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军事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孙子兵法与当代反恐战争

孙子兵法与当代反恐战争

2013-08-29 10:30:19 舰船知识网络版 王桂芳

  世纪之交,以分散的、小规模极端武装分子和组织为特征的恐怖袭击活动,对国家、地区和国际安全带来了重大冲击。为了应对这一新威胁,反恐战争作为一种新的战争形态随之出现。反恐战争虽然不同于传统战争,但是战争的一般规律以及兵法运用通则并没有发
  生根本性变化。作为世界军事文化遗产和中国古代兵法圣要,孙子兵法的一些重要原则同样对当代反恐战争具有非常重要而现实的指导意义。从近些年反恐战争的实践看,存在着与孙子兵法一些重要原则相背离的地方,这既是反恐战争需要理性思考的地方,同时也是需要有创造性思维的地方。
  一、与“慎战”原则相逆。孙子曰:“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特别强调“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发动战争的标准是“非危不战”,即不到国家安全面临现实而迫在眉睫的威胁,不轻易用兵。在孙子的谋略篇里,解决民族和国家间矛盾首选“伐谋”、“伐交”,“伐兵”和“攻城”则列置最后两位。
  战争与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息息相关,古代和近代因战亡国的例子不少,现代战争对人类的伤害依然异常惨烈。刚刚过去的20世纪可称为战争世纪,从上半叶几乎席卷所有大国的两次世界大战,到后半叶的苏联侵略阿富汗战争,美国发动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等,导致1.2亿人死亡。为了避免重蹈历史覆辙,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联合国制定了新的国际法准则,明确限制武力的使用。此外,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整个社会公众、团体(组织)和政府在心理上对战争的本能排斥以及理性约束进一步提高,反对轻易发动战争,并为此付出不必要的代价。
  恐怖活动古已有之,但没有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个突出的安全问题。恐怖活动已经将人类推到了一个不得不高度重视的境地。从本质上讲,恐怖活动是反人类的,一些国家包括大国为了消除恐怖威胁,由局部的反恐军事行动发展到全面的反恐战争。2001年美国为首的联军在阿富汗发动了名义上的第一场反恐战争,此后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仍然以与反恐有联系为据。如果说阿富汗战争是一场反恐战争,目标对准“基地”组织及其支持和庇护者塔利班政权,那么对伊拉克发动战争的理由至今并未得到证实。一方面,伊拉克尚未对美国以及整个国际社会构成迫在眉睫的现实威胁;另一方面,美国并没有发现萨达姆政权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确凿证据,也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恐怖分子的直接目的是通过对普通民众的暴力袭击,在社会上产生恐慌情绪甚至动乱,从而对政府形成强大政治压力,由此达成其政治目的。反对恐怖主义无疑是正常的,也是正义的和合理的,但是由于恐怖活动的施行者非常分散,很难将其主体明确进行划分和界定,而且对恐怖主义本身的定义也存在歧义,这就要求在对待反恐问题上要深入分析,尤其在选择反恐的方式上要认真研判。近些年在反恐手段的选择上,一下子走到了终极顶端,战争成为反恐的首选,这不仅违背了“慎战”原则的本质,而且对彻底消除恐怖活动并无实质贡献。事实证明,反恐战争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战略胜利,只是缓解了一些战术性困扰。伊拉克战争反而使得反恐战争走向歧路,反恐出现了扩大化和合法化的势头,这对国家、地区和国际安全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当然,任何一场战争不仅自然地会对作战双方的人员和装备造成伤亡和损耗,更存在着对战争对象国及其所在地区人民生命、财产、资源以及政治、经济的严重伤害,尤其现代战争的成本和代价日益高昂。美国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目前耗资已近2000亿美元,有1000多名美军死亡,而且这一数字仍在增长。
  二、与“道义”原则相悖。孙子将“道”置于“五事”之首,突出“道”的作用,这其实与他提倡的“武德”涵义相近,其中包含着战争中必须尊奉的政治价值和道德准则。孙子曰:“道者,令民与上同意,故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折射了一种朴素的民本思想,即关爱民众,体恤民心,顺乎民意。孙子将政府与普通民众作为相对独立的两个实体,严格区分两者的界线,要求交战者应“攻其国,爱其民”,“不攻无过之城,不杀无罪之人”,这事实上为战争定下了道义上的标准。孙子所谓的“道”事实上与当代国际法道义原则的精神实质是一致的,强调公认的社会道德和人道关怀。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文明的进步,战争之道义很大程度上体现为对人的生命和价值的尊重。
  任何一个政府和国家要定下战争的决心,必须要师出有名,要符合人类思维的道德判断,以及国际通用的准则和法律。唯有重道方可收心、服人,唯有得道方可夺气、致胜。反恐战争的核心目标是打击恐怖分子,而不是伤害无辜平民。但是,反恐战争对恐怖分子的歼灭相对有限,而对无辜平民的杀伤却有增无减。阿富汗战争中美国为首的联军伤亡相对较少,对民众的伤亡不断上升。尤其在正规战结束以后,在军事围剿行动中抓获和击毙的“基地”人员更是远少于死去的平民。伊拉克战争的理由本来并不充足,更为糟糕的是这场战争后,恐怖袭击的浪潮席卷而来,各种恐怖活动叠加上升,不仅极端武装分子以平民为代价的爆炸事件几乎每天发生,而且联军在对应军事行动中对平民的直接“附带”伤亡也大大增加。此外,因贫困、疾病等战争的间接因素而导致的死亡人数也不断增长。“9.11事件”3周年之际,美国国务院称已有80多个国家的3400多名恐怖嫌犯被捕,布什也称“基地”组织3/4以上的主要成员被捕或击毙。虽然至今没有政府公布阿富汗战争以来的伤亡人数,但从频繁的袭击、爆炸来粗算,平民的伤亡数远远高于恐怖分子的伤亡。
