国的传统而加以全盘照搬照套,而是在遵循日本传统战略文化的基础上,吸取中国古代战略思想的精髓,从而形成具有日本特色的战略文化。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