  阿富汗战争以来,反恐战争就像失去方向感的机器,本能地发挥着操作功能,战争伦理逐渐暗淡和沦丧。很显然,反恐战争缺乏一个明晰的普遍正义和人道标准,而没有了道德规范的战争就无从保障安全,世界各地的恐怖爆炸事件越来越日常化和正当化。此外,反恐战争的实践层面呈现出明显的双重标准,即批判个人和组织的恐怖行为,放任国家的恐怖行为;重视对非国家恐怖行为者的杀伤,轻视对平民的杀害;军人的生存权得到尊重,平民的生存权没有保障。从伤亡本身以及道义规范来看,恐怖分子用人体炸弹杀死平民,与反恐力量用先进武器杀死平民,本质上并没有多少区别。反恐战争中出现的一个最可怕现象是:不仅仅恐怖分子表现出对生命价值的淡漠,以及对道德良知的麻木,反恐部队在行动中也出现了太多的“误炸”,道义或人道原则被忽视和淹没了。反恐战争变成了以平民伤亡为代价的战争,这不仅是非人道的,而且是罪恶的,这一点既体现于中东、南亚和高加索等地区频繁出现的血腥场景,同时也隐藏在关塔那摩基地以及阿布格里布监狱等看不到的地方。尤为可悲的是,当反恐被某些政治力量滥用,并充当政治的工具后,反恐的道义权威几乎荡然无存,反恐战争中道义的力量不仅显得微弱,而且实际上无所作为。
  三、与“兵贵胜,不贵久”原则相离。世界历史上曾有过百年战争和三十年战争,其时不可谓不久,但是这些战争均发生在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初期的时代背景下,社会和民众曾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远在2500年前的春秋时代,孙子即提出“兵贵胜,不贵久”的原则,主张“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击所不戒”,目的就是要避免战争久拖不决、战而不胜的困局出现,防止战争双方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并使社会经济发展遭受严重破坏。
  上个世纪末,战争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向是,战争周期日益缩短,但是与一般的常规战争相比,反恐战争的时间区划模糊而且复杂。以阿富汗战争为例,正规作战的时间仅三个多月,但是在大规模正规战结束后,转入了长期的军事围剿行动。由于恐怖分子在力量和装备上处于劣势,因此在战争样式上表现为:敌对双方一明一暗,一强一弱,形成鲜有正面战场接触的不对称局面。与国家行为的反恐不同,恐怖分子根据时间、地点和条件的变化,常常制造一些出其不意的恐怖袭击事件,牵制并反制反恐力量,由此出现了恐怖势力尽最大能量“以弱制强”,而反恐一方则难以“速战速决”。
  布什总统曾宣称,反恐战争是一场没有期限的战争,这似乎为反恐定下了一个几乎绝望的断语。事实上,作为一种力量不对等、样式不对称的战争,反恐战争呈现出一种非正规的长期化特点。究竟将反恐战争控制在一个什么范围,界定多长的期限,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政策和实践上均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和界线。而现实中选择以不间断的战争样式来打击恐怖势力,结果是越打越盛,恐怖势力越来越猖狂,恐怖活动越来越频密。恐怖活动的发生和发展有其深刻的社会政治、经济以及文化根源,消除恐怖威胁应该从其本源上探求解决之道,标本兼治,选择单一的战争手段,陷入长期的反恐泥潭,可能将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战争胜负的最重要依据是是否达成了战争目标,而战争目标的达成又与战争时限有着密切的联系。无数战争事实证明,久战不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鲜有胜利的结局。孙子所谓“速战速决”,除了体现战争本身的效能,更为重要的是力求将战争的损失减到最小。虽然不能将伊拉克战争简单地归类为反恐战争,但是从战争本身的特点来看,无论阿富汗战争还是伊拉克战争,前期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都非常迅速,但是后续军事行动都呈长期化趋势。阿富汗战争后,恐怖活动暂时陷入低潮,但是由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头目尚未抓获,恐怖分子得以重新动员,并聚合形成新的力量。时隔一年有余,随着伊拉克战争的爆发,刺激并衍生出新的恐怖浪潮,恐怖与反恐陷入了一个复杂的以暴易暴、循环往复的怪圈。最不幸的是,反恐战争政治化促发政治斗争恐怖化,恐怖势力介入政治的深度和力度加强,恐怖袭击和爆炸成为政治斗争的一个重要选择手段。截止目前,反恐战争不仅没有速战求胜,反而激发了恐怖势力的斗志,恐怖活动由原来的局部扩展到更大的世界范围,几乎看不到彻底根除恐怖主义的希望。
  毫无疑问,反恐的任务异常艰巨,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应对,但是如何反恐、怎样获得反恐战争的最大效益,却是一个需要认真反思和探索的重大战略课题。对于反恐的手段及其导致的结果,国际社会已提出了质疑。面对日益复杂而严峻的反恐形势,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思考和回答,即:是否只要打着反恐的高尚旗号,就可以轻易发动战争;是否把反恐当作最高且唯一的价值准则,对平民的杀伤就可以忽略不计;是否只要以反恐的神圣名义,就可以任由战争一直延续。不可否认,人类发展了进步了,但是在解决一些当代重大安全问题时,人类思维的触角依然有必要回溯并遵循先贤的圣训,孙子兵法所提供的重要原则及其蕴含的精深智慧在当今反恐战争中仍不可不察、不用。否则,反恐战争将走上一条不归的长路。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